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時期,王之渙、王昌齡、高適都是著名的邊塞詩人,三人互相傾慕,時相往來。

開元年間的某一天,天上正下著小雪,王之渙、高適,與王昌齡相約聚會,三人風塵僕僕地來到一家酒店,正喝著小酒;不一會兒,忽然有梨園的十多名伶官登上樓來舉行宴會,三位詩人便避到了旁邊,找個有火爐的角落,一邊烤火、一邊看熱鬧。

沒多久,四位非常美麗的歌妓陸續上樓來了,酒席間樂聲響起,演唱的全是當時最流行的詩歌。

三個詩人看得熱鬧,就私下打了個賭:「我們三人哪,各自都有名聲,總是分不清誰比較好些,現在我們就偷偷地觀察一下這些歌妓所演唱的詩歌,如果誰的詩被演唱的最多,那就是最傑出的詩人了!」

不久,一位歌妓打著節拍開始唱了,正是王昌齡的詩〈芙蓉樓送辛漸〉:「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舉起手來在牆壁上畫了一條線,說:「哦,一首絕句了。」

又過了一會兒,又有一位歌妓展開歌喉:「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台何寂寞,猶是子雲居。」正是高適的詩:〈哭單父梁九少府〉,於是高適也學王昌齡在牆壁上畫了一條線。

接著第三位歌妓也開口了,竟然又是王昌齡的創作,王昌齡十分高興,在牆壁上又畫了一條線。

王之渙心裏有點不是滋味了,他想,自己已經成名那麼久,怎麼可能輸給另外兩位詩人呢?於是他舉起手來,指向歌妓當中最漂亮的那一位,說:「剛才幾個唱歌的全都是三流的樂工呀,唱的也是一些下里巴人的詞罷了,待會兒這位歌妓開始演唱時,如果唱的不是我的詩,我這一輩子都不敢跟你們相比了!但如果她唱的是我的詩,你們就要在這裏跟我下拜,拜我為師呀!」

很快的,這位梳著雙鬟的美麗歌妓開始演唱了:「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唱的正是王之渙的作品〈涼州詞〉,王之渙得意極了,笑著對另外兩位詩人說:「怎麼樣,鄉下人!我可不是吹牛的吧!」三人哈哈大笑。◇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