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中國持續進口世界各地的塑膠廢料,即所謂的洋垃圾,再造成新的商品銷往海外。但從2018年1月1日起,中國禁止大部份塑膠進口——這會對美國的回收業者有甚麼影響?

就像許多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居民一樣,塞緹西和帕史卡每天都認真地將家裏的垃圾嚴格分類。但是最近,當他們驅車來到回收站的時候,大吃一驚。「那傢伙說,他們不再接受塑料。」塞緹西說,「那些應該扔到垃圾桶去。」過去,這個回收站將塑料送到中國,但是突然之間,中國停止接受這些塑料垃圾。

美國國家公共電台報道說,美國出口逾三分之一的回收品,其中一半被送到中國。幾十年來,中國將全世界的回收品作為製造業的原料。但是去年夏天,北京當局宣佈,這些「洋垃圾」包含太多骯髒的、甚至有害的非回收材料。北京當局向世貿組織遞交文件,說它將禁止24種固體垃圾,「以保護中國的環境利益和人民的健康。」

這個禁令正式開始生效是今年1月1日。但是去年下半年的時候中國一些回收品進口商的許可已經停止更新。這令美國回收公司急得團團轉。

俄勒岡州「羅格垃圾系統」從街邊回收桶收集回收品。但是公司經理福勒(Scott Fowler)說,總是有一些非回收品參雜其中,比如油氈、氣罐、公文包、針織毛衫。此外,還有冷凍食品紙盒和塑料包裝袋。許多人以為這些是可以回收的,但是其實不是。

現在,隨著中國禁止洋垃圾,羅格公司的回收包堆得像山一樣。羅格公司說,它沒有選擇,只能將所有這些回收品送到本地垃圾堆填場。波特蘭的另外一家回收品公司——先鋒回收公司的老闆弗蘭克(Steve Frank)在尋找中國之外的買家。

他說:「我將這些材料送到其它國家,以努力保持材料的流動。」但是弗蘭克表示,世界其它國家根本無法填補這個缺口。「我們現在有一點點混亂。」

可能帶來一個回收新時代

雖然中國禁止洋垃圾讓美國回收公司陷入困境,但是美國廢料回收行業協會高級主管阿德勒(Adina Adler)認為,中國的決定也不全然是壞事。她說:「中國的舉動可能將迎來回收的一個新時代。」

回收設備公司「批量處理系統」預測,機械人可能是回收業的未來。在該公司的研究室裏,一些垃圾在傳送帶上移動,機械人手臂伸進去撿起塑料袋和水瓶,然後將它們丟進垃圾桶。該公司CEO米勒(Steve Miller)說,機械人使用錄像頭和人工智能將回收品跟垃圾分開,就像人的方式一樣,但是更快、更準確。「它每分鐘可以撿80次。一個人可能每分鐘只能撿30次。」

米勒相信,像這樣的技術可能可以讓回收品變得足夠乾淨。但問題是機械人很貴,很少公司擁有它。其實,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好方式可能還是,每個人養成分揀垃圾的好習慣,不要將垃圾丟進回收桶。回收品公司在考慮改變回收桶的規則,或增加一個紙張回收桶,以幫助加快分揀過程。弗蘭克說,先鋒回收公司甚至考慮安裝錄像頭,抓住那些將垃圾扔進回收桶的人。

顏丹:「停止進口洋垃圾」能指望政令?

中共國務院在今年7月頒佈的政令,宣佈禁止「洋垃圾被進口到中國」。一聽外國的垃圾終於被禁止運來中國,不少國人大抵會熱血沸騰。那些認為把洋垃圾運來中國,就是西方勢力在欺負人的,也定會有「揚眉吐氣」之感。

然而,若真如媒體所言,洋垃圾「對中國環境造成巨大影響,對中國民眾身體健康造成巨大傷害」,又為何會導致「從1995到2016年的20年間,年垃圾進口量翻了十倍」?甚至讓中國一度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洋垃圾進口國家」?實際上,根據中國自己的法規,除了「非限制進口」中所標明的「木及軟木廢料」以及「金屬和金屬合金廢碎料」外,另外兩類垃圾的進口,原本就是違規、違法的。包括當局今年7月禁令中所提到的「包括廢塑料、未分類的廢紙、廢紡織原料等垃圾」。可見,中國對洋垃圾的禁令其實早就存在。

那麼洋垃圾為何能長期大行其道?對於這個問題,大陸有媒體給出了這樣的回答。一篇報道稱,「即使全面禁止了洋垃圾進口,在利益的驅動下,還是容易滋生洋垃圾『偷渡入境』的地下交易,給監管帶來新的難度。」

各路媒體在針對洋垃圾的禁運上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環保」與「利益」這兩個關鍵詞。為了利益、不顧環保,這不就是中共集團一貫的行為準則與辦事風格嗎?就洋垃圾而言,20年間進口量增加10倍到4,500萬噸,沒有當局的默認顯然不可能。

對此有媒體卻試圖解釋,「進口洋垃圾,是中國在製造業起步階段為了積累原始資本和快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採取的臨時措施」。但「20年」算「臨時」嗎?其二、製造業真的提高了中國人的生活水平嗎?其三、通過製造業積累的原始資本,最終進了誰的腰包?

大量的洋垃圾被進口到中國,若沒有官方的包庇、縱容、默許,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在貿易中所產生的巨額利益,也跟大多數老百姓沒有絲毫關係。洋垃圾不過只是政治權貴們用來謀利的一個道具而已。

既然在利益的誘惑下,政府能無所顧忌的犧牲民眾的生存環境、剝奪民眾的環保權益,那麼如今為環保推出的一紙政令又如何能讓老百姓看到希望呢?要知道,在一黨獨裁的國家,機構、部門形同虛設,政令淪為一紙空文,向來就不足為奇。(按:因篇幅原因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