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是一面照妖鏡,讓香港人看到建制權貴的真面目。連大律師公會也要挺身而出說句公道話,挽回市民對它的信心;林鄭月娥的回應流於人身攻擊,過去政務官的訓練已消磨殆盡。香港市民的消極心態倒是最令人擔心。

「一地兩檢」反映了香港的政治現狀。經濟增長不算差,對大陸的依賴越來越高,大陸權貴走資形成的「北水南調」做成香港股市、樓市興旺,但普羅大眾未能分享這繁榮,實際上貧富越趨懸殊,社會上不滿的情緒繼續積累。

林鄭月娥比梁振英聰明,「派糖」比前任大為慷慨,五十億的增撥教育經費以及新引進的老人優惠是最好的例子。重開公民廣場亦反映林鄭政府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爭議,以便集中精力應付重大的政治任務。

「一地兩檢」首先是反映北京政府的區域規劃有意包括香港,以處理新疆、西藏的方式加強各方面對香港的控制。香港民間提出的另類方案根本不予考慮;在這樣的情況下,特區政府官員再沒有勇氣力爭香港的權益,只能接受大陸官員的決定而為其保駕護航。

北京政府近年有意挫折香港要求高度自治的訴求。特區政府官員應該明白「一地兩檢」缺乏法理依據,故此律政司長袁國強提出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條讓人大常委「迫加授權」特區政府實行「一地兩檢」。事實上袁國強的建議適足以反映目前「一地兩檢」的缺乏法理依據。

北京領導層拒絕接受袁國強的建議,堅持人大常委的決定「一言九鼎」。李飛居然公開宣稱香港市民如果沒有信心,就大可不搭高鐵。這種「大石砸死蟹」的邏輯,大概是要教訓香港人以後要乖乖地接受北京的決定,再不要以為「愛哭的孩子有糖吃」。

過去香港建制的權貴主要維護本身的既得利益,當然亦要保證對北京「交足功課」。現階段北京要全面管治香港,這些權貴的首要工作就是要對中央領導層「交足功課」,然後方能保護自身的既得利益,不然曾蔭權就是榜樣。

抗爭的代價越來越高昂,市民自然受困於悲觀的情緒。這就更助長了建制陣營的氣焰,認為反對力量只不過爾爾。「維穩費」的充裕的確令建制陣營的機器更聰明、更有效率,只要看看現階段破壞泛民初選的各類牛鬼蛇神就可見一斑。

然而建制陣營的權貴不要高興得太早。北京全面管治自然意味著京官不用對建制陣營有太多的依賴,建制權貴被迫撕破臉面與民為敵,代價不菲。本身在社會上沒有尊嚴可言,自然要更加依附京官,京官對他們更缺乏尊重。

對本地大財團來說,大國企不再只要求分一杯羹,而是要主導權,難怪連李嘉誠也被大陸官媒公開批評。北京全面管治就香港各階層均權益難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