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家的表弟在北京生活了三十多年,戶口在北京,也算是個「北京人」了吧!

十多年前,表弟在北京被「下崗」(即失業),靠打工維持生活,當時他還沒成家。舅舅去世後,老家的房子被他二哥佔去了,沒和他說一聲就給賣了。那時他三十來歲,血氣方剛,忍不下這口氣,寫了遺書要和二哥同歸於盡。

我母親和小姨媽都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修煉大法,兩位長輩極力勸阻表弟並用大法的法理開導他,講因果報應及吃虧忍讓是好事的道理。表弟都聽進去了,原諒了他二哥的不仁不義,放棄了對祖屋的繼承權。二哥家的兒子結婚時,他還不計前嫌,出錢出力。他對其他姊妹也經常解囊相助,在親戚當中口碑很好。

從這以後,表弟記住了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和共產黨的宣傳完全相反。他相信法輪大法好,自己也盡量做好人,不計較個人得失。隨之他的命運開始發生了變化。

先是認識了到北京打工的一個女孩,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後,在小姨媽的張羅下很快辦了喜事,並在北京安了家。不久他在北京和別人合夥成立了一家公司,活很多,工作也很順利。再加上倆口子很節儉,十幾年下來手裏就有了幾百萬元的積蓄。表弟知道這一切都是得益於大法的恩澤,是做好人得的福報。

一次,他給一個熟人講法輪大法好,那人不認可,還說他沒良心,「是共產黨讓你掙了大錢,李洪志給了你啥?」表弟一聽就火了,對那人說:「如果不是法輪大法,早就沒我了,還掙什麼錢?我看過《九評共產黨》,那裏面說的太對了。只有共產黨才不講親情、不要家庭,讓兒女揭發父母,和父母劃清界限,讓一家人反目成仇!是共產黨把我哥哥變得自私自利、無情無義的,是共產黨害得我下崗失業。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我能過上這樣的生活,是大法給我的福報。我就說大法好,跟誰我都敢說我是大法的人!」

表弟說,他的這番話把對方給鎮住了,那人趕緊點頭說:「行、行,你說法輪功好就好吧!」

表弟的話讓我感觸很深,他沒有修煉大法,只是知道了大法表面的一點法理就得了厚福,他對大法和師父如此敬重和感恩讓我感動。同時我也很自責,為何沒早一點替他請一部法輪大法的著作《轉法輪》。

見我不說話,表弟著急地問我:「姐,你說我是不是大法的人?」

望著淳樸的他,我說:「你沒學法,也不煉功,還喝酒,不能說你是大法弟子。但你知道大法好,還敢跟別人講,說你是大法的人,我覺得是。」

表弟聽了很開心,他不好意思地說:「喝酒那是我的工作需要……」看著他的樣子,我們大伙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