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新浪微博一位網名叫「互聯網路人」的網友,發了這麼一個帖子:「妻子元旦去摘草莓,一沒在頭條搜索『草莓』,二沒在頭條看『草莓』類資訊,轉天就收到了和草莓有關的推送文章。」事後他發現,原來「今日頭條」是使用了麥克風的權限。這條微博很快就被許多人轉發,並且引發網友的激烈討論。

這條博文再一次把「今日頭條」給推到了風口浪尖。有細心的朋友可能會發現,最近「今日頭條」不斷有各種負面消息傳出,總上頭條。

「今日頭條」是一個在中國大陸生產的手機軟件,目前在中國大陸的安裝量位居第一。早前曾因為傳播色情低俗內容,遭到中共當局的整頓,然後它就開始大規模地招聘內容審核編輯,並且註明「中共黨員優先」。

現在這個「今日頭條」又涉嫌竊聽用戶隱私,再度被人們關注,也遭到了網民「砲轟」。

那麼麥克風權限是怎麼回事?絕大多數朋友應該都知道,在手機裏有一個設置,開啟了以後才能使用。而對於麥克風的使用權,按道理來講,只有手機的主人才有,其他人得不到機主的授權,是不應該有麥克風的使用權的,否則就是「竊聽」,侵犯個人隱私。

無獨有偶,網絡論壇「水木社區」也有網民爆料,說下班後問丈夫吃甚麼,就隨口說了幾種食材,「也被貼心的『今日頭條』暗自記下,做成了美味的菜肴送到了我眼前」。 像這樣的網友反饋不止一個。如果只有一個用戶這樣反映,我們可以懷疑他,是不小心摁錯了設置的問題,但是這麼多用戶都反映有這樣的情況,那就有問題了。

在2016年的互聯網大會上,「今日頭條」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張一鳴曾透露,說他們已經累計了6億的激活用戶,就是說有6億的手機用戶安裝了「今日頭條」。假如這個「竊聽」事件屬實,那麼,這6億用戶,每個人都在他們的「監聽」範圍內。

這還是前年的數字,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他們的用戶增長了多少?這個不清楚。但是可以想像,你只要安裝了這個軟件,就已經在他們的「竊聽」範圍內。

儘管「今日頭條」隨後發表了聲明,說不會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竊取手機用戶的隱私數據,而且現在的技術也達不到通過麥克風獲取個人隱私的水平。但是網民根本不會相信,這種聲明一文不值。除非是用戶在安裝軟件的過程中,被綁定了附加條款和軟件,被迫同意才能繼續安裝,否則手機用戶怎麼可能主動給你提供隱私數據呢?

就在「今日頭條」被曝出「竊聽風雲」的同一天,手機支付軟件「支付寶」也被爆出侵犯用戶隱私的問題。用戶在翻看「年度帳單」過程中,多數會忽略一個位置很隱蔽、字號又很小的「我同意《芝麻服務協議》」授權。而支付寶「自作聰明」,它偷偷地幫助用戶勾選了這個授權。當然支付寶已經就此向公眾表示道歉,說這個行為是「愚蠢至極」。

同一天傳出兩起侵犯隱私的醜聞,那麼沒有被發現的情況有沒有?

早前就有一種說法,說因為人工智能(AI)的發展,人們已經進入了「隱私裸奔」的時代。有網民也表示,「網絡帶來的便利是以犧牲隱私為代價的。可怕的是,個體已經沒辦法脫離這股洪流了。」

中國大陸生產的手機和軟件,不只一次聽說,有著許多的漏洞和安全隱患,就是人們通常說的都有一個「後門」。這是中共允許它這麼做的,是專門竊取用戶私密的一個通道。你不留「後門」,根本就不允許你上架使用 。大陸用戶的手機早就成了中共的竊聽器、跟蹤器,你用手機通話也好,待機狀態也好,就是你沒有開機,你在手機旁邊說話,中共都聽得清清楚楚。

《紐約時報》曾在2016年有過一篇報道,說中國大陸生產的安卓手機,被預先安裝了軟件,這些軟件就會監視用戶去過哪裏、與甚麼人聊過天、簡訊的內容是甚麼,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用戶所有簡訊發送到伺服器。

報道指出,這個軟件是上海的廣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編寫的,有超過七億部的手機、汽車和其它智能設備上都被強制安裝了,但沒有向用戶披露這種監視功能。美國手機製造商BLU產品公司發現了這個問題,廣升向BLU高管做出解釋,直接說是他們有意設計這個軟件,是為了幫助中國手機製造商監視用戶行為的。而中國兩家世界上最大的手機製造商中興和華為,都在使用他們的軟件,

有評論認為,中共就是用這種方法,對民眾進行監控,尤其是法輪功學員和各種異議人士、上訪人員等等,對他們監控定位、實施跟蹤。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指出,中共把它的政權穩定當作第一目標,它要維持這個專制統治,所以它需要各種監控手段,需要秘密警察,需要技術手段來監聽、跟蹤,然後蒐集民間的信息等等。

其實說白了,這些利用軟件來進行監聽和跟蹤,那就是變相的幫助中共迫害中國人,在為它提供技術支持,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事實就在這擺著。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