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人類社會中,有一個明顯的悖論:整個社會變得越來越聰明,但人類的紛爭並未減少,人們並沒有因為聰明了而找到更好的相處之道。這個現象,引起了社會心理學家的關注。來自加拿大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社會心理學家Igor Grossmann從「智慧」(Wise)的角度進行了相關研究,結果發現,窮人或者來自低階層的人往往更願意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和想法,和其他人合作。

這項研究已經發表在《英國皇家學會報告-B》(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來自Wake Forest University in Winston-Salem的社會心理學家Eranda Jayawickreme表示「這項研究代表了智慧研究的最前沿。」

Grossmann和他的研究生將實驗分成兩個部分。首先,他們在全美範圍內讓2,145人做了一份網絡調查。參與者要回憶他們最近與其他人發生的一次衝突,之後他們要回答20個與衝突相關的問題,如「你是否有嘗試從第三者的角度看待這個衝突?」、「你在多大程度上理解了對方的觀點?」和「你是否認為你可能是錯的?」

針對調查的結果,研究人員從兩方面給出評分,一個是「智慧推理」(Wise Reasoning)分數,一個是「社會階層」(Social Class)分數。在分析評分結果後發現,參加評分的階層中最低階層分數,即最低學歷、最貧窮的人所得的「智慧推理」分數是參加實驗中最高階層分數人的兩倍。不過參與調查的階層只包括了從勞工至中產上層階層,並未包括美國最上層或最下層的人。

第二部分實驗,研究團隊從密歇根州的安娜堡(Ann Arbor)找了 200 位志願者進行智商測試和人際關係處理方面的面試。面試的方式是讓志願者閱讀三份 Dear Abby 意見專欄的信件(該專欄是專門為人際關係提供意見的),然後再與面試人員討論信件中的問題。在志願者和面試人員討論的過程中,會有另一組人員根據志願者的反應作出評分,如果他們能從第三方的角度考慮問題會獲得加分,但只以個人角度思考問題則不能得分。

第二部分實驗的一個發現與第一部分實驗的發現一致,「與較高社會階層的人相比,處於較低社會階層的人具有較高的『智慧推理』得分」,然而,第二個實驗的另一個發現是智商得分和「智慧推理」得分並不相關。

Grossmann建議,如果想要更智慧的解決紛爭,可以多從第三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也可以參加電影節或當義工,接觸多元的文化。因為這次的實驗是包括從工人階層到中產階層,所以Grossmann希望可以將實驗擴展到極端的社會階層,他很希望可以邀請到美國總統特朗普來參加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