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狂妄的言行,經常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和報道。當今真正奉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已絕無僅有,中國大陸、越南、古巴等國家已紛紛走上市場化的道路,唯一堅持封閉排外的只有北韓,也因此它披著厚厚的神秘面紗,外間對它所知甚少。

在南韓出生的金淑姬13歲與家人移居美國,並成為了一個作家。她與其他南韓人一樣,背負了國家分裂所帶來的、難以形容的種種痛苦。韓戰爆發時,她只得4歲,母親帶著他們六兄弟姐妹逃難時,最年長的大哥,當年只有17歲,被北韓士兵擄走,從此音訊全無。她母親一直不能忘懷這個兒子,為此終生抱憾。

2011年,金淑姬得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被一家專門培訓英語人才的北韓大學聘任,教導一群年約20的男生英語。她將她在北韓的經歷寫成一本叫《沒有您,就沒有我們》的書,讓讀者可以一窺北韓人民的生活情況,內容令人深深感受到一個極度獨裁的政權,如何毫無人性地扼殺人民的生命和靈魂。

在北韓任教期間,金淑姬和其他幾十名外籍教師一樣,行動受到極大限制,根本不能自由地走出大學以外。即使被批准外出時,也必定有專人陪同和監視。雖然他們沒有膽量去認真檢查過,他們也可以確定每個教師的房間都有監聽器。他們的一言一行,都不能避開北韓當局的耳目。

金淑姬的學生都是北韓特權階級的兒子,出身和一般平民不可同日而語,但他們對外間世界的無知,仍不時令到她感到驚奇。多年來北韓仍處理備戰狀態,男丁都要服10年兵役,不過這些學生由於身份特殊,得以豁免。不能例外的是,他們與其他北韓人民都自少受到日積月累的洗腦教育,對國家及領導人抱有絕對的忠誠,將最高領導人奉為神明,不敢對他們有任何不敬或質疑。

在半年的教學生涯中,金淑姬與學生之間的關係既複雜又微妙。她意識到學生們對她的一言一行都十分留意,也知道他們有可能會對她的一些「不當」言行向當局舉報,所以時刻都要提高警覺。另一方面,她感受到這些年輕人仍沒有完全失去他們的純真,對他們不期然產生了一種愛護的心,也希望在可能的情況下為他們打開走向世界的視窗。

這獨特的經歷,將永遠是金淑姬心中最寶貴的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