日前大陸媒體報道指出,近半年來,從十九大報告到政治局會議,再到中紀委全會等中央高級別會議,「兩面人、兩面派」都被從頻從重點名。

此外,還有陸媒盤點發現,十九大後,中紀委一把手趙樂際除了多次公開直言清除「兩面人」,他在十九大後的首次發文也明確指向「兩面人」。尤其是這次中紀委全會結束後,出爐的公報甚至將兩面派官員列為十九大後嚴查6類人中的第一位。

公開資料顯示,十八大以來,在很多腐敗官員的查處通報中不乏「兩面人」這類表述方式,統計顯示,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兩面人」的官員尤其多是一把手。但是,能讓趙樂際、乃至習近平掛在嘴邊的「兩面人」官員,通常不是「蒼蠅」級別的一把手,而是「老虎」級別的。

那麼誰是十八大後兩面派官員第一人?據陸媒曾經盤點報道:在十八大以來的「打虎」風暴中,「兩面人」一詞首次出現是用來形容徐才厚的。

陸媒根據的是,中共《解放軍報》2014年12月10日原標題《做老實人不做「兩面人」》一文,其他央媒在轉發時紛紛把標題修改為「徐才厚是典型的『兩面人』、『國妖』」,原因是軍報文章引用了荀子把「口言善,身行惡」的「兩面人」稱為「國妖」。

無獨有偶,中共黨媒人民網2015年7月22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做「兩面人」搞「兩面派」的實質是甚麼?「口言善,身行惡,國之妖也。」這種「兩面人」的作派,在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等「大老虎」身上,特點更為明顯。

當時以及現在都令人注意到的是,此文刊出一周,2015年7月30日,郭伯雄應聲落馬。

在2015年7月22日人民網評「兩面派」的實質,還只是含蓄稱:政治野心鼓蕩、個人私欲膨脹。

在2017年十九大期間及前後,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再加上十九大前夕落馬的孫政才,這6人除了被同框出鏡,還被中央高官公開點名「陰謀篡黨奪權」。

十九大後,當兩面人成為反腐第一目標,原來十八大後排第一的「不收斂、不收手」就降為第三。不過一些事實表明,如1月19日新華社旗下「講習所」解讀文章所稱:反腐工作的重點內容是「減存量、遏增量」等,不收手與兩面人這表面上的此消彼漲,並非前者變少了,而是轉變為兩面人了。

據此而言,對於不收手官員的評價,應該也可適用兩面人。

《法制日報》2016年6月22日刊文稱,為甚麼一些官員在強大的反腐風暴中依然敢於頂風作案?他們「自視樹大根深、背景深厚,⋯⋯沒人敢動」。

此文的原標題《為何十八大以後不收手必須嚴懲》,放到今天可以同問「兩面人」。而這篇文章發出當時一個重要時空背景,即被海外觀察人士指2016年3月兩會以來「忽明忽暗的反習風」。

《法制日報》這篇文章還稱,這些十八大以後不收手的官員,除了自視樹大根深、背景深厚沒人敢動之外,也是因為「上了賊船下不來」,已經無法收手。

就以軍報首評徐才厚這個等級的兩面人等同於國妖,以及黨媒接力評這個特點更為明顯的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等人,應該能夠說這幾隻黨政軍「大老虎」及其每個人底下帶出來的大大小小老虎,眾所周知都是上了江澤民、曾慶紅腐敗集團這一條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