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本溪監獄之所以搞年終「攻堅戰」,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

實施暴力「轉化」,有著其背後的原因。

遼寧省政法委、維穩辦、司法廳和省監管局,以及各市的維穩辦、司法局,每年都要搞一個所謂的「專項行動」,就是針對那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要搞可笑的「轉化率」。

「轉化」一個獎勵監獄兩萬元,不轉化一個罰一萬元,年底跟監獄「算賬」,把迫害法輪功學員跟司法人員的利益捆綁。

明慧網報道指出,這就是為甚麼本溪監獄年年搞年終暴力轉化的原因。這也是導致監獄往死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原因!

中共的邪惡在於它用一切招數毀滅人類的良知。沒有良知的人才能被它利用來禍害同類!

遼寧馬三家、瀋陽監獄城、遼寧女子監獄、本溪監獄、大連監獄等等,一個個成了賣力迫害法輪功的黑窩,也都是為了撈錢。路遠峰只是無數被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之一。下面僅舉兩例。

案例一: 電擊陰部 下流變態

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孟憲光、陳秀等,2015年11月18日在本溪監獄遭長達三天的電擊折磨,遍體鱗傷、無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獄警陳耿讓孟憲光在「轉化書」上簽名,孟拒絕。

陳耿便夥同獄警劉斯桐、劉明浩及四個犯人,把孟用膠帶綁在椅子上,塑料套頭,襪子堵嘴。撕開孟的衣服往頭上澆涼水並毒打,用電棍電擊頭、前胸等部位,直到電棍沒電。

陳耿又在幾萬伏的警棍頭上接一根電線,指使犯人石健拿著電線的另一端,電擊孟憲光的身體各處;一邊電擊孟憲光的陰部一邊說:讓你斷子絕孫。孟憲光被電得渾身劇烈抽搐,惡徒卻哈哈大笑,以此取樂……

案例二: 入獄22天成植物人

胡國艦,撫順法輪功學員。 2016年6月,胡國艦剛一到本溪監獄就遭到百般虐待,拳打腳踢、搧嘴巴子是家常便飯。更慘的是大冷天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澆頭澆全身,導致腦血管破裂腦幹出血做開顱手術,入獄僅22天即被迫害成植物人。

多人被本溪監獄迫害致死

血腥迫害充滿整個本溪監獄,也充滿遼寧省的很多監獄。被本溪監獄迫害致死,或出來不久就離世的遠不只路遠峰一個。

程元龍,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被本溪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於2007年8月20日,被獄方悄悄抬回家,半年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八歲。

展大軍,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被本溪監獄迫害身體虛弱,腦子迷糊。2009年8月出獄後,腦出血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

還有兩名普通犯人徐作寶(因交通肇事判刑三年)、張紅雷也是死在本溪監獄,監獄欺騙家屬說是突發心臟病死亡。

遼寧政法系統遭惡報案例

善惡有報,遼寧省高層及公檢法司遭報應的例子非常多,有的本人遭報,有的還殃及自己的後代,這些人都積極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裏略舉幾例。

朱錦,原遼寧省政法委副書記、610頭子。朱錦作惡殃及家人,其子於某去海南旅遊渡假時突發暴病身亡,年僅30歲左右。

胡家耿,原大連市中山區政法委書記,2014年7月25日突然暴病而死,時年52歲。

王戈,原大連市甘井子區政法委書記,他在甘井子區檢察院工作的兒子,28歲時得癌症死亡。

余振海, 原撫順市政法委副書記。余振海曾親自去北京,把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截回來後一律勞教,連他的姑姑也不例外。2006年5月10日余振海因肝癌死亡,時年57歲。

李素清,原撫順市清原鎮政法委書記。她在大會上謾罵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指揮綁架法輪功學員,後腦出血暴亡。

張哲,原本溪市政法委書記,現在得了膀胱癌。

李春秀,原朝陽縣政法委書記,2001年突然暴病死亡。其繼任徐平患直腸癌做了手術,整天拎著糞袋子。

宋小河,曾任東港市公安局長、政法委副書記。2013年初宋小河突然下身癱瘓,2015年1月4日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