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出生在共產黨以外的地方,是無法想像共產黨有多麼邪惡,若你覺得中國共產黨這政權是有任何道德底線,那要看你吃的飯裏有沒有安眠藥,因為你有可能在做夢。」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前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Enver Tohti Bughda)說道。

新疆問題因為2009年烏魯木齊的七五事件而受到世界關注,中共把維吾爾族人描繪成恐怖份子,並以受害者身份向國際社會申訴。安華托帝說,過去對新疆的研究,存在著極大的偏見,其實在新疆發生的所謂恐怖事件,不是維族人所為,而是中共特務的「傑作」。最後中共反過來大舉「反對恐怖主義」的旗幟,對維族人進行監控與迫害,並將其貼上恐怖份子標籤。

安華托帝針對中共活摘器官、核子試驗,以及新疆問題等,進行了長期的研究與觀察。尤其器官移植已經成為中共的一項龐大產業,有很多人靠這個吃飯,現在的中國大陸,已成了屠宰場。維族人近年來更成為迫害的標的之一,這種迫害手段,更直接複製、變本加厲地使用到其它族群身上。

雖然檯面上可以看到很多以維族人為首的組織在活動,但是安華托帝私下調查後發現,這些活動其實都是假的,都是中共自己派人扮演恐怖份子,製造動亂、爆炸殺人案件,是中共派人搞這些活動的。

維族人釀動亂?中共派人搞的

2017年3月以來,中共政權將許多維族人監禁到「去極端化學習中心」,認為這些人的腦中有「問題思想」,例如維吾爾民族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等思維。

安華托帝提到,維族人並非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1987年中共出資建了一所「伊斯蘭教經學院」,學制5年,而且免費,陸續又建了8所伊斯蘭教學校,到1992年,已經有3萬多維族人就讀過。仔細觀察就可發現,新疆類似恐怖活動,就是從1992、1993年開始萌芽。

中共建了伊斯蘭教學校,學制5年,而且免費,到1992年,已經有3萬多維族人就讀過。(Frederic J. Brown/Getty Images)
中共建了伊斯蘭教學校,學制5年,而且免費,到1992年,已經有3萬多維族人就讀過。(Frederic J. Brown/Getty Images)

安華托帝說,其實維族人喜歡喝酒,也不常上清真寺,因為中共要求維族人就讀「伊斯蘭教經學院」,當時許多農民沒有受過教育,上級說甚麼就照做,要求去清真寺也就照辦,因此去清真寺的人,後來就比在路邊吃烤肉、喝啤酒的人多得多。「這是共產黨故意設下的陷阱。」

維族人喜歡喝酒,也不常上清真寺,當時許多農民沒有受過教育,上級要求去清真寺也就照辦。(Kevin Lee/Getty Images)
維族人喜歡喝酒,也不常上清真寺,當時許多農民沒有受過教育,上級要求去清真寺也就照辦。(Kevin Lee/Getty Images)

七五事件,起初只是一場示威活動,最後竟演變成以漢族人為主要對象的暴力襲擊。中共給世上造成一種錯覺:新疆維族人因為是信奉伊斯蘭教,是穆斯林,所以有問題,很多人認為中國人跟維族人關係不好。安華托帝說,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

人人皆抓耙子 出賣鄰居換獎金

新疆警察系統制度非常複雜,因為當地很多人是靠出賣鄰居的情報來生活,這種現象持續到現在,中共採用「街道委員會」控制,這任務就是監視誰來你們家、何時離開,這就是街道委員會的任務。

比如誰家的孩子叫甚麼名字、在哪上學,他們都知道。安華托帝說,他爺爺從新疆哈密來看他們,下午5時多後,警察就來帶人把爺爺送上火車,要求立刻回鄉,因為爺爺沒有烏魯木齊戶口。他模仿檢舉的人說:「報告!我鄰居家來了陌生人。」

新疆警察系統制度非常複雜,當地很多人是靠監視鄰居、出賣情報,來獲得檢舉獎金過生活,這種現象持續到現在。(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新疆警察系統制度非常複雜,當地很多人是靠監視鄰居、出賣情報,來獲得檢舉獎金過生活,這種現象持續到現在。(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因為大家生活水平很低,這一點微薄的檢舉獎金比較實惠,這些現象很不幸地普遍存在,在農村更是這樣。就連親兄弟被打死了,你也要說共產黨好,因為他是階級敵人、是國家敵人。

