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一直是左派及某些主流媒體抨擊的對象。諮詢公司Veracruz的創始人、前華爾街交易員和策略師科爾特斯1月13日發文稱,在移民問題上,特朗普及其政府受到了不公正的指責。

史蒂夫·科爾特斯(Steve Cortes)在福克斯新聞上發表評論文章說,在移民問題上,外界不應該批評特朗普,而是要感謝他的盡職。

文章說,當特朗普政府本月早些時候宣佈,將會在2019年終止薩爾瓦多(El Salvador)移民的「臨時保護身份」(TPS)的時候,引發了美國左派和一些主流媒體的強烈不滿,指責特朗普的決定打破了美國照顧鄰國的道德義務。

但科爾特斯認為完全不是這麼回事。薩爾瓦多在2001年遭到地震侵襲,該國陷入一片廢墟。TPS於是被授予給已經在美國的大約20萬名薩爾瓦多人。也就是說,和大多數人認為的相反,這些薩爾瓦多人不是因地震逃到美國的難民,而是他們在地震發生之前就已經在美國了。而大多數媒體報道已經歪曲了這段真實的歷史。

科爾特斯說,回顧歷史,美國國會在1990年通過法案,制定了「臨時保護身份」(TPS)計劃。對於那些因戰爭或自然災害而不能夠安全回國的移民,TPS計劃允許他們臨時留在美國。這也就是為何該計劃被命名為「臨時保護身份」。實際上,美國國會也可以選擇制定一個允許永久保護這些移民,直到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計劃,但他們當時並沒有那麼做。

科爾特斯表示,這些留在美國的薩爾瓦多人中,很多人實際上是非法來到美國,如果不是這一計劃的實施,他們很可能會被驅逐出境。

「延緩遣返說明了美國對拉美鄰國以及在困境中的人的熱心及慷慨。TPS原本的用意也就是要為這些人提供一個臨時保護,而不是終身免費通行證。」科爾特斯說,「17年已經過去了,有誰會認為,17年對於一個遭受自然災害的國家不是一個足夠長的恢復時間呢?」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薩爾瓦多人尤其是那些一開始非法移民到美國的薩爾瓦多人,在美國應該獲得終身合法身份,而與此同時還有數以百萬計的其他申請人在耐心的排隊等待入籍歸化?

科爾特斯指出,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在宣佈明年將停止對薩爾瓦多人的TPS時,也是根據制定臨時計劃的法律作出了一個合理的裁判。國安部的一份聲明中說,尼爾森認為,2001年大地震給薩爾瓦多帶來的困境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實際上,根據聯邦法律,「特朗普作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是在按照法律行事。在2016年大選中,美國人民選擇特朗普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特朗普承諾要將「控制移民系統」作為他的「美國優先」議程的一個關鍵部份。

特朗普總統正在遵循法律行事,他明白,他做為總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以及美國人民的人身安全、工作和經濟安全,而提高邊境安全是達成這些目標的關鍵一步。」

科爾特斯還說,特朗普總統也認識到,過去的幾任政府允許一個沒有法律可言的、幾乎是開放的邊境存在,並將一個糊塗的「鏈式移民」模型納入法律,讓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受損。

「鏈式移民」允許具有合法身份的移民將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帶到美國。而這些移民一旦成為美國公民,他們就有權帶來更多的親屬。結果,他們會將已成年的兄弟姊妹、成年子女及其配偶,以及成年子女的孩子都帶到美國來。

國土安全部發言人侯頓(Tyler Q. Houlton)聖誕節前夕曾在推特上發表聲明,指出「鏈式移民」讓恐怖份子進入了美國。已經有多宗恐怖襲擊的嫌犯被發現是通過「鏈式移民」的方式移民到美國。特朗普一直呼籲停止「鏈式移民」。

科爾特斯呼籲說,現在是我們重新控制移民的時候了。而美國南部邊境非法移民的暴跌,毫無疑問應該歸功於特朗普總統。現在我們必須要完成築牆來確保執行邊境安全的任務。

再一個就是達卡(DACA)計劃。該計劃暫時允許約70萬名被父母非法帶到美國的非法移民合法呆在美國,但達卡從未被國會批准過,而是前總統奧巴馬通過行政令制定的臨時方案。

特朗普政府去年9月曾宣佈,要求國會在6個月內(也就是今年3月前)制定出相應法案,以立法的方式來替代合法性受到質疑的達卡計劃。任何在2018年3月5日之前身份到期的人,都可以繼續更新許可證,給國會制定法案的時間,以保證當前受達卡保護的人不會因此而失去工作和學習機會,也不用擔憂在美國的生活。

科爾特斯表示,特朗普也要求將建築邊境牆的資金和增加邊境安全納入新法案中,同時終止「鏈式移民」和抽籤移民簽證計劃。

他說:「我們不應該指責特朗普總統在移民問題上所採取的行動,反而我們應該感謝他的盡職,感謝他履行他的承諾,使美國再次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