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是負責分派工作的調度員,他的聲音在收音機的廣播器裏響起來 :「第四號救護車!請接受一個優先任務,康考克健康中心,病人史密斯即將進入愛默生醫院。」

這實在是很可笑的一件事,你知道康考克健康中心在哪裏嗎?就在愛默生醫院隔著二號公路的對面。你知道我們的基地在那裏嗎?我們的基地在阿靈頓。阿靈頓和愛默生醫院至少相隔二十哩,我們若一路以每小時八十五哩的時速開去,也要開個十五分鐘。這之中沒有其它的原因,就因為那個老人院和我們公司簽了合同,所以他們不打電話給911,而直接打給我們,由我們負責接送。

我原先是負責駕駛的,但大衛一直堅持要開車,我只好讓他開。大衛是一位矮個子,大約五尺不到,在美國人之中算是很矮的。禿著個頭,喜歡嚼煙草,有著拿破崙式的個性。動不動就指使別人,做這個,做那個,很惹人厭。我們之中的救護員,很多人都不喜歡和病人在一起,大部份的人都喜歡駕駛的工作。

大衛亮起車燈,響起警笛,一路走內線道快速向前衝。一般人一聽到警笛,第一個反應是踩煞車然後再迴避。可是我們卻以八十五哩的時速在他們的後面向前衝,好幾次都差一點撞到前面的車子,把我嚇出一身冷汗。

「大衛!你不要命,不想活了!我的女朋友可在家裏等我回去呢!」我試著不要激怒他地說道。

「法克!狗養的!這些人到底會不會開車?還不快滾一邊去!」大衛滿口髒話,脖子血脈高張。我心中暗下決定,下次打死我也不和他調換位置,簡直是自找罪受!

康考克健康中心是一個老人院。每到老人院裏面,總泛著一股腐蝕陳舊的味道,如果將來我老了,我看十之八九還得到這種地方來度晚年不可。也許那時候我的嗅覺早已不能辨別香臭了。 

「你們到哪裏去了?怎麼現在才到!動作快一點啊!」護士看我們到來便責問。「哎!小姐,我們可不是住在對街喔!」大衛粗聲粗氣地答道。

病人史密斯是一位老先生,他跌倒了。為了小心起見,我們必須替他全身固定住,以防已受到傷害的脊椎骨再經搬動而使傷勢更加嚴重。我們把他放在擔架上,小心翼翼地推上車,然後送到對街的愛默生醫院。

真搞不懂這些人的腦子裏想的是些甚麼?到底是人命重要,還是依循老人院和救護車公司的約定重要?

緊接著我們又接到一個任務,要到勒星頓接一個老太太去醫院。當我們到達的時候,911的人已在那裏。老太太躺在沙發上顯得非常地緊張,她說胸口發痛,曾經昏倒過。我看她額頭冒著冷汗,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通常這可不是裝得出來的。我試著讓她冷靜下來,也給她帶上氧氣罩。

突然間,老太太好像抽筋一樣地手臂一直抖動,於是我們打電話叫救護醫師過來。她的心臟曾短暫停止跳動,導致腦部氧氣不夠而昏倒過去。不片刻,她又清醒了過來。等到醫師來為她做了診斷,並且在她胸口左右方各裝上AED墊子,大衛馬上就像拿破崙一樣開始指揮起來了。

「皮耶,動作快一點!我們把她放在樓梯椅子上抬到樓下去。快!快!」拿破崙大聲地嚷嚷。

這位老太太塊頭蠻高大的,而且不瘦,我看至少也有兩百磅以上。我們把她抬到椅子上坐定,一口氣都還來不及喘,拿破崙又大聲嚷嚷:「皮耶,我走前面,你走後面。」我都來不及答話,拿破崙抬起椅子就往前走。

因為我們是要往下走,拿破崙走在前面,我走在後面,老太太應該面朝著我才對。可是大衛不由分說抬著老太太就走,所以老太太便面朝著前面的拿破崙。她大有可能從椅子上滑下去。更糟的是我堂堂六尺二高,拿破崙則不到五尺,為了保住這位老太太一命,免得她滑下去,我只好把腰彎到最低最低的程度,差一點就碰到樓梯台階。

「皮耶,動作快一點!你抬得動嗎?你抬得動嗎?」拿破崙在下面鬼叫鬼叫的。

「你給我閉嘴!」我實在忍無可忍,好像聽到背後有那麼「磕叩」一聲。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為五斗米折腰」啊!

(編者按:這篇文章就此打住,因為主角扭到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