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消息,中共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局長劉新雲將接替王小洪任北京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長。

這意味著,北京市公安局長這個「九門提督」職位高配正部級的局面,在維繫了7個月後,終要告一段落。

中共十九大前,習江陣營圍繞最高層的人事安排激鬥不止。約在2017年5月,習近平的福建舊部王小洪接替升任北京市長的蔡奇,兼任國安辦常務副主任,躋身正部級。

因為王小洪同時還是公安部副部長、北京市副市長、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這令其成為羅瑞卿之後,權勢最大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

應該說,王小洪這一「習近平(國安委主席)-國安委-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直通天地線的特別安排,對習在十九大的「清江」動作,起到了重要的固盤作用。

其實,習近平在十九大前的北京布局並不止王小洪這張牌,當時的武警司令王寧、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北京衛戍區司令王春寧、政委姜勇均屬於習的南京軍區嫡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是習的浙江舊部,北京市長陳吉寧是習的清華系人馬,北京市委副書記景俊海是習的陝西系正牌老鄉。

只不過,這麼多張牌中,有的牌布局早,有的牌布局遲,有的牌具有長效性,有的牌則有一定的短效性。

王小洪同時戴四頂大帽就是一張短期牌,後來摘掉其中兩頂,只是遲早的問題。這張特殊短期牌的出現,也從側面反映出,十九大前習江陣營之間是如何的臺前握手、臺後劍拔弩張。

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不同於其他省市的公安廳局,因位處京師要地,地位特別吃重。這個位置的權力頂峰出現在中共建政之初,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羅瑞卿同時兼任公安部部長、公安軍司令兼政委。因為其管控範圍實際覆蓋全國,所以其權勢遠比清朝的「九門提督」大。

但是羅瑞卿在後來出任總參謀長,實際把持軍隊日常事務,一朝登頂的同時也埋下了禍根,最終成為文革之初政治鬥爭的首批犧牲品。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美國總統有一個特勤局,就基本可以安枕無憂。而中共治下,當權者要把中央警衛局、北京市公安局、武警北京總隊、北京衛戍區、中部戰區(北京軍區)統統都掌控在自己手中,才有一定的安全感,這是怎樣的世道?

從表面看,這是高層激烈權鬥帶來的不安全感,但是即便高層相安無事,每到敏感日子,這些強力部門也無一不是緊張兮兮。這說明,背後還有一層官民之間高度對立帶來的不安全感。顯然,就算在權鬥中獲勝,能否避免隨著中共這艘小船被人民的汪洋大海傾覆,是現當權者將面對的更大一個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