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1127年(南宋高宗建炎元年)秋的一天,南宋京城一片悲悽淒慘,人民嚶嚶飲泣,「識與不識,皆流涕」,哀悼剛剛被昏君奸臣斬首的抗金志士、愛國太學生陳東。

陳東(1086–1127)字少陽,鎮江丹陽(今江蘇丹阻)人。徽宗時候入太學(我國古代的最高學府)。學生時代,他就十分關心國家命運,當時禍國殃民的蔡京、王黼等人專權用事,賄賂公行,黨羽滿朝,權勢炙手可熱。對於這伙奸臣逆黨的罪行「人莫敢言。」年輕志盛、血氣方剛的陳東,勇敢地站出來,為國為民,仗義執言,大力揭露奸黨庸臣的種種劣跡,並上書徽宗皇帝,請誅蔡京等六人。欽宗即位,他又上書陳論蔡京、王黼等六人為賊,要求「誅六賊,傳首四方,以謝國人。」這些為了國家振興、敢於蔑視權奸的勇敢行為,充份顯示了陳東青年時期的愛國膽識。

北宋末年,政治腐敗,橫徵暴斂,加上金方的貴族侵擾,使得民不聊生,「億萬蒼生受寒苦」正是這種悲慘生活的寫照。陳東關心國家命運,繫念人民的困苦和抗金的事業,有著清除奸臣、刷新政治、抵抗金兵入侵的強烈要求。他在〈大雪與同舍生飲太學初筮齋〉這首詩中,用生動的形象表達了這種志願。指出「億萬蒼生受寒苦」是由於「飛廉強攪朔風起」。他以風神飛廉的橫暴,來比喻權奸當道、金兵入侵的現實,鬥爭矛頭直指禍國殃民的「六賊」。他用天公被陰雲遮蓋,比喻徽宗皇帝被權奸矇蔽,告訴人們:只有群驅飛廉,才能解除黎民的痛苦,為了驅飛廉,清權奸,陳東不顧自己只是一個太學生,沒有諫君的資格,他甘冒殺頭的危險,挺身而出「揭雲直欲上天門」,他要到皇上那裏控告權奸「風伯」的滔天罪行。陳東希望皇上開恩,「開陽合陰不作難」,改革政治,減輕對百姓的剝削,勵精圖強,抗擊金兵,「驅飛廉囚下酆都獄」,奸賊除,民復生,最後必定是「東方日出」的勝利前途。這首詩字字句句,流露著這個青年太學生對奸賊的深仇大恨和拯救國家民族的愛國感情。以後他又大膽的與漢奸投降派展開了更激烈更尖銳的鬥爭。

欽宗靖康元年(紀元1126年)正月,南侵的金兵長驅直下,初七日圍攻北宋汴京開封,形勢非常危急。以欽宗為首的投降派,準備棄城逃跑,愛國將領李綱,組織全城軍民,誓死保衛京城。金兵在宋朝軍民的反擊下,受到巨大挫折。這時候,各地前來「勤王」援救的軍隊二十多萬人,也紛紛趕到開封城外。而孤軍深入的金兵不過六萬人,不得不準備撤退。退兵之前,他們派人要欽宗主動提出求和,昏庸無能的欽宗一夥,在抗金的有利形勢下,竟派大臣赴金營乞降。金軍趁機要挾宋朝償以黃金五百萬兩、白銀五千萬兩、牛馬一萬頭、帛一百萬匹,割讓太原、中山(今河北定縣)、河間(今河北河間)三鎮給他,並要北宋的親王和宰相,到金營作人質。北宋王朝在投降派宰相李邦彥和張邦昌操縱下,全盤接受金軍的條件。接著欽宗派康王趙構(即後來的高宗)和張邦昌出使金營談判。李綱等抗戰愛國將領,紛紛反對朝廷的投降政策。京城中的投降派,則利用二月一日晚上姚平仲襲擊金營、戰鬥失利的事件,作為藉口,打擊李綱,並造謠說西北邊防軍全線崩潰了。欽宗信以為真,嚇得魂不附體,立即免去李綱等人的職務,任命一個投降派代任李綱職務,以示跟金國友好,便於訂立屈膝投降的和約。

李邦彥一夥的賣國投降活動,激起了汴京愛國軍民的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人民憤怒了,陳東為首的一批青年知識份子,組織人民展開了反對求和、反對內奸的政治鬥爭。

