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聯近一千天了,中共當局禁止他與代理律師見面。王全璋目前的真實狀況無人知道,引發擔憂,外界呼籲西方國家拿出更有力的措施營救王全璋。

近日,王全璋的支持者和關心他的網民們,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給西方政要寫信請求關切王全璋」行動,短短幾天,全球已有數十位網民參與,他們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各國、日本等國家。

1月15日,記者@Suyutong在推特上表示,收到德國外交部就呼籲西方政要關切王全璋信件的回覆。信中說,他們已在高層級的德中雙邊對話如德中人權對話、聯合人權理事會上多次促北京政府釋放709律師,他們將繼續關注王全璋案。

在中共當局「709大抓捕」中,先後有三百多位律師和法律工作者被抓,目前只有王全璋律師現狀不明。他的代理律師已多次要求會見,都未獲允許。

1月12日,代理律師程海、藺其磊去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會見王全璋再遭拒;要求看一下所謂的「上級指示」,對方又稱紙上寫著「禁止其律師會見」。當問到通知是誰下達的?對方說沒寫單位,也沒有時間。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藺其磊律師表示,自王全璋被捕後,律師先後到天津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逾60次皆遭拒。兩年多來,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每個星期五,都要去最高司法機關控告,控告天津警方非法阻止代理律師會見她丈夫的基本權利。

2015年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中,王全璋的北京居所於2015年8月5日被公安搜查,且已與家人失聯數日。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被天津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王全璋接近一千天沒有任何消息,有可能就是王全璋在裏面沒有說出中共想要讓他說出來的東西。之前有很多維權人士被強迫上電視認罪,如果沒有達到這個要求的話,那中共有可能繼續把他監禁,禁止外界聯繫,包括他的律師也禁止會見。

他說,也不排除他在裏面可能已經出了甚麼狀況。從被釋放的709律師反映的情況來看,幾乎每一次都受到了非常殘酷的酷刑,包括剝奪睡眠、毆打、強迫餵藥等等,王全璋顯然會受到這種酷刑。

他表示,所以這樣一個流氓政權讓公民完全處在一個任人宰割的地位。它也視自己的憲法為垃圾,可以隨時踐踏。

他認為,中共可能不顧國外的各種呼籲、各種譴責,但還是需要國際社會的持續關注和呼籲,如果沒有這種關注和呼籲的話,那中國維權人士的處境會更加糟糕。

王全璋曾代理大量法輪功的案子,並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滕彪說:「法輪功案件是最敏感的幾類案件之一,中共它非常害怕這些維權律師來代理法輪功案件,把法輪功學員受酷刑、虐待等種種情況公之於眾。中共最懼憚、最仇恨這種做法。」

滕彪律師說,「中共是想要通過709的抓捕,來達到殺雞駭猴的目的,但是很大程度上這種目的是沒法得逞的,因為很多律師他們並不害怕,用這種方法並不能夠嚇住他們。」

滕彪律師表示,很多國際人權組織一直都在用各種方式呼籲和譴責中共。西方政府雖然有一些表態和聲明,關注的力度還不夠,私下的談判和一些非常軟的聲明,這些是遠遠不夠的,中共政府根本就置之不理。西方民主國家需要拿出更加有效的、強有力的措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