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來臨前,習近平說中共執政存在不少風險。有美媒表示,中共在新的一年裏面臨著北韓核問題等五大挑戰。

12月25日至26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民主生活會。習近平再次強調維護當局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糾正「四風」不能止步。

習說中共執政存在風險

習近平還說中共在執政路上「面臨的困難和風險也不少」,國內外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面對的矛盾和問題發生了深刻變化等。

目前,中共黨內官員,從上到下腐敗不堪,一個科級官員動輒就貪腐上億元,而像周永康這種國級貪官貪腐上千億元的不在少數。同時,中共官媒最近幾天披露的官員頹廢、吸毒、淫亂的程度,已達登峰造極的地步。

但這些還不是對中共最致命的,最嚴重的是「政治腐敗」。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公開說:「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他說,當局的反腐「打虎」就是衝著利益集團去,防止其攫取政治權力,「嚴肅黨內政治生活衝著山頭主義和宗派主義去,消弭政治隱患」,並列舉了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案例以佐證。

去年10月18日的中共十九大開幕首日,習近平在其工作報告中也談到中共面臨的挑戰「十分嚴峻」。

中共面臨五大挑戰

美國彭博社12月28日刊文說,中共當局2018年有五大關鍵挑戰。

首先,中共面臨中產階級的反對。經濟學家們預測,中國經濟在2018年會放緩。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21世紀中國研究項目主任謝淑麗(Susan Shirk)說,中共當局2018年最大的挑戰是潛在的經濟問題。「我正在等著看,究竟是甚麼會引發中產階級(對中共的)反對。」

使中產階級感到不滿的還包括:空氣污染、教育品質和網絡監控,及一系列的社會問題,如:驅逐貧民、冬天停電、停暖氣供應等。

第二,北韓核危機能否和平解決。北京當局面臨最大的外交問題是北韓核導問題,金正恩掌權的政府,宣稱其核武發展已接近可襲擊美國,美國總統特朗普曾放話說不惜發動戰爭以阻止北韓核武開發。在特朗普的施壓下,北京當局表面上已加強對北韓的制裁,但中方能否有效阻止北韓繼續開發核導,避免再次爆發韓戰還有待觀察。

第三,中共與亞洲國家關係緊張。中共與日本、南韓、印度等亞洲國家關係緊張。有報道說,由於美國部署導彈系統,中、韓關係緊張。同時,中共在南海、東海方面,與多個國家有領土糾紛,與印度曾發生邊界對峙。

第四,美國可能加大制裁中共。2018年,北韓對美國及其盟國造成的威脅將越來越大,而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將擴大,而其中之一的未爆彈是,美國將對中共涉嫌侵犯知識產權進行調查,這些侵權行為可能得到懲罰,包括更高的關稅。

第五,中共能否真正改革。2018年是中共進行所謂經濟改革的40周年,在過去5年裏,關於習近平是市場改革者或是經濟民族主義者的問題,出現許多辯論。

《紐約時報》2017年6月曾說,中共2018年面臨經濟增長、全面改革等諸多方面的挑戰。在改革方面,儘管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一個全面改革計劃,但這套計劃中的大多數改革沒有實施,或者即使推出,也不是預期中的樣子,自然不會達到預期目的。例如,關於國有企業改革,三中全會提出的是在國企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建設,但中共目前強調的改革,必須把黨的領導內嵌到企業治理結構中,按照這樣一種改革思路,現代企業制度的建設更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