二月初五日,陳東率領太學生幾百人,到宣德門去向欽宗示威請願,他義憤填膺地斥責投降派李邦彥的賣國罪行,要求皇帝罷免他們的職務,要求朝廷恢復李綱等愛國將領的原職,堅持抵抗金兵。太學生的這一愛國行動,得到愛國軍民的大力支持,「從者數萬」,來到宮門參加學生的示威請願集會。這時正碰上投降派李邦彥上朝,憤怒的人們一齊聲討他的罪行,還要打他,群眾呼聲動地,還把登聞鼓(設在宮外的鼓,供有冤情者擊之通知朝堂)擂得震天響,欽宗怕事情鬧得收不了場,當天被迫宣佈重新恢復李綱職務,挫敗了投降派棄城逃跑的計劃,從而贏得汴京保衛戰的巨大勝利。太學生陳東領導的示威請願鬥爭,是我國古代青年知識份子參加愛國鬥爭的光輝一頁!

金兵退卻以後,李綱被誣告。「專主戰議,喪師費財」,欽宗於1126年(靖康元年)八月將李綱充軍江西。就在這時,金軍第二次南侵,十一月金兵乘大雪攻陷汴城,擄去徽宗,欽宗和后妃宮女三千多人,北宋滅亡了。這是北宋王朝長期妥協苟安的惡果。康王趙構南逃,於第二年(1127年)在河南商丘組成南宋政權,趙構就成了南宋高宗皇帝。高宗登位伊始,在群眾輿論壓力之下,被迫任命李綱做宰相。高宗實際上還是信任投降派黃潛善、汪伯彥等,繼續執行投降政策。高宗追求的是妥協苟安,李綱推行的是堅決抗戰的政策,君臣難和,李綱只做了七十七天的宰相,就被迫退職。他的抗金措施也全部被取消。

愛國知識份子陳東在北宋滅亡、趙構南逃過程中,也隨朝廷來到江南新都。他聽到李綱被罷相的消息,非常焦急,非常憤怒,奮筆疾書,寫了〈上高宗第一書〉。在書中,陳東出於公心,力言和他素昧平生的李綱是「天下願以為輔相」的「中興之臣」, 李綱被罷的消息傳出以後,「人情洶洶,相顧失色。」他指出:如果李綱被罷斥,那麼「陛下孤立,天下事去矣。」他還斥責靠阿諛奉承起家的投降派代表人物黃潛善、汪伯彥,只不過會「勸陛下幸金陵而已,必無長策。」指出:此二人若在朝廷「必害中興之業」。陳東幾次上書,都是內容充實,字字中肯,句句直率,擊中要害,情緒激昂,反映了愛國臣民的意願和社會的正確輿論。但是,無論陳東怎樣透徹分析,陳詞力說,終不能喚醒高宗這個昏庸的皇帝。黃潛善趁機進讒言,結果,陳東愛國有罪,竟被押赴市上斬首。

陳東冤死,天地同悲,京城群眾「識與不識,皆流涕!」沉痛悼念這位年方42歲的愛國知識份子。人民群眾對愛國者的悼念,就是對賣國賊的譴責。陳東的愛國事跡,永垂青史◇

<<大雪與同舍生飲太學初筮齋>> 陳東

飛廉強攪朔風起,

朔雪飄飄灑中土。

雪花著地不肯消,

億萬蒼生受寒苦。

天公剛被陰雲遮,

哪知世人凍死如亂麻!

人間愁嘆之聲不忍聽,

誰肯采摭傳說傳達太上家?

地行賤臣無言責,

私憂過計如杞國。

揭雲直欲上天門,

首為蒼生訟風伯。

天公倘信臣言憐世間,

開陽合陰不作難,

便驅飛廉囚下酆都獄,

急使飛雪作水流潺潺,

東方日出能照耀,

坐令和氣生塵寰。

飛廉風神掀起巨大風暴,

大雪在中國翻飛攪繞;

冷雪落地不肯消融,

億萬貧民寒號嗷嗷;

青天正在被黑雲遮蔽,

無數百姓凍死,誰人知曉?

到處哀痛愁怨之聲,聽得使人心焦,

有誰能收集眾議,讓皇帝知道?

我這個小臣,人微言輕,

杞人憂天,我妄費苦心;

我要撥雲驅霧,直上天門,

去向天帝,控告飛神的罪行;

上蒼若能相信而憐憫世情,

您就調和陰陽,不再為害黎民;

把風神囚禁起來,

關押在酆都城。

讓飛雪化作流水清清,旭日東昇,

暖陽普照人寰,使百姓得享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