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霧、風、太陽,誰都沒閒著,聚山川之靈氣,集大地之精華,在泰山之巔演繹著萬千氣象。窮言語難言其美,盡筆墨難書其壯!

「聽說」過泰山很多次了,也曾時常想:「甚麼時候去爬泰山?」但也許泰山的名頭太響了,而且過去其在人心中的圖騰地位,使人不敢造次登山;也許泰山太近了,而且今天過度開發並人滿為患,使人「不著急」爬山。總之想歸想,卻沒有真正行動。

某年年底,天氣預報說魯中地區雨加雪,突然來了「靈感」:「泰山上一定會有冰雪——登泰山去!」臨行前在網上找到驢友發的登泰山帖子,可惜對登山路線的描述都不太詳細。無所謂啦!走吧!

瓊花玉樹露華濃。
瓊花玉樹露華濃。

冰清玉潔。
冰清玉潔。

五大夫松。
五大夫松。

懷敬畏心情 真正感受泰山

12月31日上午駕車沿一零四國道到泰安,本想避開遊人如織的前門正道從後山徒步登頂,但按照網上提供的嚮導及電話詢問半天,都說不出所以然。眼看時間已到了中午,才找到桃花峪門口,卻又被告知「大雪封山,禁止通行」。也好,那就走走歷代皇上泰山封禪所走的御道吧。終於在中午12時40分到達泰山紅門——上山嘍!

紅門古道已有千年歷史了,沿途石階盤旋,古木參天,廟宇、碑碣比比皆是,在灰色的濃霧裏更凸現歷史的厚重感。但若以欣賞自然景觀為目的,最好還是避開此路,尤其是在中天門之前這段路,單調而沉悶,氣喘吁吁之餘,連讓人打開相機的慾望都沒有了。好在當天雪厚霧濃,遊人稀少。「嘎吱、嘎吱」地踩著雪,徜徉在峰迴路轉之間,真讓人發思古之幽情了。

忽聞海外有仙山。
忽聞海外有仙山。

梯田。
梯田。

過中天門不久,來到「快活三」。到達中天門之前,陡峭漫長的台階路已讓人兩腿發軟,而此地有三里平緩的路好走——快活!在石刻前會心大笑,並為與古人的對話而更加快活,這也是此路帶給我們的最大樂趣了吧!所以今人應該在古人刻字後再添刻兩個字:快活三「加一」。

聽說從中天門到山頂這段,薈萃了泰山歷史人文景觀之精華,也聽說途中的十八盤是最為艱苦的路段。一路走來……啊……名不虛傳……唉……大喘氣……泰山不是給人登的,泰山是供人拜的。或許只有懷著敬畏的心情,沿著擁有六千六百六十六級台階的紅門古道,一步一步地爬上極頂,才能真正感受到泰山。

也許我們的虔誠感動了上蒼,正當在迷霧中飽受十八盤的蹂躪時,忽然天空一亮,濃霧化做縷縷輕煙,一絲絲飄去。哈!哈!啊!啊!!頭頂一碧如洗的藍天,腳下忽隱忽現的雲霧,冰雪、霧淞、雄渾競秀的山巒——美!

壁立萬仞,天地同攸。
壁立萬仞,天地同攸。

剎那間銷魂 抵得上永恆

想到或許能趕到山巔看落日,頓時精神就上來了。強大動力支撐著已疲憊到極點的身體,竟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登上了南天門。當站到頂峰一覽群山的時候,羞紅的太陽已藏起了半張臉。落日餘暉下的山川萬物、玉樹瓊花,瑰麗神奇得無以言表。視覺衝擊加心靈的震撼竟使人呆呆的顧不上端起相機——「剎那間的銷魂抵得上永恆」。

原來想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覺,可那股興奮勁兒一直沒過去,總在想像明天會給人帶來怎樣的驚喜?哦!對了,再過幾小時就是新年了!

新年元旦清晨,乳白色的雲霧又漫上泰山極頂。久負盛名的泰山日出是看不到了,而連日的霧、雪卻使群山變成了冰清玉潔的世界!世間機緣——可遇而不可求呵!

事實上,這天——雲、霧、風、太陽——誰都沒閒著,聚山川之靈氣,集大地之精華,在泰山之巔演繹著萬千氣象。窮言語難言其美,盡筆墨難書其壯!

南天門、玉皇頂、觀日峰、東堯頂、西堯頂……上下穿梭,遊走其間真是在「跑山」了,全然不顧汗水濕透了毛衣,雪水浸透了鞋襪。手中的相機一刻也沒停,當然嘴裏還在不停地抱怨,相機鏡頭怎麼也不如人眼。由「人眼」想到「天眼」……

是啊!當人的天眼開的時候,這世界又將是一種怎樣的景象?——「登泰山而小天下」啊!數著台階,從山頂走下來。當在朦朧夜色中瞥見停在山下的汽車時,才感到被雪水泡了一天的雙腳已不是自己的了……◇

雪中莽原。
雪中莽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