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粗暴釋法,提供了給特區政府褫奪議員資格的彈葯,完全違反《基本法》有關議員喪失資格的規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單方面否定選民的選票、漠視選民的意願,正如天主教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所述「把12.7萬選民的選票作廢,那是不能想像的邪惡霸道!在別的國家一定會引起大規模的暴動。」

眾所周知,於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直選部份,民主派加上本土派的選票佔全部選票的超過五成(民主派44.14%;本土派10.88%;保皇派40.17%),而泛民派在地方選區上之議席由上屆的18席增加至19席,跟保皇派的比對由2012年的18比17變至19比16,民主派優勢相對增加。

中共當然恨得牙癢癢的,非要重奪地方選區這地盤,借宣誓小風波,跟特區政府一群奴才官員和議員狼狽為奸,取消了民主派三位直選和一位功能組別議員的議員資格,於是民主派在地方選區也變成失去了否決權。基本上,保皇派已取得立法會全面掌控權,正是中共習近平一直宣揚的要「牢牢掌控港澳的全面管治權」。

爭取民主的港人怒火中燒,當然希望在補選時重奪這被褫奪的議席。很可惜的是這又是一場艱巨的任務。因為是單議席單票制,若只有一位民主派參選人與保皇參選人對決,以2016年立法會選票分佈來看,民主派於新東、九西和港島這三區都佔上風。新東有336,212選民投了給民主派(包括泛民、本土和自決派),而投保皇派只得200,834票;九西則160,279對103,224票,也是民主派佔多;港島區則差額不大,181,148對150,424,民全派只多約三萬票。

新東和九西要重奪議席,本來沒大問題,可惜的是有意角逐議席的民主派人士不只一人,隨時出現多位參選人,票源分薄了便讓保皇派漁人得利,而中共一聲令下,只批准一個奴才參選,那便穩操勝券,民主派只得望議席而興嘆矣!

可幸的是民主派也看得到這鷸蚌相爭的惡果,先舉辦一個初選,讓選民在幾位有意參選補選的參選人先來一個比拚,然後投票選出一位正式的民主派參選代表與保皇派那位作最後對決。

這個不同地區的初選是破天荒第一次,自然不是一個完善制度,當中瑕疵筆者已另撰文《初選公平公正成疑》指出,目的在希望這初選倡議和機制能不斷改善,不單令參選人覺得穩妥,能踴躍參與,亦令民主派以後可以減少因分薄票源而輸給保皇派的情況。

令筆者又再擔憂的是即將於本月14日舉行的初選,票站數目少得可憐,新東只得5個、九西只有3個票站,如何能讓新東336,212和九西160,279選民在12小時內成功投票?即使這次初選只得三成選民出來,我們必須應付的是十萬新東和五萬九西選民,舉辦人可有考慮過投票站嚴重不足窒礙投票過程的情況?因票站不足衍生的另一問題是參選人動員去投票的力量明顯有極大差距,又是對某些參選人的不公,以後要再舉辦初選,很多朋友會聞之卻步。

無論如何,筆者始終相信市民的智慧和群眾的力量,這個初選即使有其不足,大家也必須於1月14日(上午九時至晚上九時)去指定票站投票,選出一位勝算高的心儀參選人,然後希望他能於3月11日與保皇派對決並勝出選舉,重返立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