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709案」代理律師余文生去辦理護照時再次被告知限制出境,中共當局稱他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此前,余文生被拒絕成立個人律所並被註銷律師執照。余文生表示,打壓不會讓他屈服。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於1月17日發送的推文顯示,他受某國政府邀請,準備參加國際會議。2018年1月17日,余文生來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出入境大廳辦護照,照相填表後被告之:限制出境,不能辦護照。理由依然是:出境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美國之音的報道說,余文生一年多以前去辦理過護照,當時不給辦,理由是當時有兩個機關,一個是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總隊,也就是國保總隊,不讓辦護照。還有另外一個機關電腦裡看不出來,說他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不讓他出境。

余文生說,「上次只要電腦一輸,就顯示我這個問題了。這次電腦上沒有顯示,我就是照相填表,手續辦完了,最後一步申請護照的手續時突然顯示,我這個不能辦理護照。」

余文生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被限制出境與他從事人權辯護和維權活動有關,尤其他堅持為709抓捕案目前仍毫無消息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辯護,讓他成為打壓重點。

余文生曾在2014年因支持「香港佔中」活動而被北京市公安局羈押99天。他曾代理多起涉及拆遷和上訪的維權案件,還曾經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1月15日,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書被註銷。北京市司法局文件顯示的理由是,2017年7月12日與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解除聘用合同」,至今已滿6個月,「未被其它律師事務所聘用」。

1月12日,余文生要求設立北京智增律師事務所的申請被北京市司法局拒批,理由是他「多次公開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

余文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並不是沒有律師事務所聘用他,而是如果聘用他,那個律師事務所就會被要求整改甚至被停業。「我去哪家律師事務所,就會給哪家律師事務所帶來麻煩。」

為了不給其他人帶來麻煩,余文生籌備自資成立一家「智增律師事務所」。余文生表示,當局不批的理由竟然是如此冠冕堂皇:「以憲法賦予的人權——言論自由為理由,把我成立律師事務所的這條路給堵上了。最終還註銷了我的律師執業證,使我不能執業。」

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豔表示,在遞交開辦律師事務所的申請時,北京市司法局除要求有辦公室之外,還必須有辦公家具、設備、新裝電話、有傳真功能的打印機等,都要齊全後才接收申請材料。為此他們投資約15萬人民幣,「現在北京市司法局說不行就不行,那之前為什麼還要求我們投入那麼多?」

余文生說:「我不會像當局希望的那樣,被打壓之後就此沉寂。」他表示,將來肯定會要繼續做維權、人權的事情,不會就此停息。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余文生估計他日後將無法再度在中國執業。雖然理論上他可以繼續申請從事律師執業,但是要通過司法局設定的考核。而這個考核沒有一個規則,它們說過就可以過,它們說不過就過不了。所以,以他現在的身分,實際上根本不可能。

美國之音的報道說,今年50歲的余文生因當局指控他「對黨」的言論被拒絕成立個人律所而遭註銷律師證的事件,引發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境外媒體的廣泛關注報道,顯示中共當局在保障人權上進一步倒退。

余文生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吊銷他的律師執照、限制他出境等等打壓,不會讓他屈服,他會繼續以其它方式從事維權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