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律政司司長的僭建事件已成為頗大的政治風波,鄭司長已明顯成為林鄭月娥政府的負資產,以致連「傳話人」劉兆佳也要公開聲明中央官員表示要求特區政府「妥善處理」有關事件。在市民眼中,鄭司長的種種解釋難以接受,誠信成疑。

任何一個政府均可以全力庇護一個受醜聞打擊的內閣成員,問題是政治代價。英國首相文翠珊最近改組內閣,撤換有醜聞的閣員,主要考慮是其政府的形象,她本人及其政府因脫歐談判要隨時面對大選。

民主選舉自然是最重要的制衡;議會的運作亦是另一種制衡。美國特朗普總統有固定的任期,但首年政府亦有不少要員辭職。政府的形象當然是其考慮,而有關官員負責的政策、議案、撥款要求亦勢必面對國會的種種刁難,故此自然要「棄車保帥」。

香港特首不用面對普選;只要北京政府繼續支持,烏紗自然可保。北京政府支持的官員及政策,立法會內建制陣營的議員肯定會全力保駕護航,反對派議員沒有足夠的票數去挑戰團結的建制派陣營。目前的政制全無有效的制衡可言,鄭若驊事件就是很好的寫照。

回到僭建事件本身,建制陣營種種「護短」的言論實在可笑。僭建的有關條例是不是有法可以不依呢?如果有法不依,那法治就蕩然無存。而有法不依的個案,涉事者絕大部份都是擁有豪宅的權貴人士,小市民自然感到僭建其實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社會上隱然有一個不守法的權貴階層。

為鄭若驊「護短」的言論不少強調政府網羅人才有困難,而鄭若驊輩出任政府官員犧牲了收入。政府網羅人才有困難難道政府不須要自我檢討的嗎?香港難道缺乏人才?政府網羅人才有困難肯定包括下列兩項原因:一是政府民望欠佳,不少人不認為加入政府能對社會有所貢獻;二是政府要求政治忠誠,不少人才因政治立場被排拒於政府門外。

至於加入政府致財政上有所損失更是荒謬。難道加入政府不是榮譽嗎?說得現實一點,加入政府所取得的人脈,就進一步發展事業肯定有利。提出這些論點的人正是林鄭月娥口中的「精英心態、雙重標準」。

其實即使從建制的角度而言,鄭若驊迅速辭職會較好地平息風波,維護政府的形象。像目前不斷地讓風波發酵,對特區政府形象有害無益。畢竟國際社會正關注香港法治受到侵蝕的衝擊,政府需要一位有公信力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是明顯的負資產。

梁振英政府初期多名政府要員面對醜聞,梁力挺陳茂波而迅速放棄麥齊光。批評前人「雙重標準」的林鄭月娥,要求社會包容的林鄭月娥,自身的標準又是怎樣界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