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遼寧人,八年前,為了生計,我將自家房屋、院落改裝成客棧。古時民風樸實、純厚,客棧接待八方來客,方便底層百姓出行、住宿,用老百姓的話說「最接地氣」。這些年,我的客棧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發生了很多故事。

客人的羞愧和感激

有一天, 來了一位黑龍江的男客,五十歲左右。登記完住宿手續之後,要求找「小姐」,他出口自然,無一絲的羞恥感。說實在話,對這種人我從內心就瞧不起,當時我沒有正面回答他,用話岔開做別的事去了。

沒想到過了一會他還讓我給他找小姐。一看迴避不了了,我就倒了一杯熱茶給他端過去,坐下來與他嘮了一會兒家常。他家的事兒基本上知道了一些,然後我就切入主題。

我對他說:「兄弟呀!看你這人說話爽快,是個明白人,大姐今天跟你說幾句實心話。你奔波在外做生意很不容易,你家媳婦又是照顧兒孫、又要侍奉公婆,還時刻牽掛著你!你把錢花在這些人身上,值嗎?你這樣做也對不起媳婦,虧良心啊!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師父讓我們做個好人,所以我真心勸你,千萬不要這樣做,老天可有眼啊!」

我看見他眼中有淚光在閃……過了片刻,他動情地說:「大姐呀!快別說了,腳底下要是有一個地縫我都想鑽進去了。這些年,唯有你這個大姐這樣規勸我,我要是再不改那還是人嗎?」說著他雙手合十,連連說:「煉法輪功的人太好了,太善良了,法輪功師父太偉大了!」

自那以後,他成了我的老客戶,只要是來這個小山城辦事,一定住宿在我家客店。

乾乾淨淨賺錢

我辦店的宗旨是乾乾淨淨賺錢,因為大法師父要求弟子重道德。

現在中國世風日下,有的顧客要求給找小姐,有的自帶小姐,還有不三不四的男女只要求租住幾個小時,等等。

每逢遇到此類事情,我都要把住店須知告知對方,有的客人一聽就火了,指我鼻子說:「就你這樣的還開旅店?早晚得開黃了,讓你多賺錢你都不肯,這年月你裝甚麼正經,你受窮去吧!」

聽了這些話,我付之一笑,心底不禁掠過一絲悲哀。

老伴剛開始對我的做法不理解,尤其是看到別家旅店設有特殊服務,老闆的手裏有幾個小姐的手機號碼,隨叫隨到,而我家旅館偏偏不收這種不三不四的人,他們就跑到我家對面的旅館住宿去了。

老伴見狀就跟我急,在他當班時,便偷偷留這樣的人住宿。我發現後嚴肅地對他說:「以後不許這樣做,你雖然不煉功,可你是法輪功弟子的家屬,這種危害社會、 推波助瀾的事不能幹。這錢不從好道來,也不從好道走,我們只賺乾淨錢。」老伴自知理虧,從這以後他再也不這樣做了。

我在客棧經常播放中國傳統文化故事,《九評共產黨》錄音,淨化空間,逐漸地,老伴真的變了。

一日,進來一對男女要住宿,正巧是老伴值班。他從二人的言語中知道他倆不是夫妻關係,就說:「還是開兩個房間吧!最近公安局、派出所查得很嚴,我怕挨罰,對不起了!」二人一聽這話就知趣地走了。

我回來之後,老伴跟我說起這事,並用得意的眼光瞧著我,那意思是:怎麼樣,我做得還行吧?我當即就豎起大拇指誇他做得好!做得對。這時他一臉認真地說:「你聽師父的話,我也不能差了,我雖然不煉功,也不能給大法抹黑,你說是吧?」

還有一位河北客人,我對他比較照顧,因為他每天辦事回來很晚,經常用泡麵對付。我時常會把家裏的飯菜端過去讓他吃。我們自然也會談起法輪功話題。

有一天,他主動說要看《轉法輪》。他還書時說道:「大姐,你這麼善良,是源自於這本書吧?回老家之後,我也找我們那塊兒的法輪功學員學習功法,也去請一本《轉法輪》。」 類似的事有多次,有的顧客請了《轉法輪》,有的跟我學煉功法,有的看《九評共產黨》做了「三退」,還有的借神傳文化故事碟片。

如今,我家這小小的客棧每天送走一批,迎來一批,房滿了,又空了,空了又滿了,人們那匆匆的身影似清風、似落葉,他們又何嘗不是來尋覓、選擇生命的回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