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人而言,海鮮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美食,在易於取得海產的不同地區,都發展出屬於當地的海鮮料理。但隨著漁業發展以及海洋環境變遷,如何選擇海鮮變得更加重要。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海產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日益增加的水銀污染  多年以來,垃圾焚燒和煤炭燃燒,導致環境中的水銀含量一直在增加。來自食物(其它魚類)和從環境水體中吸收的水銀,可以在魚體內積累。加拿大卑詩省衛生部就食用大的肉食型魚類推薦了每日須限制數量的魚類,如吞拿魚(tuna)、鯊魚(shark)、青槍魚(marlin)和箭魚(swordfish)。但該衛生部也說明來自加拿大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產品沒有食量限制,並且也不危害健康,因為這些魚的水銀含量低於其它品種和來源的吞拿魚。為甚麼會這樣呢?  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卑詩省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在比較年輕時(3~4年)就被捕獲,而其它被列明的魚類如鯊魚和藍鰭吞拿魚的壽命更長,體內積累的有毒物質會更多。棲居地是另一個因素。一項研究比較了來自南太平洋和來自地中海地區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的水銀含量,結果發現地中海吞拿魚的水銀含量要高出10倍。地中海位於世界上最豐富的水銀自然資源之上,而且地中海是一個半封閉的水體,導致毒害物質不易被稀釋。這些事實可以部份地解釋這一研究結果。  來自日本福島的核污染  2011年3月11日,在距離日本海岸80哩的地方發生了9.0級地震。該地震引發了一系列的海嘯,海嘯嚴重破壞了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6個核反應爐中的4個向大氣和海洋釋放核輻射。這一災難之後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應該關注周遭海岸的核輻射?  根據海洋放射化學家Ken Buessler的測量,從蒐集到的樣品中發現了來自福島的放射性污染痕跡,但含量遠遠低於能對人類和海洋生物造成威脅的水平。據測量,可歸咎於福島的最高放射性污染,被發現位於夏威夷以北1,500哩的地方。但在那裏每天游泳所導致的輻射量,仍然比拍一次牙科X射線的輻射量小1千倍。雖然不是零,仍然非常低。  大家必須了解,任何地方的海水中,都含有許多自然發生的放射性核素。因此,在太平洋和其它海域捕獲的魚,已經有可以測量但數量非常低的此類物質(放射性核素)。最後,絕大多數魚類並不遷徙到遠離它們產卵地。這就是為甚麼福島附近的一些漁場至今仍關門大吉。◇
對許多人而言,海鮮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美食,在易於取得海產的不同地區,都發展出屬於當地的海鮮料理。但隨著漁業發展以及海洋環境變遷,如何選擇海鮮變得更加重要。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海產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日益增加的水銀污染 多年以來,垃圾焚燒和煤炭燃燒,導致環境中的水銀含量一直在增加。來自食物(其它魚類)和從環境水體中吸收的水銀,可以在魚體內積累。加拿大卑詩省衛生部就食用大的肉食型魚類推薦了每日須限制數量的魚類,如吞拿魚(tuna)、鯊魚(shark)、青槍魚(marlin)和箭魚(swordfish)。但該衛生部也說明來自加拿大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產品沒有食量限制,並且也不危害健康,因為這些魚的水銀含量低於其它品種和來源的吞拿魚。為甚麼會這樣呢? 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卑詩省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在比較年輕時(3~4年)就被捕獲,而其它被列明的魚類如鯊魚和藍鰭吞拿魚的壽命更長,體內積累的有毒物質會更多。棲居地是另一個因素。一項研究比較了來自南太平洋和來自地中海地區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的水銀含量,結果發現地中海吞拿魚的水銀含量要高出10倍。地中海位於世界上最豐富的水銀自然資源之上,而且地中海是一個半封閉的水體,導致毒害物質不易被稀釋。這些事實可以部份地解釋這一研究結果。 來自日本福島的核污染 2011年3月11日,在距離日本海岸80哩的地方發生了9.0級地震。該地震引發了一系列的海嘯,海嘯嚴重破壞了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6個核反應爐中的4個向大氣和海洋釋放核輻射。這一災難之後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應該關注周遭海岸的核輻射? 根據海洋放射化學家Ken Buessler的測量,從蒐集到的樣品中發現了來自福島的放射性污染痕跡,但含量遠遠低於能對人類和海洋生物造成威脅的水平。據測量,可歸咎於福島的最高放射性污染,被發現位於夏威夷以北1,500哩的地方。但在那裏每天游泳所導致的輻射量,仍然比拍一次牙科X射線的輻射量小1千倍。雖然不是零,仍然非常低。 大家必須了解,任何地方的海水中,都含有許多自然發生的放射性核素。因此,在太平洋和其它海域捕獲的魚,已經有可以測量但數量非常低的此類物質(放射性核素)。最後,絕大多數魚類並不遷徙到遠離它們產卵地。這就是為甚麼福島附近的一些漁場至今仍關門大吉。◇
鯊魚的壽命較長,體內積累的有毒物質會更多。圖為烹調過的鯊魚排。
鯊魚的壽命較長,體內積累的有毒物質會更多。圖為烹調過的鯊魚排。

對許多人而言,海鮮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美食,在易於取得海產的不同地區,都發展出屬於當地的海鮮料理。但隨著漁業發展以及海洋環境變遷,如何選擇海鮮變得更加重要。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海產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日益增加的水銀污染

多年以來,垃圾焚燒和煤炭燃燒,導致環境中的水銀含量一直在增加。來自食物(其它魚類)和從環境水體中吸收的水銀,可以在魚體內積累。加拿大卑詩省衛生部就食用大的肉食型魚類推薦了每日須限制數量的魚類,如吞拿魚(tuna)、鯊魚(shark)、青槍魚(marlin)和箭魚(swordfish)。但該衛生部也說明來自加拿大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產品沒有食量限制,並且也不危害健康,因為這些魚的水銀含量低於其它品種和來源的吞拿魚。為甚麼會這樣呢?

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卑詩省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在比較年輕時(3~4年)就被捕獲,而其它被列明的魚類如鯊魚和藍鰭吞拿魚的壽命更長,體內積累的有毒物質會更多。棲居地是另一個因素。一項研究比較了來自南太平洋和來自地中海地區的長鰭吞拿魚(Albacore tuna)的水銀含量,結果發現地中海吞拿魚的水銀含量要高出10倍。地中海位於世界上最豐富的水銀自然資源之上,而且地中海是一個半封閉的水體,導致毒害物質不易被稀釋。這些事實可以部份地解釋這一研究結果。

來自日本福島的核污染

2011年3月11日,在距離日本海岸80哩的地方發生了9.0級地震。該地震引發了一系列的海嘯,海嘯嚴重破壞了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6個核反應爐中的4個向大氣和海洋釋放核輻射。這一災難之後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應該關注周遭海岸的核輻射?

根據海洋放射化學家Ken Buessler的測量,從蒐集到的樣品中發現了來自福島的放射性污染痕跡,但含量遠遠低於能對人類和海洋生物造成威脅的水平。據測量,可歸咎於福島的最高放射性污染,被發現位於夏威夷以北1,500哩的地方。但在那裏每天游泳所導致的輻射量,仍然比拍一次牙科X射線的輻射量小1千倍。雖然不是零,仍然非常低。

大家必須了解,任何地方的海水中,都含有許多自然發生的放射性核素。因此,在太平洋和其它海域捕獲的魚,已經有可以測量但數量非常低的此類物質(放射性核素)。最後,絕大多數魚類並不遷徙到遠離它們產卵地。這就是為甚麼福島附近的一些漁場至今仍關門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