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國王繼續前行,去欣賞對面的大瀑布,他在那裏逗留了近半個小時,有身穿白衣的船夫招待客人乘坐金色的小船。隨後國王步行參觀了園區,宮廷貴婦們乘坐轎子跟隨,音樂家們隱身在樹籬後面伴奏。

然後,君王回到了城堡,走進南翼,那裏有被改造成音樂廳的橘園。國王可以欣賞呂利(Jean-Baptiste Lully,1632-1687,巴洛克作曲家,國王的宮廷樂正,開創了法國歌劇)和拉辛的作品。演唱會結束後,宮廷返回花園,在城堡旁水域周圍的蔭棚內,享用奢華的晚宴。

蘇鎮城堡的草地面積廣闊。(大紀元資料圖片)
蘇鎮城堡的草地面積廣闊。(大紀元資料圖片)

蘇鎮城堡的法式花園。(大紀元資料圖片)
蘇鎮城堡的法式花園。(大紀元資料圖片)

緬因公爵夫人統治半世紀

儘管科爾貝爾父子花費了三十餘年創建了蘇鎮領地,但他們的後代們卻沒有機會擁有這裏,在1700年,蘇鎮被出售給緬因公爵,他是路易十四和蒙特斯龐夫人的被合法化的兒子之一。

公爵夫人使這片領地大放光芒。她成功地吸引了詩人們和最傑出的作家如伏爾泰多次聚集在這裏,在1714年和1715年,還舉辦了夜間大型遊園會,有歡宴、娛樂和智力遊戲。

公爵夫人在城堡一樓建了一個大劇院廳,請克勞德三世‧奧德朗(Claude III Audran)的裝飾和雕塑家普爾捷(Poultier)佈置,在她南面二樓,還有一個專用於詩歌、藝術和科學的畫廊。

蘇鎮城堡內地大客廳。(大紀元資料圖片)
蘇鎮城堡內地大客廳。(大紀元資料圖片)

她為兩個兒子重建了小城堡的花園,有假山、噴泉、遊戲和鳥捨,使用先進液壓裝備的噴水池一片生機勃勃。大約在1720年,請建築師雅克德拉蓋普耶爾(Jacques de La Guepiere)修建了動物園和花園,可惜這些優雅的圓形亭子現今都已被毀。

後來在1775年,領地成了彭提維里公爵(Penthievre,1725-1793,路易十四和蒙特斯龐夫人的孫子,圖盧茲伯爵的兒子)的財產。彭提維里公爵是法國的大元帥,因為非常完善的管理財富,使他成為在法國最富有的人之一。

他擁有相當多的土地,相對較少呆在蘇鎮,但建築和花園都保持良好。公園夏季每月第二個星期日向遊客開放。蘇鎮在此期間迎來了尊貴的客人,如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和俄羅斯沙皇和沙皇皇后(以北方伯爵和夫人名義來旅行)。

勒孔特的破壞 和特雷維索公爵的重建

1798年,督政府出售蘇鎮領地,「愚蠢的拍賣」給了伊波利特勒孔特(Jean-Francois Hippolyte Lecomte,1757-1819)。這是個美州貿易中致富的暴發戶,在美洲擁有大片煙草種植園。

他將收購的園區改造成農田,並委託一名建築師進行拆遷。直到1829年,這裏被分割賣出去很多之後,蘇鎮到了安妮-瑪麗勒孔特(Anne-Marie Lecomte,1808-1870年)手中。

她在1828年嫁給特雷維索(Trevise)公爵、莫蒂埃元帥的兒子拿破侖-凱撒-愛德華莫蒂埃(Napoleon-Cesar-Edouard Mortier,1804-1869年)。特雷維索公爵恢復了蘇鎮領地的價值並讓它重新煥發光彩。

在1870年普法戰爭中,巴伐利亞人佔據了蘇鎮。橘園東部從外部被破壞,城堡和黎明館也被洗劫一空。

戰爭結束後,公爵的次子讓-弗朗索瓦伊波利特(1840-1892年)回購了領地。他非常重視蘇鎮,試圖恢復這裏。

蘇鎮城堡。(網絡圖片)
蘇鎮城堡。(網絡圖片)

戰後修復

二戰期間,法國軍隊徵用蘇鎮放牛。戰爭結束後,因為領地的繼承人不堪園區的負擔,1923年塞納省總理事會收購了這裏,以保護巴黎郊外的這座歷史悠久的園區。並分期進行了修復。

在1930年,重修了漢諾威展館的外立面。然後,建築師萊昂阿澤瑪(Leon Azema,1888-1978)在大革命期間被完全摧毀的舊瀑布的位置,以樸實無華的風格重建新的瀑布。並將1878年世界博覽會之際用於Trocadero廣場宮大瀑布的羅丹(Rodin)風格怪異的怪面飾,重用於裝飾水體的上部。

瀑布前面在1933年安裝了鎏金銅鹿群雕,是Georges Gardet為布洛涅森林入口的多菲內門(la porte Dauphine)創作的。

城堡於1937年以「法蘭西島博物館」的名義(Musee de l'Ile-de-France)開放。如今提供四個主題的藏品:蘇鎮領地、法蘭西島的面貌、陶瓷廠和給博物館的捐贈。

橘園被劃分了新的功能,已成為一個雕塑長廊。

在20世紀20年代末,由勒諾特爾設計的廣大法式公園景觀被重建,成為今天巴黎郊區最美麗的漫步之所。(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