這種嚴密控制下,一個有組織的行動要在新疆發生是根本不可能的。檯面上很多組織在活動,都是中共自己派人扮演恐怖份子,製造動亂,一些不明究理的人跟著一起行動,因此這些活動很有可能都是維族人執行的,但是背後是誰策劃煽動設計的,這才是最重要的。

例如,2014年昆明火車站暴力恐怖襲擊事件,砍殺無辜平民,共造成平民31人死亡、141人受傷,因為維族人很會用刀,不過,是誰教唆的,值得深入探討。

隨後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訪問烏魯木齊便發生爆炸案,從消息人士處獲悉,此案是有預謀的、以家庭為單位的作案,媒體更報道,該家庭成員都是狂熱的宗教信徒。

擅長製造內鬥 中共靠混亂生存

安華托帝說,在2000年前中共總理朱鎔基在烏魯木齊視察時,一輛運載準備銷毀的爆炸物品的軍用車輛,行至烏魯木齊市西郊的西山路段時發生爆炸,炸死了300人、傷了600多人,巧的地方是當時是朱鎔基到新疆,這次是習近平。

背後的原因是朱鎔基到新疆時,特地在夜市跟賣烤肉的維族人聊天,吃烤肉、喝酒,相談甚歡。朱更在新疆常委擴大會議上說道:「說維漢之間關係特別危險,但我跟他們在夜市大街上聊天喝酒,沒有感到維族人對漢人有任何敵意啊!」

前任新疆書記王樂泉稱:「那我就讓你看看,恐怖在哪。」第三天就發生了爆炸,間接說明新疆第一大爆炸案,是朱鎔基查辦王樂泉等貪官產生的較量。

2009年的七五事件,安華托帝認為,這是中共內部兩派鬥爭反應,事件本身是真的,但造成這事件的原因卻是假的。

七五事件起初只是一場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暴力襲擊。而這背後的促成因素被指竟是烏魯木齊市政府。(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七五事件起初只是一場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暴力襲擊。而這背後的促成因素被指竟是烏魯木齊市政府。(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七五事件起初只是一場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暴力襲擊。而這背後的促成因素被指竟是烏魯木齊市政府。(Guang Niu/Getty Images)
七五事件起初只是一場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暴力襲擊。而這背後的促成因素被指竟是烏魯木齊市政府。(Guang Niu/Getty Images)

中共為何要壓迫控制維族人?因為「共產黨是在混亂中出身,在獨裁中長大。在和平中,它一定會死。因此,共產黨會不惜一切代價去維持混亂」。這是安華托帝對此所下的註解,也是中共對各族群所採取的方式。

新疆恐怖份子多?中共設陷阱貼標籤

世界各國,包含新疆本地人,加上國外定居的新疆人,都各自從不同角度來看新疆這塊地的歷史與發生過的事。安華托帝說:「中共在誤導全世界,讓所有人都在針對維族人身上火上澆油。」

維族人不斷被中共以「恐怖份子」的名義打擊。2009年,他們開始清醒,「我們必須凝聚起來,自己保護自己」。(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維族人不斷被中共以「恐怖份子」的名義打擊。2009年,他們開始清醒,「我們必須凝聚起來,自己保護自己」。(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外界在了解新疆問題時,被中共提供的數據、文件所誤導,因為維吾爾族人無法提供另一種消息來源,也還未凝聚成一個民族,因此不斷被壓著打。安華托帝說,2009年是轉折點,維族人開始清醒,「我們必須凝聚起來,自己保護自己」。
但就在剛開始有此意識時,中共知道必須在自我意識萌芽之初就消滅,因此中共才不給上網、留鬍子,防範維族人組織發展。

維族無強大的武裝能力

如何解讀所有人都在針對維族人身上火上澆油?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許文堂解析,中共一直不停地說維族人是恐怖份子,維族人也不甘示弱地說,是因為中共採取不斷壓迫才會如此。事實上,維族人根本沒有實力來做這些事情。

維族人實際上很溫和,沒有武裝能力做反抗動作,中共把他們塑造成恐怖份子。在情感上,海外維族人也希望自己有這樣民族上的反抗行動,尤其在2000年後美國反恐運動,竟然讓中共把維族人恐怖行動當成交易籌碼。

