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中說:「信,誠也,從人,從言。」也就是說,「人言成信」,「誠從成言而得」。要做到「信」,必須說話誠實,言出必踐。三國時期統一北方的魏武帝曹操就是這樣一個「以信待人」之人,天下英雄因而多歸附他。

三十年後踐「橋公約」

史載,曹操年少時,雖然機警過人,但行事怪異,終日飛鷹走馬,親戚們都認為他沒有出息,甚至會是個敗家子,但曹操卻不以為然,認為自己一定會成就一番事業。

一天,曹操去見橋玄。橋玄孝廉出身,見識超凡,善於觀察和品評人物。橋玄與曹操一番交談後,十分欣賞,說:「現在天下將要大亂,不是經邦濟世的人才是不可能使天下安定下來的。我見過的天下名士沒有一個能與你相比。他日能夠定國安邦的人,大概就是你了!」

曹操當時還沒有甚麼名氣,橋玄就讓他去見另一位以品評人物著稱的許劭。曹操告別時,橋玄半開玩笑地說:「我比你大二十九歲,相見的日子不多了。以後經過我的墓前,可別忘了用斗酒隻雞祭祀。不然,你肚子痛可別怨我啊!」曹操爽快地答應了。

一晃三十年過去,曹操在官渡大戰中打敗了袁紹,初步統一了北方。此時曹操的聲望已不可同日而語。公元202年,曹操駐軍譙縣,特意派人到浚儀(在今河南開封)附近的橋玄墓前,用牛豬羊三牲大祀祭奠,並親筆寫了祭文《祀故太尉橋玄文》。

在這篇情真意切的祭文中,曹操高度讚揚橋玄「懿德高軌」,稱他為師表,並自謙為弟子流輩,表示「士死知己,懷此無忘」。後人遂用「橋公語」、「橋公約」來比喻朋友間生前的舊情,用「斗酒隻雞」、「隻雞斗酒」指獻物或祭品的微薄。

為叛臣老母送終

《三國志》記載,陳宮,三國時知名的謀士,曹操擔任東郡太守時,陳宮為他的部下。在曹操討伐青州黃巾軍時,陳宮積極為其謀劃,使其入主兗州。之後,曹操和平收降青州兵,陳宮也都參與出謀劃策,二人關係十分密切。

其後,因自疑,陳宮趁曹操東征之機,投奔呂布。公元198年,呂布被曹操大軍圍困幾個月後,呂布投降。當時劉備提醒曹操不能留下呂布,因為他「是個反覆無常之輩,此時不殺,日後必生災禍」,曹操決意殺掉呂布。

陳宮一同被俘,曹操問他該怎麼辦,陳宮回答說:「我為人臣卻不忠,為人子卻不孝,理應奔赴刑場。」曹操惋惜道:「你死了,老母親怎麼辦呢?」陳宮長長地嘆了口氣,說:「我聽說打算以孝治天下的人,是不會害死他人父母的,我老母親是死是活,只能由你來決定了!」曹操又問:「那麼,你的妻子、兒女怎麼辦呢?」陳宮說:「我聽說打算施仁政的人,是不會加害別人的妻子兒女絕人後代的。我的妻子和孩子是死是活,同樣也只能由你來決定。」曹操聽了,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陳宮要求道:「請把我拉出去處死,以彰明軍法!」說完自己就往外走,士卒怎麼攔也攔不住。曹操無計可施,只得抱拳說道:「你放心,你的母親就如我的母親,我一定替你為她養老送終!」曹操流著眼淚在後面送行,陳宮頭也不回。

陳宮死後,曹操沒有忘記承諾,將他的母親接來奉養,直到去世;其女長大後,又為她操辦婚事。曹操對陳宮家人的關心、照顧,比當初陳宮在世時還要周到。

赤誠之心待關羽

《三國演義》中描寫關羽為了保護兩位嫂子,不得已投降了曹操,但與曹操約定,一旦得知大哥劉備的下落後,馬上離去。愛惜人才、喜愛關羽的曹操答應了他的要求。在關羽歸降後,崇尚節儉的曹操為了收服關羽的心,不僅送江南美女、送美酒佳餚、送金銀綢緞,還送所有愛將都想得到的原呂布坐騎赤兔馬,並請獻帝下令封關羽為漢壽亭侯。

而《三國誌》的記載是:「曹公禽羽以歸,拜為偏將軍,禮之甚厚。」後人有猜測關羽降曹是以為劉備死於亂軍中,但當他聽說劉備在袁紹軍中時,就義無反顧地決意離開曹操。《三國誌‧關羽傳》上記載,曹公壯羽為人,而察其心神無久留之意,謂張遼曰:「卿試以情問之。」既而遼以問羽,羽嘆曰:「吾極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劉將軍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終不留,吾要當立效以報曹公乃去。」

張遼將關羽的話告訴曹操後,曹操認為關羽忠義可嘉。在關羽殺了袁紹的大將顏良、報了曹操的恩遇後,曹操知道他一定離去,就重加賞賜。不久,關羽將所有的賞賜封存,留書告辭。曹操手下想要追趕關羽,曹操沒有同意,認為「彼各為其主,勿追也。」

註釋《三國誌》的裴松之在這段史料之後不禁感嘆道:「曹公知羽不留而心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義,自非有王霸之度,孰能至於此乎?斯實曹公之休美。」無疑,曹操禮遇忠義的關羽,對他守信重諾,天下人都看在眼中,英雄豪傑自是來歸附。

斷髮自懲

曹操治軍嚴格,令行禁止,賞罰分明。在一次行軍中,途中要經過一片麥田,曹操下令說:「凡有踐踏麥子者,不論是誰,立即斬首示眾。」將士們果然小心翼翼地走過麥田,沒有一個敢踐踏麥子的。老百姓紛紛讚許。

突然,麥田中飛起的一隻鳥,驚了曹操的坐騎,受驚的馬跑入了麥田,踐踏了一小塊麥田。曹操立即叫來隨行的官員,要治自己踐踏麥田的罪過。官員說:「怎麼能給丞相治罪呢?」曹操說:「我親口說的話,如果自己都不遵守,還有誰會心甘情願地遵守呢?」隨即抽出腰間的佩劍,就要自刎,嚇得身邊的文臣武將慌作一團。

謀士郭嘉說:「孔聖人的《春秋》有『法不加於薄』的說法,主公現在統帥大軍,重任在肩,怎麼能自殺呢?」於是曹操割髮代首,傳令三軍。要知道,古人認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割髮是很嚴重的事,因此,曹操之舉也是非常嚴厲的自我懲罰了。曹操割髮之舉取信於自己的將士的同時,也贏得了民心。主將如此,其他將士自是不敢違背任何法令、軍令。

用人不疑

曹操對謀臣、將領也是非常信任、寬容,即用人不疑。官渡之戰,曹操以弱勝強,大敗袁紹後,在整理袁紹的信件時,發現自己軍中有一些謀臣曾在戰前與袁紹通信。於是他說:「自己都沒把握贏,這些謀臣為自己的後路打算也是情有可原。」當眾把信件燒燬。充份體現了曹操寬廣的胸襟。

以信待人、待人慷慨的曹操,天下信之,因此身邊聚集了天下眾多的英才,輔佐他完成霸業。後來,曹操去世的消息在朝堂上發佈後,群臣相聚哭作一團,連上朝的行列也無法保持。這樣真情實感的流露, 不正是對以信待人、以誠待人的曹操的最好讚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