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中紀委官網上,在周末假日發出了唯一的通報,這讓去年12月16日落馬的中聯部四局(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非洲局)原局長曹白雋,從被查到被開除並立案,前後不過20天,這也讓曹白雋成為十九大後落馬的廳級或以上官員處理進度最快的一個。

去年中紀委對曹白雋的落馬通報只有一行46字。而公開資料顯示,中聯部的落馬官員並不多之外,曹白雋還是一個離任時間已經超過5年的退休官員。

這次中紀委對曹白雋的開除通報多達近600字,除了附上他的簡歷,還有措詞嚴厲地指出他的問題,其中,有常見的「亦官亦商、造成重大國有資產流失」等描述,也有不常見的「行為底線全面失守」的說法。

在曹白雋落馬當天傍晚,據《北京青年報》微信公號「政知圈」發文稱,「行為底線全面失守」一說在中紀委官網出現的頻率不高,僅找到一例,2017年11月被雙開的安徽省銅陵市人大原副主任王毅軍,通報中在其「行為底線全面失守」後緊接的描述是「特別是被提拔到重要經濟工作領導崗位後,大搞權錢交易、利益交換」。

從簡歷可以發現,曹白雋曾一度離開中聯部,而且剛好是去了中聯部系統的「重要經濟工作領導崗位」──出任及歷任中國華聯國際貿易公司、中國經濟聯絡中心等要職。

就是這一段經歷,被上述的政知圈文章指為「在職業生涯的後半場,曹白雋迎來了轉機」。

而在文中此一小標之下的原文是這樣寫的:1993年9月,他(曹白雋)調任中國經濟聯絡中心一等秘書。1994年9月起,他(曹白雋)先後擔任中國華聯國際貿易公司副總經理、中國經濟聯絡中心副主任兼中國華聯國際貿易公司總經理、中國經濟聯絡中心主任兼中國華聯國際貿易公司總經理等職務。這些職位從名稱上看,和金錢便脫不開關係。

實際上,在曹白雋落馬當時已經有過的查詢會發現到,與其「履歷表」依存度很高的一人是現任中國駐朝鮮大使李進軍。李進軍1994年-1999年,歷任經濟聯絡中心主任兼華聯國際貿易公司總經理、中聯部辦公廳主任。客觀對照這筆經歷,如果曹白雋仕途轉機有推手的話,那麼李進軍應該有資格入列。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經濟聯絡中心是中聯部的直屬機構,華聯國際貿易是中經聯100%控股的公司,也就是說這裏具有權錢交易的潛力,甚至還不失為一個重地。

值得一提的是,中聯部最近一次上了外媒版面,也是因為華聯國際貿易這家公司。去年11月,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等的報道,香港首富李嘉誠以402億港元出售名下的中環中心,其買家包括了中國華聯國際貿易持股15%。

總之從中紀委目前通報可以知道,曹白雋的問題不小,而且被查明的問題,既有在職期間的,還有退休之後的。尤其是曹白雋被通報的「行為底線全面失守」,若與「被提拔到重要經濟工作領導崗位後,大搞權錢交易、利益交換」有聯繫的話,那麼曹白雋在1993年以後的上司領導可能就有「帶病提拔」之嫌。當然在中聯部工作長達37年的曹白雋,仕途「貴人」應該不只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