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札是吳王壽夢的小兒子,他非常賢德,吳王曾想把王位跳過長子傳給他,但季札堅持不受;最後,季札被封在延陵這塊地方,人們尊稱他為「延陵季子」。

有一次,季札出使晉國,路上順道拜訪了徐國,徐國國君很誠懇地招待他,季札十分感謝。

季札腰間佩帶著一把高貴的寶劍,徐國國君很是喜歡,心中想要,但沒說出口。

季札察覺了,心想:「我現在肩負著重要的使命,還需要這把寶劍襯托使者的身份;等我從晉國回來,一定把寶劍送給您,做為對您真摯友誼的答謝!」

經過漫長的旅程,季札順利完成了他的外交任務,終於要回國了。他再次路經徐國,準備將寶劍送給徐君,沒想到,徐君卻已過逝。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

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

季札說:「不是這樣的。當時我雖然沒有開口說,但心裏已經答應了,現在又怎能因為徐君死了,就違背我心中的承諾呢?」

徐國人民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感動,他們為季札做了一首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

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受封在延陵的季札先生啊,

他沒忘記自己對老友的承諾,

解下了價值千金的寶劍啊,

繫掛在墳前贈給徐君!

後人把這首歌稱為〈徐人歌〉。

季札心中的承諾其實是沒有人知道的,徐君也已死去了,不會再需要這把寶劍;但是季札認為:「始吾心已許之,豈以死倍(背)吾心哉!」他看重自己的真念,不是把承諾當作人際間的應酬;這個簡單卻無比純淨的守信舉動,不但贏得了徐國百姓的敬重,更向世人展現了「真」與「信」的深刻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