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中國吉利汽車集團董事長李書福稱「馬化騰(騰訊董事長)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隔天微信官方發聲明表示不會保存用戶聊天紀錄。然而,此說法與中共出台的政策處處碰壁;維權人士也表示,自己的微信24小時被中共監控。

1月1日在參加主題為「企業家的新時代」論壇現場演講時,李書福公開指稱微信存在隱私安全問題,所屬的騰訊公司在監控每個人的帳戶。騰訊微信在1月2日發表官方聲明,稱「傳言中所說『我們天天在看你的微信』純屬誤解」,還說「尊重用戶隱私一直是微信最重要的原則之一」。

然而,2017年12月30日,專為良心犯募捐救助的微信群「風雨同舟」被封殺,群主巴忠魏也遭到國保驅逐,強迫他離開工作的城市。

2017年9月6日,以簡短文字加圖片的形式傳播中國和世界真實資訊或精闢言論的微信群——「環球實報」的群主劉鵬飛被20多名便衣抄家帶走。

「隨時發出的信息,他們都知道,他們全程24小時監控我的微信。」12月29日去武漢圍觀秦永敏案的維權人士徐秦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出發前用微信剛給朋友發自己車票的照片,立即就接到國保電話:我們知道你在哪裏⋯⋯徐秦反問國保為甚麼知道,對方不直接承認監控訊息,說:「你懂的!」

徐秦在被黑保安強行扭送回家鄉的途中,收到秦永敏妻子趙素利三姐發來的訊息,並用微信回覆。「因為我的微信小窗消息也是被24小時監控,剛回覆完,他們就收到消息,坐在前面的保安,轉身就搶我的手機。」由於徐秦不同意給手機,在爭執的過程中,她的後腰被撞傷。

「我的微信,不僅是群裏發不了消息,小窗也發不出去信息。不僅是敏感詞會給過濾掉,關鍵是連照片都發不出去。嚴重侵犯公民自由表達權。」徐秦表示,她的好友,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12月27日至29日連續3天申請4個微信新號,均無法「存活」。即使不用自己的電話和名字申請微信號,只要在加好友時說自己是陳建芳,這個微信號就被封了。

徐秦認為,中共顯然在監視他們的微信訊息,但是又不許騰訊承認監視的現實,是因為中共從來不說真話,無恥地利用公權力恐嚇老百姓,恐嚇商人,讓商人受制於它。一旦商人不聽中共的,他在各方面的生意、貸款周轉等都會受到打壓。

2017年9月微信新隱私政策規定,在用戶更新補丁後,必須接受微信新的隱私政策才能繼續使用。新規定承認,微信在蒐集大量的用戶信息,並將依照「適用的法律法規」將這些信息提交給中共政府,包括搜索、查看的訊息、聊天對象、聊天時間等數據。顯然與騰訊官方的最新回覆相悖。

徐秦說:「這是他們把這個後門留給了中共國保、國安,嚴重扼殺了公民言論自由。」

另外,中共網信辦2017年8月25日發佈的《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管理規定》中說:「提供跟帖評論的新聞消息,應當建立先審後發制度」;去年6月1日開始執行的新《網路安全法》明確規定網路營運公司必須保存6個月以上的網路日誌。

「共同目標群」群主表示,中共現在已經不屑於撒謊了,而是「我就是流氓你奈我何,我就要封你,你奈我何」的方式對民眾,並且從來就是「覺得你有威脅,就抓你,不分青紅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