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中共第十九屆中紀委二中全會結束,當天公佈的公報說:要查處涉黑「保護傘」。

1月11日,習近平在中紀委二中全會召開當天的講話中也說,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這是習近平上任以來首次公開提到中共官員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

官媒《北京青年報》微信公眾號「政知圈」1月14日刊文盤點了過往的數個白道「黑老大」,包括天津的「武爺」,即中共天津市政協前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原副書記、原副局長文強;廣東省廉江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原局長馬東進;劉漢涉黑案的「保護傘」。那麼他們都幹了些甚麼?

2017年5月,武長順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被判死緩,且死刑緩期執行兩年期滿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雖然官方通報中沒有提及他與黑社會間的關係,但是武長順做派是非常「黑老大」特色。他藉助權勢建立了自己家族的企業王國,通過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壓與其家族公司存在競爭關係的企業。

2010年7月被執行死刑的文強,官方通報他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這名曾被稱為所謂的「打黑英雄」的文強,起訴書中說,他從1992年開始,長期擔任重慶市黨委副書記和副局長,利用職務之便多次包庇、縱容多個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的違法活動,包括聚眾賭博、組織賣淫等,收受黑社會組織送與的錢財。

2012年被判處14年的馬東進,曾是中共所謂的「全國公安英模、廣東省勞動模範」,但判決書說,馬東進在任廉江市公安局局長期間,放任合夥人吳某某非法採礦、放任吳某某敲詐勒索等犯罪,致使吳某某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得以坐大,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

被官方定性為「特大涉黑犯罪集團」的劉漢、劉維等36人案中,劉的「保護傘」的身影一直忽隱忽現。總資產高達400億元的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官方至今只通報了當地3名政法小官是其「保護傘」。

劉漢在2015年2月被執行死刑,但其真正的「保護傘」、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至今未被通報,但被陸媒此前間接提到。報道說,劉漢此前「打打殺殺」惹下很多麻煩,後來遇到「貴人」,破費巨資攀上某位領導,對方將劉漢的名字從公安黑名單上刪除。文章還直接點名周永康之子周濱到四川投資後,劉漢「為了維護關係」用高價從其手中購買項目。

另外,已落馬的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所謂的「唱紅打黑」,其實是「黑打」,他們以「打黑」的名義掠奪很多民營企業家,製造了很多冤假錯案。

積極追隨周永康多年的「小政法王」、落馬的中共河北省前政法委書記張越,不僅收受一塊價值290萬元的玉石,為犯有組織、領導黑社會組織罪等數罪的王某開脫,而且還涉嫌為了不法商人的利益,打壓、掠奪其他商人的合法財產。

中共官員的「黑老大」現象或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數不勝數,正如網絡一直熱傳的這句「以前的土匪在山裏,現在的土匪在公安」就是中共治下的真實寫照,而從地方到中央,各級公安都屬於各級政法委管轄,政法委又屬於黨委書記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