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國內多起網絡產品侵犯公民私隱的案例頻頻曝光,引發外界關注。有評論指出,網絡巨頭和中共政府蒐集的互聯網用戶的信息更多。有觀察人士認為,歸根結底是因為中共沒有人權的概念。

據《法制晚報》1月6日報道,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以下簡稱「江蘇省消保委」)5日召開新聞發佈會,稱針對「百度公司涉嫌違法獲取消費者個人信息及相關問題」已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2018年1月2日,南京市中級法院已正式立案。

據報,江蘇省消保委指,百度旗下「手機百度」、「百度瀏覽器」兩款APP在未取得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安裝獲取諸如「監聽電話、定位、讀取短彩信、讀取聯繫人、修改系統設置」等各種權限,且拒不整改。

百度當晚回應,稱百度的手機應用沒有能力、也從來不會申請「監聽電話」權限,但並未詳細回應其它權限。百度稱,百度相關應用獲取地理位置、獲取短信、通訊錄等授權,都在合理使用範圍內。江蘇省消保委認為,作為搜索及瀏覽器類應用,上述權限已超出合理的範圍。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測試手機百度安卓版(10.1.0.11版本)發現,百度APP要求獲取定位私隱和獲取錄音、拍照和錄像多媒體功能,拒絕後均無法正常安裝。

去年7月,江蘇省消保委對27家APP所屬企業進行了調查和約談,包括12306、愛奇藝、去哪兒旅行、騰訊視頻、蜻蜓FM、百度瀏覽器、手機百度等。

江蘇省消保委在調查中發現,大部份APP存在侵權行為。同款APP,安卓版本的權限獲取需要40多項,遠遠大於蘋果版本需要獲取6項。通過現場軟件檢測,手機下載了100多個APP,79個可獲取定位權限,23個可直接向通訊錄上的聯繫人發送短信,96個可以直接發送彩信,14個可以監聽和掛斷電話。

聲音識別技術竊聽用戶私隱

根據手機百度官方網站的資料,手機百度「是一款有7億用戶在使用的手機『搜索+資訊』客戶端」。無獨有偶,幾乎同一時間,用戶數達6億的手機軟件「今日頭條」APP也遭網友指控涉嫌透過手機麥克風竊聽用戶私隱,並推送相關新聞和廣告。

網民「互聯網絡人」在新浪微博帖文中說:「妻子元旦去摘草莓,一沒在頭條搜索草莓,二沒在頭條看草莓類資訊,隔天就收到了和草莓有關的推送文章。」這位網民表示,事後發現「今日頭條」使用了手機麥克風的權限。

有網民反映,在和朋友討論西餐廳哪家好,但從未在其它APP或者瀏覽器上做任何搜索,「今日頭條」會馬上推送與西餐相關的廣告和資訊。有網民說,她在微信上問朋友元旦去的溫泉叫甚麼名字,然後「今日頭條」馬上推薦溫泉酒店。還有網民表示:「我發現過很多次講話的東西被推薦。」

除了「今日頭條」的「竊聽風雲」,淘寶網也被認為是竊聽「重災區」。據科技新報網報道,近年來,不斷有網民反映,與朋友聊天聊到的某類產品,很快會出現在淘寶推薦中,而之前自己從未在淘寶上搜索此類產品。

1月4日,「今日頭條」官方回應,稱從技術上看,目前聲音信息的處理,遠達不到通過麥克風去獲取個人私隱的水平。但是有聲紋處理專家卻持不同看法。

據雷鋒網1月5日報道,公眾號「雷鋒網」就該技術求證清華大學—得意音通聲紋處理聯合實驗室副主任徐明星,他認為,從技術上講,手機APP是完全能私自錄製用戶日常語音的。把語音數據傳給語音識別引擎,語音數據就可以被記錄、傳輸和保存。「以目前的自動語音識別水平,可以勝任面向廣告推送的關鍵詞抽取,然後經過文本自然語言理解的一些技術,就能掌握用戶的一些個人需求,從而推送相應的廣告。」

有網民表示,大陸手機亂七八糟的程序很多,看手機設置裏就知道。很多程序都會獲取手機識別碼,獲取手機聯繫人,可以監聽、拍照、錄像,一些常用程序如微信更甚。所以,用手機通話,沒有任何私密性可言。「手機就是一個安全部的竊聽器。」

1月3日,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軟件支付系統支付寶年度帳單捆綁推廣芝麻信用被曝光,支付寶年度帳單的首頁通過默認同意的方式,讓部份用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同意」接受芝麻信用,個人的金融信息被蒐集處理。芝麻信用隨即發表致歉聲明並修改頁面。

對此,《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指出,中國政府利用科技手段,更加密切地監視中國公民。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和政府自己蒐集的互聯網用戶的信息更多。保護私隱的呼聲出現,這種憤怒代表著對加強私隱和網絡信息保護的需求。

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eID

在廣州2017年全球財富論壇期間,馬化騰在談到人臉識別技術時對媒體稱,騰訊擁有一個強大的社交數據庫,幾乎掌握了每個中國人的長相變化,並能預測其未來的樣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許多人從年輕時就一直使用騰訊的產品,並在其平台上存儲照片。根據微信2017數據報告,微信的日活用戶已達到9.02億。

大陸汽車業巨頭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在2018新年的一個論壇上公開叫陣微信侵犯用戶私隱。「馬化騰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因為他都可以看的。」李書福說,「面對這樣一個問題,說實在話,我心裏是比較苦惱的,因為我們很多商業的秘密,總是暴露在人家眼前。」

2日,騰訊在一份聲明中稱,公司沒有存儲用戶的聊天記錄。這一言論遭到了廣泛的質疑,因為有用戶因在微信上的發言被捕、微信對話作為證據出現在法庭審理中。

李書福表示,現在的人幾乎是全部透明的,沒有任何私隱和信息的安全,走在路上到處是攝像頭,開個車到處都是閃光燈。

在中國,個人私隱被認為是一個極為敏感但卻得不到保障的話題。有陸媒報道,中國人活在1.76億攝像頭之下,監控滲透到生活的各個角落。

近期,中共公安部聯手微信,在廣東省省會廣州市南沙區試點推行「電子身份證」。在微信的試點項目中,用戶通過微信刷臉即可獲得電子身份證。據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下個月「微信身份證」可能會在全國範圍內推廣。阿里、騰訊兩大巨頭曾被指逐鹿「電子身份證」江湖。2016年,支付寶與武漢公安合作試水推出「電子身份卡」。

電子身份證引發了外界對中共用大數據加強極權統治的擔憂。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認為,加載eID後,對獨裁政權來說,可以更方便地控制人民,但是,對普通的民眾來說是一種悲哀。「這意味著公民的私隱權幾乎傾向於零,政府對公民的監控無處不在。」

古河表示,eID在西方社會中不被廣泛推廣,涉及到一個人權的概念。他說:「人權首先包括私隱權,個人的私隱權利是不可以被政府隨意地進行監控了解的;而作為一個流氓政權它所考慮的是,所有的私隱在它面前都不是私隱,只要它想了解你,怎麼做都可以。這是民主國家與獨裁國家一個重大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