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何志平還是曹白雋,都同非洲扯上關係。事實上,自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時期,經濟落後、發展中國家眾多的非洲,就成為中共重點的「外交對象」。江和中共還利用「訂單外交」、「經濟外交」、「經濟援助」等手段,收買西方國家政要,代價是他們配合中共,抵制國際社會對中共鎮壓人權的指控。

據《真實的江澤民》披露,江澤民和中共游走於各大洲之間,最先依賴的是和非洲國家的關係。

江澤民曾說:「非洲有53個國家,在不結盟運動中約佔半數,在聯合國成員國中佔了近三分之一。」故江向非洲國家提供了「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政府援助」。這一政策在2006年中國政府發佈的《中國對非政策文件》得到了明確的闡述:「中國政府將根據自身財力和經濟發展狀況,繼續向非洲國家提供並逐步增加力所能及和不附加政治條件的援助。」

中國從來不向非洲國家提出任何原則要求,非洲因此也在重大問題上無原則的倒向中共。

從1999年到2002年中共操縱了這樣的第三世界盟友,成功阻斷美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對中國人權惡化狀況提出的議案,後來乾脆用這些國家的票數將美國踢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以致美國不再有發言權。多年來,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沒有通過任何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議案。從2002年之後,連這樣的議案都沒有一個國家提起。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說,中共的訂單外交換取了各國政府道德的下滑。但如今隨著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上場,其對中共的強硬態度,預料令世界局面發生改變,江澤民當年的「非洲外交」黑幕也會陸續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