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後人稱為「亞聖」的孟子,是繼孔子之後儒家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在宣揚儒學,提倡仁政的道路上,他步履艱難,卻始終矢志不移,不言放棄。今天就來說說孟子的故事。

孟子提倡君子應該做到「仁民而愛物」,認為每個人都具備著善良的天性和良好的品德,如果能夠保持善性,努力提高自己的修養,那麼「人皆可為堯舜」。孟子一生堅信真理,對如何做人有著充滿智慧和哲理的論述與闡釋,他堅定不移的勸善、不言放棄的精神給人以啟迪和鼓舞。

孟子兩次來到齊國勸齊王行仁政而不被採納。當孟子第二次離開齊國時,齊國的尹士對孟子的學生高子說:「如果看不出齊王不能成為商湯、周武王那樣的君主,那就是不明智;如果知道齊王不可能,然而還是到齊國來,那就是為著祈求好處。不遠千里的來見齊王,因不相投合而離開,卻又在晝邑住了三夜才走,為甚麼這樣滯留遲緩呢?我對孟子這一點很不高興。」高子把這番話告訴了孟子。

孟子說:「尹士哪裏會知道我的想法呢?千里迢迢地來向齊王闡述王道,這是我自己願意的;勸諫沒有成功而離開,難道也是我願意的嗎?我是不得已罷了。我住了三夜才離開晝邑,在我心裏還是覺得太快了,我盼望著齊王或許會改變態度,如果他召我回去,我一定要利用好這個機會。等到離開了晝邑,齊王沒有派人追我回去,我這才毅然下定決心走。我雖然這麼做了,難道肯捨棄齊王嗎?齊王還是完全可以行善政的。齊王如果行善政,那豈止是齊國的百姓得到安寧,天下的百姓都能得到安寧啊。齊王或許會改變態度的!我天天期望著他能改變!我這樣的想法難道像那種氣度狹小的人嗎?向君主進諫不被接受,就怒氣衝衝,臉上顯露出不滿的表情,離開時就非得拚盡氣力地趕路,然後才歇宿嗎?」

尹士聽了這話,說:「我真是個小人啊。」

孟子聽說齊王想用武力征服天下,就第三次趕到了齊國,再次向齊王闡述王道,終於使齊王心悅誠服地放棄武力而選擇了仁政,阻止了即將發生的戰爭,使百姓得到安寧,齊國得到大治。

孟子周遊列國,弘揚道德和仁政的主張。他對學生說:「如果關愛別人可是別人卻不肯親近,那首先反問自己,自己的仁愛夠不夠?如果勸諫別人,可是沒有成功,那就要反問自己,自己的智慧夠不夠?如果有禮貌的對待別人,可是得不到相應的回答,就要反問自己,自己的真誠夠不夠?當行動未得到對方相應的反應時,不要埋怨別人,首先應當反躬自問,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當學生問孟子為何能夠不卑不亢、不畏權貴時,孟子回答說:「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義,吾何慊乎哉?」

孟子認為,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不在於富貴貧賤,而在於能否保持高尚的道德,能否做到「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回歸人善良的先天本性,才能不為任何外在物慾所迷惑,這需要個人的立志和持之以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