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西部一家醫院,自從三月份以來,吳式琇一直試圖使用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治療癌症病人。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美國科學家設計了這種所謂Crispr-Cas9的工具。自從2012年報道說這種工具可以用來編輯DNA以來,它就引起全球關注。在美國,醫生們不允許使用它進行人體試驗。但是對中國的吳醫生而言,則不是這樣。

吳醫生可以在人體上測試這種工具,因為他不但沒有面對許多監管障礙,反而受到政府的鼓勵。他的醫院的審查委員會只用一個下午就批准了他的試驗。他不需要國家監管機構的批准。

吳醫生在杭州腫瘤醫院的團隊從食管癌患者身上抽血,將其快遞到一家實驗室,該實驗室使用Crispr-Cas9刪除一段干擾免疫系統抗癌能力的基因,因此製造出抗癌細胞。他的團隊然後將這種細胞注入病人體內,希望重新編輯的DNA能治癒疾病。

在中國之外,還沒有人進行Crispr人體試驗。賓州大學花了兩年時間滿足聯邦等部門的要求,包括無數的安全檢查,但是迄今還沒有獲得聯邦批准。

為了進行人體試驗,賓州大學首先需要尋求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NIH)諮詢委員會的評估,然後需要得到賓州大學醫院審查委員會和FDA的批准。在公眾對新基因技術表示擔憂之後,NIH在40年前設立了諮詢委員會。

而在中國,衛生部監管機構授權醫院的倫理委員會批准人體研究。

「中國本來不應該是第一個做這件事的國家。」杭州腫瘤醫院副院長吳式琇說。「但是這裏的限制比較少。」

然而中國推進人體Crispr試驗令一些西方科學家擔憂。他們擔憂這種全新的工具產生意料不到的後果,比如傷害病人,這將令該領域的發展受挫。

西方科學家告訴《華爾街日報》,美國嚴格的要求不應該弱化。相反,許多人認為,圍繞根本性改變人體DNA的倫理問題還沒有徹底解決。

「我們如何確保每個人都認識同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伯曼生物倫理研究所所長卡恩(Jeffrey Kahn)說,由於Crispr的倫理問題仍然不確定,「我們需要跟國際上其他人彼此交流。」

中國無疑是首個在人體上測試Crispr的國家。在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的數據庫裏列舉了九次中國試驗。《華爾街日報》發現,除此之外,至少還有兩次其他醫學試驗,至少86名中國病人接受了基因編輯。

這些試驗符合中國的行業政策。中共在2016年將基因編輯作為五年計劃的目標之一。在這之後,許多Crispr試驗開始出現。

重寫生命的「積木」充滿科學和倫理困境。其中之一是:Crispr可能給人體造成意想不到的不可逆改變。

史丹福大學一篇新論文暗示,許多人可能對Cas9蛋白質具有免疫,一些Crispr療法可能引發危險的免疫反應。

吳式琇的這些試驗沒有發表結果。雖然吳式琇等醫生說,一些病人的狀況有所改善,但是在已知的86名病人當中,至少有15人死亡,醫生說他們是死於他們本身的疾病。

芝加哥大學神學院院長Laurie Zoloth說,她希望各國設定Crispr標準,分享結果和倫理認知。「我們需要集體討論(該技術在)科學上的意義,以及保護人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