維族人實際上很溫和,沒有武裝能力做反抗動作,中共把他們塑造成恐怖份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維族人實際上很溫和,沒有武裝能力做反抗動作,中共把他們塑造成恐怖份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許文堂說,維族人離開新疆,尤其讀了伊斯蘭經學院後,認為要追求更高層次生活,希望可以去巴基斯坦、土耳其發展,未料被巴基斯坦出賣,當作恐怖份子賣給美國,因為當時美國抓恐怖份子會有獎金,一個500、2,000美金不等價碼,有一批維族人就被賣到當地,關在古巴,經過幾年長期審訊,發現根本不是恐怖份子,最後花大力氣安置在帛琉、紐西蘭、瑞士、英國,分散到不同地方,因為也怕這些人會被追殺。

安華托帝更舉出,2007年在南疆,中共聲稱破獲「東突厥巴基斯坦恐怖組織訓練營」,展示出來的東西卻沒有一把像樣的槍,都是土造刀子、炸藥,連美國中央情報局看到都說:「給我看些比較像樣的槍吧!讓我相信他們是恐怖份子。」

經過調查後發現,這事件起因是一個很小、沒人開採的煤礦,政府認為無利可圖而放棄開採,維族人想接手,向政府申請未准後,就自己挖煤礦賣,政府卻想獲取利益,雙方引發衝突,因煤礦設有炸藥,一位警察在衝突中遭炸死,隨後就變成破獲一個恐怖組織訓練營,中共官員便一起邀功請賞,就是這麼一回事。

七五事件恐是中共策劃

安華托帝更補充說明,七五事件發生時,短短一星期時間內,有3萬維族人從南疆跑到烏魯木齊,這是很奇怪的事情,而且在被打傷、打死的維族人口袋裏都發現一共同點,「都有南疆到烏魯木齊的來回車票」,這是很重要的線索,因為維族人是沒有計劃的民族,就算去烏魯木齊,根本不知道甚麼時候要回南疆,所以根本不會買來回車票。

為何會這樣?安華花了4年多時間調查,他的一位英國朋友特地到南疆找尋答案,花了3個月來回跑,提供了一條重要訊息。
就是在七五事件前10天,在南疆電視台有個廣告:「為了響應政府解決就業問題,烏魯木齊大型國有企業特向南疆擴大招工,歡迎踴躍報名,如果沒有錄取,我們仍然報上你來回車票。」這項廣告是由烏魯木齊市政府發佈的。

就算在南疆有工作,也可假裝沒有工作,然後買一張車票到烏魯木齊玩一圈,然後可以報銷,何樂而不為?中共用這個去誘惑,維族人一定會買單。

來了以後一看廣告是假的,一堆人被騙,住在狹小地方,口袋錢也沒了,這麼多憤怒的人聚集在一起,只要很小的火苗,就可以點燃。安華說,很多中共間諜維吾爾族語講得比他還好,只要一兩個人在其中煽動,「都是這幫漢人,你看我們來了也沒工作」,很容易就點燃火苗。

鎮壓七五事件的一批部隊,一大部份是提前5天從浙江來的,難道當局預先知道會有事情發生?(Guang Niu/Getty Images)
鎮壓七五事件的一批部隊,一大部份是提前5天從浙江來的,難道當局預先知道會有事情發生?(Guang Niu/Getty Images)

還有一個觀察的點,就是當時鎮壓七五事件的一批部隊,一大部份是從浙江寧波來的,而且是提前5天來的,難道當局預先知道會有事情發生?

西方媒體一看到就會解讀成,因為維族人這麼做,中共為了要維穩因此才會採用高壓手段,這是一種變相承認自己是恐怖份子,就是設一個陷阱在那裏。

安華托帝・博格達小檔案

◎生日:1963年6月

◎出生地:中國新疆省哈密市

◎學歷:1985年畢業於新疆石河子醫學院

◎經歷:1985年9月—1998年7月任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生,現為獨立研究員,並針對中共活摘器官醜聞、核子試驗,以及新疆問題等,進行長期的研究與觀察。1995年他注意到新疆當地人惡性腫瘤發病率遠超過中國國內平均水平,調查結果顯示與中共在新疆羅布泊的核武試驗有關,他與英國電視台拍攝一部中共核試驗紀錄片,激怒中共,因此流亡英國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