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官方高調鼓吹「扶貧」政策的同時,各地官員在該項目中的造假腐敗亂象卻觸目驚心,這些官員將「黑手」伸向了貧困戶的「救命錢」。外界認為,不斬斷伸向扶貧領域的黑手,扶貧就難言精準。

因扶貧不作為、亂作為,1月3日,河北張家口市委書記、市長、副書記、副市長等十多名官員被處理。其中蔚縣縣委書記劉書鋒、縣長王樹國、縣紀委書記張體鐵及康保縣委書記杜平、縣紀委書記劉光軍被免職。

中紀委通報稱,張家口市在扶貧問題上存在「虛報冒領、截留剋扣、強制收費、違規分配、優親厚友」等問題,「扶貧領域」的問題線索達441件,其中康保縣全縣15個鄉鎮均截留挪用扶貧資金和涉農資金私設「小金庫」。

去年12月23日,中共審計署審計長胡澤君向中共人大常委會報告審計工作報告所查出的「扶貧」造假問題時稱,截至當年10月底,各地有970名官員被追責問責,涉及扶貧資金超過32億元,各縣有10.18萬假貧困戶被清退。

《新京報》評論認為,假貧困戶被建檔立卡,這意味著扶貧造假。有的地方將脫貧工作「會議化」,將扶貧績效考核「表格化」,還有的地方玩「數字遊戲」,拉非貧困戶充數再將其火速脫貧作為扶貧政績⋯⋯

而更大的問題,是扶貧資金變成某些人的「天鵝肉」,扶貧資金「層層把關」變成了「層層放水」,腐敗與造假造成了大量扶貧資金的損失浪費,不斬斷伸向扶貧領域的「黑手」,扶貧就難言「精準」。

還有評論認為,扶貧資金、惠民資金被「動手腳」,說明在扶貧資金運用及監管上存在制度缺陷。

近年來,扶貧領域的腐敗和造假頻現,虛列項目、編造虛假材料、虛報人數、冒用他人名義⋯⋯大量的扶貧資金被並不貧困的人鳩佔鵲巢,貧困家庭嗷嗷待哺卻收不到扶貧款。在所謂的「扶貧」項目中,各地官員在扶貧項目中的腐敗亂象觸目驚心。

2017年12月,內蒙古的「扶貧」亂象被曝光,當地的一個旗在半年時間內,接受了五次檢查,一次「迎檢」花費20萬,夠給20個貧困戶每家買頭牛了。

2017年12月,青海省海東市化隆縣原縣委副書記、縣長羅文祥等人將「貧困搬遷群眾」安置到高檔小區,以發放購房補貼的形式幫助某房地產公司促銷商品房等問題被處分。經查,630戶搬遷戶中非貧困戶232戶,違規享受或騙取政府補助資金1160萬元。

2017年7月,在湖南省花垣縣一項扶貧工程貪腐案中,當地官員申領的1,000萬元人民幣財政資金,經過六層「拔毛」後,其中近700萬元人民幣涉嫌被騙取,「拔毛率」驚人。

陸媒2017年6月4日報道,貴州玉屏侗族自治縣扶貧辦曝出腐敗窩案。該案共查處涉案人員11人。該縣扶貧辦主任簡光祿、副主任向輝分別被判刑4年6個月,扶貧辦社會與信貸扶貧股工作人員徐東被判刑3年。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廣東省有118名官員因「扶貧」職務犯罪而被立案,這些人絕大部份是村兩委幹部和工作人員,而且是集體犯案。涉案金額平均每宗12.5萬元,最高涉案54萬元。

2013年至2015年,甘肅省寧縣焦村鎮西溝村黨支部原書記張向明與西溝村村委會主任徐宏寧等人商議後,虛報農村危房改造戶15戶,偽造虛假照片等資料,騙取補助資金21.56萬元。

2013年,湖南省鳳凰縣禾庫鎮吉樂村原黨支部書記隆作仕虛報牛羊數量,騙取扶貧資金8.18萬元,並為村民隆某騙取扶貧資金10萬元提供便利。

去年10月,大陸微信公號「跪射俑」披露,陝西省一貧困戶已去世8年,但他的糧食直補款卻被官員一直冒領,直到該官員卸職後才被曝光。

以上個案也只是冰山一角。台灣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顏建發曾表示,中共所謂的脫貧計劃,主要是為了政治考量,扶貧是為了避免百姓造反、作亂,並不是真的要使百姓們脫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