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前不久咱們在一期節目中提到過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他在早些年出版了一本小說,名字叫《1984》。小說中描述了一個極權社會,裏面極權政權的「老大哥」為了維持和鞏固它凌駕社會的絕對權力,對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進行全方位的監控,不論是你說甚麼,你做甚麼,它都會知道,甚至包括他們在想甚麼,它都知道。

「老大哥」這個詞本身是中性詞,無所謂好壞,但是在喬治的這部小說裏,這個「老大哥」就是一個噩夢,你不知道它在甚麼地方,但是卻無處不在,它是掌控社會的權力集團永遠正確的最高領導人。

這個「老大哥」總是那張表情,一副神秘的笑臉,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他的視線之內。

小說中介紹,在那個國家,有一種蕾絲與電視機一樣的監控器無處不在。這種監控器一方面在給「老大哥」做宣傳,說這個「老大哥」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另一方面,這個監控器還在給「老大哥」做著一件事,監控人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有人可能想,這部小說描述的是不是有點誇張了?我們知道這部小說是在1949年出版的,在當時看來,可能有一些荒誕,文藝作品虛構的故事情節比較多一些,而且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嘛。但是現在我們來看,這部小說就像是一部預言小說一樣。

為甚麼這麼說呢?大家可以看看現在的世界,有沒有哪個國家和《1984》裏面描述的情況一樣?有,當然有,中共不僅像極了《1984》裏面的「老大哥」,而且已經超過它許多倍。

美國之音報道,在國內外許多的觀察家看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最接近《1984》裏面描述的那個噩夢一樣的極權統治登峰造極的國家。

我們知道,由於電腦和人工智能日益發達,一些技術公司可以掌握用戶的種種隱私信息,為的是有針對性的投放廣告,當然也有政府利用這種技術來監控公民。這不僅僅是中國大陸的問題,可以說是一個世界性問題。

但是在西方民主國家,政府對公民的這種監控,至少是在理論上、就是在實際當中也是常常受到法律和選民的挑戰、制約。你看到哪個西方國家的政府,它敢用非法監控得來的信息隨意抓捕公民、給公民定罪判刑的?沒有。

但是在中共一黨獨裁統治的中國大陸,它可以任意對公民全方位的監控,使用非法得來的信息抓捕公民,給你定罪判刑。只要它需要,它還可以操縱它掌控下的最高權力機構,制定和通過任何它需要的惡法。

當然這個最高權力機構只是名義上的,是中共掩人耳目的一個花瓶擺設,中共讓它是它就是,中共說它不是它就不是,就是一個橡皮圖章而已,所以中國大陸的「法治」也變成了噩夢。

美國之音報道說,許多觀察家認為中共的網絡監控最受關注。為甚麼呢?因為中共當局在這方面投入的人力物力,遠遠超過其它任何一個國家,絕對名列世界前茅。中共還有一項世界第一,就是它對公民全方位、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監控的意願和能力。

前天法國公共廣播電台網站有一篇文章說,在中國已經不可能逃避監控錄像,2017年,每8個人就有一個監控攝像頭,到2020年,每2個人就可以攤上一個攝像頭。

有人可能會想,我們在外邊行動的時候,它有攝像頭在監控,那我們回到家裏不就不在它的監控中了嗎?

大家想想,你現在有兩樣東西離不開了,一個是手機,另一個是電腦。它對手機的控制是實名制的,你用假名、化名根本不可能的,更別說匿名。電腦也是一樣,你使用郵箱、聊天工具,或者在網站註冊一個帳號,都需要你使用真實身份,假的根本不行。

中共就是通過它控制的技術公司來對每個人進行監控。在許多觀察家看來,首屈一指的就是騰訊公司,它就是《1984》裏面所描述的「老大哥」的監視器。

就在2018年新年的第一天,中國吉利汽車公司的董事長李書福就公開指出,他對網絡監控感到不安。他說:「馬化騰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因為他都可以看的,隨便看,這些問題非常大。」馬化騰是誰呢?就是騰訊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儘管騰訊微信否認李書福的說法,說微信不留存用戶的聊天紀錄,聊天內容只存儲在用戶的手機、電腦等終端設備上等等。但是它的這種否認,網民根本就不相信。因為它和中國現行的法律不符,也跟微信自己發表的有關隱私權的政策不符。

中共在去年實行了網絡安全法,要求所有的網絡運營商監測和記錄網絡運行狀態、「留存相關的網絡日誌不少於6個月」,並對「重要數據」進行備份和加密。美國之音引述路透社的消息指出,微信的隱私權政策說,微信可能需要保存和透露用戶的信息,以回應政府當局、執法部門或相關機構的要求。

大家還記得2017年年底,騰訊準備在廣州推出微信面部識別和身分證捆綁在一起,把用戶納入了它的技術生態系統,成了世界的一個大新聞。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