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俄羅斯原油進入中俄原油管道二線,開始從漠河向大慶林源輸送。據中俄雙方簽訂的協議,中共2011年起每年從俄國進口1500萬噸原油,此後進口規模不斷擴大。但由於中共一直未公佈購買價格,中俄石油交易價至今仍是迷。

資料顯示,中俄原油管道二線工程於2016年8月13日開工,全長941.8千米,管道直徑813毫米。管道與2011年投產的中俄原油管道漠大線並行鋪設,起點位於黑龍江省漠河縣漠河輸油站,途徑黑龍江、內蒙古兩省區,終點位於黑龍江省大慶市林源輸油站。

根據中共海關數據,2016年大陸耗資1387.83億美元進口原油(石油、石油產品及有關原料)3.81億噸,其中從俄羅斯進口原油5248萬噸,俄羅斯已成為大陸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國。

中俄25年石油協議

中共推行石油供應多元化。2009年4月,經過將近20年的「長跑」,中俄簽署了《中俄石油領域合作政府間協議》。據俄媒體報道,根據協議,中共將向俄羅斯提供總計250億美元的長期貸款,採取固定利率,約為6%左右;俄羅斯則以石油為抵押,以供油償還貸款。俄方將建設「東西伯利亞——太平洋輸油管道」通往中國的支線,向中國提供為期20年(即從2011年至2030年)每年1500萬噸的石油。

2013年3月,中俄兩國簽署了《關於擴大原油貿易合作的協議》;6月,中石油與俄羅斯石油公司簽署了俄向中國增供原油長期貿易合同,規定:俄羅斯將在目前中俄原油管道(東線)每年1500萬噸輸油量的基礎上逐年向華增供原油,到2018年達到每年3000萬噸,增供合同期25年,可延長5年;通過中哈原油管道(西線)於2014年1月1日開始增供原油每年700萬噸,合同期5年,可延長5年。

俄方還承諾在中俄合資天津煉油廠建成投運後,每年向該廠供應910萬噸原油。未來中國石油進口俄羅斯原油量將達到每年4610萬噸。根據合同,中共將向俄羅斯石油公司支付600億至700億美元的預付款。

至此,中俄簽訂了一份長達25年的石油供應協定,總量是3.65億噸,總價是2700億美元,折合每桶約101美元。

國際油價暴跌 中共拒不公佈價格

2011年到2014年6月,國際油價最低90元,最高128元,絕大多數月份都在110美元左右浮動。中方如果在2013年6月簽約在每桶101美元,當時是合理的價格。但從2014年6月後,國際油價大跌,甚至跌破30美元每桶,2017年油價的平均價格也只約為每桶54美元。

在油價如此大震盪中,中俄石油交易價格如何?價格的計算公式怎樣?對於這些民眾關心的信息,中俄雙方均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佈。於是,引發大陸民眾一片「虧本買賣」的驚呼。

由於中共不公佈中俄交易價格,有分析人士就從中共官方新聞材料來開展研究。2017年5月22日新華社題為「中俄原油管道收油突破1億噸」的報道顯示,截至5月19日,中國自俄羅斯經管道進口原油1億噸,海關監管進口貿易值625.73億美元,徵收進口環節稅657.08億元人民幣。

根據此報道數據,按1噸(原油)等於7.33桶(原油),推算從進口俄羅斯每桶原油均價為85.37美元。

原油進口持續了2331天,也就是從2011年1月1日開始。國際原油價格在2014年前較高,2014年底驟跌,並停留在較低價位,最近在50美元上下徘徊。如果按日均價格計算,2011年1月1日至2017年5月19日,原油均價為77.09美元。而從俄羅斯進口原油數量呈遞增趨勢,則平均價格要按數量加權,均價將顯著低於77.09美元,因為2014年後低油價獲得更大權重。

決策的背後

有評論指出,中共大量高價購買俄羅斯石油,增加了中方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度,也傷害了國內大慶等地油田工人的權益(2016年前兩個月,中石油下屬的大慶油田虧損高達50億元,中石油則發行150億的債券),加重了中國實體經濟的困難。

從經濟角度,合理的做法是讓中石油作為一家企業承擔決策失誤的責任,該破產就破產,不再執行與俄羅斯的合同,從而不會將危機轉嫁給中國的實體經濟。

有網上評論認為,中石油錯誤決策,極可能當年得到中共最高層批准,將這個蓋子揭開,有巨大的政治風險。所以某些人繼續捂著固定高價的蓋子,讓全中國經濟為這個錯誤的經濟決策買單。

評論說,為了給高油價以合理藉口,中共發改委有時發表一些奇談怪論,比如低油價不利於國家能源安全。作為石油純進口國,居然擔心油價太低,實在是侮辱世人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