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峰輝被調查的消息剛公佈,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查的消息即接踵而至。

雖然消息未見官方證實,但中共十八大軍委換屆時,新進入軍委的五名成員中,現在已被撂倒了兩個,如果再倒掉范長龍,就只能說明,習近平正式上台前,軍中頂層的人事任命與他「不太相干」,所以當時上位的主要還是前朝江澤民的人,才造成今天習近平要把這些「臥榻之側的高階握槍人」一個個拉下馬。

箇中原因,除了坐在「儲君」位置上的習刻意隱而不發,更重要的是,在江的沙盤推演中,只是把習看作過渡人物,對軍中大事,當時還沒輪得上習說話。

中共建政之後,軍委副主席這些黨魁身邊的「高階握槍人」,除去那些裝點門面的「老帥」,真正手握兵權者,通常既是黨魁倚重的左右手,也是黨魁防範的目標。

毛澤東當年發動文革,需要林彪這隻病虎掌軍,為了獲得林彪的支持,不惜把跟隨他多年的親信羅瑞卿打倒。但是當「林副主席」顯出異心之時,毛也毫不留情對林露出殺機。

鄧小平文革後復出,讓他的四川老鄉楊尚昆主持軍隊日常事務(軍委常務副主席兼軍委祕書長),在楊提出要讓其弟楊白冰出任總政主任兼軍委祕書長時,鄧也順水推舟,未發異議。但當江澤民、曾慶紅施行離間計,挑撥鄧、楊關係時,鄧疑心頓起,隨即把楊氏兄弟拉下馬,其下手之決絕,哪裡還見有半分老鄉情誼?

胡耀邦下台後,趙紫陽接手任代總書記,作為軍委主席的鄧,把趙拉進軍委當第一副主席。名義上,趙的排名在常務副主席楊尚昆之前,但趙基本上對軍務不聞不問,其實趙心裡很明白,鄧只是讓他做個陪襯,楊尚昆的地盤是碰不得的。

但是,趙進入軍委,也啟始了文官當軍委副主席的先例。此後,胡錦濤和習近平作為「接班人」先後出任軍委副主席,就是延續了這種安排。但是,胡、習心裡不會不清楚,在正式拿到大印之前,謹言慎行是少不得的。

所以,當看到習近平完全掌控軍隊局面之後,猛然發力,對臥榻之側的郭家黨、徐家班發出擒人令箭,就不是甚麼太令人驚奇的事。

不過,郭伯雄、徐才厚到底還只是江虎王的兩個側衛,不知朝堂之上,剝虎王之皮的計劃還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