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為明清時期的四大名著,能夠流傳幾百年,深入人心,今人仍研究不透。多從表面去研究《三國》,甚至否定《三國》中的精華部份,認為是寫小說神話。我想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來談談我對《三國演義》的一點看法。 

首先是書名《三國演義》。為甚麼叫《三國演義》?演義?甚麼是演義?為甚麼叫「演」,而不叫「釋」,或者其它名詞呢?其實現在的人是理解不了古人的,古人不比現在的人不聰明,古人道德不僅高尚,而且創作的作品內涵是現代人所不能及的。 

人類的歷史就像一部漫長的巨大的電視劇。我們經常看電視劇,但那只是某段歷史的片段縮影而已。我們常說人生如夢,人生是一場戲,確實如此。《三國演義》講了一部斷代史,重點講了一個「義」字。看過《三國演義》之後,人們都知道了「義」的表面與深層內涵以至行為的表現。既然人類的歷史是一部戲,那麼《三國演義》中的人物都在扮演著各自不同的角色,在演繹著不同名詞的內涵。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難理解為甚麼書名叫《三國演義》了。 

古代作家不像現代的作家寫書不負責任,瞎編濫造,憑空想像,歪曲歷史。古人的題材來源也絕不是空穴來風,任意發揮,古人尊重歷史。歷史上很多史官,為了給後人留下真實的歷史,寧可掉腦袋也要記錄真實。《三國演義》講述的歷史跨越近百年之久,人物更是層出不窮,規模宏大,上至歷史大事,下到人物細節,均有淋漓盡致的體現。 

三國的故事背景距離明代《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所在的年代,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一千多年過去了,不說人們流傳的三國故事發生了多大的扭曲,就連當時的文物都是鳳毛麟角。那麼,羅貫中是怎麼寫出那麼詳細、那麼生動、那麼細緻的《三國演義》呢? 

現在很多研究《三國演義》的專家,都說羅貫中寫小說任意發揮想像力,根據自己的喜好瞎編。那只是他們的臆想,他們理解不了古人。其實古代科學和現在截然不同,古代沒有今天這樣複雜的社會狀態,古人講入世儒教,出世則道教、佛教。古人生活簡單,清心寡慾,重視參禪打坐,天人合一,進入靜的狀態就會有超常的效率。 

扁鵲見蔡桓公,既沒有望聞問切,也沒有深入了解,為甚麼一見蔡桓公便知他身體裏有病呢?華陀一見曹操,就知道曹操腦中有瘤子。其實古代的大醫學家都具有今人所說的特異功能,能夠直接看到病人的病灶部位。既然各行各業都是這樣的,那麼《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也不例外,他要想寫出一千多年前的故事,還寫得那麼詳細,沒有特異功能是絕對寫不出來的。 

就像氣功界講的宿命通,能夠看到過去已經發生的大事,細微的事情,人物的心理,當時的具體情況,甚至年代都能清楚的看到。羅貫中正是具備了上述的條件,才能創作出一部流芳後世的巨著。 

再看《三國演義》中表現的內涵。《三國演義》重點表現了一個「義」字,有「桃園三結義」、「關羽約三事」、「掛印封金」、「千里走單騎」、「義釋曹孟德」、「義釋嚴顏」等等,把「義」的表現完全展現出來。讓今人一談到「義」,就知道其中的內涵所在。

《三國演義》中表現「智慧」的內涵也是非常大的。我想談談諸葛亮與給人留下的文化,諸葛亮是三國中舉足輕重的一個角色。在三國中,諸葛亮不僅充份表現了「仁義禮智信」,更是智慧的化身。諸葛亮不僅僅是修道的,還具有超常的功能。 

著名的《隆中對》即反映出了其超出常人的智慧,雖未出山,就已經知道世間的格局和將來的歷史走向,甚至連千里之外的人物其性格、習性、特點都洞察自如,瞭如指掌。即老子講的「不出戶,知天下」。諸葛亮著有《馬前課》,甚至準確的預言了近代發生的事情,他既然已經知道漢室氣數已盡,為甚麼還要出山輔佐劉備呢?如果歷史是有定數,那諸葛亮定也是一角色,也是「演員」,他就要留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文化,同時留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做人典範。 

歷史選中了諸葛孔明,賦予孔明那麼大的智慧,他不出山也不行,留下這段歷史,這是他的使命。雖然《三國演義》的結局不盡人意,雖然諸葛亮的宏願沒有實現,雖然後人都在歎息,但畢竟諸葛亮完成了他應該做的。 

歷史不但要留下正面的例子,還要留下反面的教訓,留給今人做為參照的。在智謀方面,諸葛亮達到了人類智慧的極致,一般常人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大的智慧。在「三氣周瑜」中,周瑜很有膽略,很有智慧的一個人,但在諸葛亮面前卻顯得一籌莫展,處處受挫。 

在諸葛亮和司馬懿的較量中,真是古今中外罕見的一場高層次的智慧比擬和展現。有正就有負,歷史要漢室滅亡,就出了司馬懿成為諸葛亮的對手,雖然司馬懿贏不了諸葛亮,但司馬懿佔了天時,拖住了諸葛亮,諸葛亮在有生之年也未能完成他的夙願就走了。因此,順天意才會成功,逆天意就會失敗,縱然擁有諸葛亮的智慧也是如此。◇

(未完,下周一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