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個星期天,參加了一場半百新人的婚宴,不僅因為新人高齡過半百,全場更充滿了感恩、感激和感謝的氛圍,溫馨動人直至肺腑深處。

男主角已50初,含著眼淚登台,向在場的親朋好友報告他遲來的婚禮,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新版本。12歲時,他得了嚴重的風濕怪病,自以為活不了多久,於是自暴自棄,打架、逃學、抽煙、喝酒,無所不為。

受不了父母兄姊的嘮叨後離家出走,任性、荒唐地揮霍生命。沒想到直到35歲居然還安然健在。可憐老母終日以淚洗面;老父更氣得中風癱瘓。39歲那年,流浪天涯的小兒子終於回家了,卻再也挽不回曾經鑄成的大錯。幸而,眾多哥姊都百般包容,不曾指責怨怪。在慈母愛、手足情下他重新回頭。

新娘子也過半百,是我40年前的老學生。知書達理又善解人意。從小讀書勤奮又恪盡孝道。雖是獨生女,卻很獨立能幹。偏偏婚姻路上遇人不淑,前夫自私橫蠻,棄妻兒不顧,逍遙異國,一雙稚子靠她一手帶大。她不但得母兼父職,還得工作謀生,異常辛苦。熬過20多年的坎坷和風雨,二子總算都長大成人,有了安定工作。他倆深知母親的委屈和勞累,期盼母親尋覓第二春。

新郎48歲的那年,邂逅了新娘。他們同在一家公司服務,只是上班部門和時間不同而已。她外貌清秀,個性爽朗,做事俐落又有效率。處理問題的靈活,以及對待客戶的耐心,深深吸引他的注意,於是他鼓起勇氣,慢慢接近,加上一對兒子的認同和肯定,雙方感情逐漸上升。

這場喜宴幾乎全由兩兄弟精心製作。不論新人的婚紗照、喜宴場地、菜單、來賓坐席、接待,以及新人的背景介紹,節目主持等等,通通不假他人之手。尤其新娘出場時,兩位帥帥的大花童,一左一右把新娘的手交給新郎,緊緊抱著母親的那一幕,讓與會者的眼眶忍不住濕了起來,骨肉間的至性至情,盡在不言之中。

台上播放著新人的成長過程,今昔變換饒富情趣。新郎哽咽地感激幾位兄姐、好友們,如果沒有這些貴人,哪有他重生的一日?新娘又豈會願意嫁給他、接納他嗎?說到此時,新娘情深款款地一笑,回以我願意!全場如雷的掌聲久久不歇。

新娘情同姐妹的好友,人在美國,也以錄影祝福,話語不長,情濃意摯。我和接待我的另一位學生同桌,她和新娘現在正好又是同事,四十幾年的情緣不淺,她爸、媽、叔叔、妹妹、女兒全家出動,真夠意思!有情天地有情人,我忍不住醺醺然,新人開始一桌桌敬酒了,趕緊添滿了喜孜孜的酒杯,由衷祝福這一對半百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