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北韓士兵越過非軍事區脫北現象成外界焦點。金正恩下格殺令也擋不住。《日經新聞》引述一名脫北者說,最前線士兵脫北其性質與單純脫北不同。若不斷出現,不僅會降低部隊士氣,北韓國家體制的不穩定也將表面化。

不只是士兵,備受外界關注的另一個現象就是近年來出現了北韓精英的「脫北潮」。《華盛頓郵報》在對多位脫北者跟蹤採訪後稱,和過去因為飢餓脫北不同,現在很多人脫北是對金正恩政權的希望已經完全幻滅。

脫北的前北韓駐英國大使館公使太永浩表示,金正恩最害怕的就是北韓人民。他說:「在北韓人民集體表現出憤怒與挫折的瞬間,北韓體制將會立即土崩瓦解。」「儘管北韓人民在金正恩的恐怖政治統治下,壓制住了這種抵抗心理,但無法永遠持續下去。」

不顧金正恩威脅 北韓士兵仍冒死投誠

11月13日,一名吳姓北韓士兵在槍林彈雨中冒死穿過兩韓非軍事區(又稱板門店、DMZ),向南韓投誠。隨後幾天內,金正恩不僅下令撤換北韓在板門店共同警備區(JSA)的所有警備兵力,還派人在板門店挖溝。據稱,金正恩還讓人在邊境架設了重型機關鎗。

在北韓境內有大量線人的南韓「Daily NK」(今日北韓)新聞報道,兩江道消息人士稱,金正恩在吳姓士兵投韓10天後視察邊境時下令,「發現背叛祖國逃到國外者即可射殺」。此舉是為了防範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消息人士認為,金正恩的這些舉動表明他非常關注士兵投誠事件。

但外界看到,金正恩的挖溝及格殺令似乎並沒有阻擋住北韓士兵的脫北意願。在吳姓士兵投誠一個多月後,另一名士兵於12月21日在大霧遮掩下越過非軍事區向南韓投誠。

這是今年以來的第三宗北韓士兵越過非軍事區投誠事件。兩韓非軍事區一向被認為是全球防守最為嚴密的地方。選擇穿越非軍事區脫北的北韓人幾乎很少。BBC報道說,過去十年,平均每年大約1,000人從北韓逃到南韓,只有少數人選擇穿越這條有高度風險的逃生路線。

南韓《中央日報》11月29日報道了吳姓脫北士兵的故事。這位二十幾歲的小伙子身中五枚子彈。報道稱,他以自己的身體向外界證實了北韓惡劣的生存環境。救他的南韓醫生表示,該士兵明顯營養不良。醫生在他空空如也的腹中,發現了大量的寄生蟲,有的更長達27厘米。這比一百句證詞都更有說服力。同時影射了北韓政權的軟肋。

一名消瘦的北韓士兵在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岸守衛。(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一名消瘦的北韓士兵在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岸守衛。(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由於金正恩耗費鉅資發展核武,讓老百姓和士兵長期面臨飢荒。咸鏡北道消息人士表示,疲憊飢餓的士兵經常被迫到百姓那裏偷食。

北韓軍隊存在飢餓問題,底層民眾生存就更加艱難。霍士新聞報道說,脫北女孩格蕾絲回憶說,在成長過程中,經常挨餓,她的二個弟弟被活活餓死。她和家人曾連續10天沒有任何食物,只能喝水。他們甚至捉過老鼠熬湯生存。

南韓國防部2012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北韓過去為研發核武器耗費11至15億美元,足以讓北韓居民購買1至1年半所需的糧食!北韓在2012年後的這幾年頻發導彈,其開銷可想而知。

精英層對金正恩越發失去信任

金正恩2011年底上臺後,北韓民眾投奔南韓的人數顯著增加,而且來自精英階層的流亡者驟增。

台灣《自由時報》報道,南韓統一部數據指出,2001年前表示自身在北韓屬於中上生活水平的脫北者僅23.5%,2014年後該數據則提升至66.8%,顯示北韓中上階層人民也希望尋求更好的生活機會。報道指出,這象徵了金正恩體制不穩因素正逐漸擴大。

一位脫北精英人士曾對CNN記者說:「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北韓中上階層民眾不信任金正恩。我打算離開北韓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看到張成澤被處決之後,我想:『我要快點離開這個人間地獄。』這就是為甚麼我會脫離北韓。」

他還表示,在北韓,害怕死亡、試圖逃跑的人比願意繼續留在金正恩統治下的人更多。

金正恩近期再次肅清親信。韓聯社報道,南韓國家情報院11月20日說,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黃炳誓、第一副局長金元弘等高官將領被金正恩處罰,罪名是「態度不純」,此舉令外界大為驚訝。因為黃炳誓一直被視為金正恩的親信和北韓大權在握的人物之一。

北韓人權信息中心主任尹汝常透露,2016年就有幾十名屬於精英階層的北韓駐外人員投奔南韓,不少創匯官員不堪日益加重的上繳任務而一走了之。尹汝常解讀說,這是北韓內部外匯緊缺的訊號。

南韓KBS曾報道,北韓軍方一名少將及兩名家屬於2016年7月中旬攜帶原本要上繳給金正恩的4,000萬美元在中國脫北。

前北韓駐英國大使館公使太永浩2016年夏季脫北,引發外界極大關注。太永浩前幾年曾極力維護北韓金氏政權的形象,甚至指責外界對金正恩統治的報道是「完全扭曲」。因此,這位北韓精英的突然脫北,令人感到意外。

太泳浩脫北後說出了心裏話:「我必須離開這個體系,不僅離開,為了我的家人,我必須推翻這個制度,也為了我(被處決)的同事。」

太永浩還透露「在金正恩的高壓恐怕統治下,北韓人民過著悲慘的奴隸生活」,他對其體制深感絕望:「在北韓,職位越高受到的監視越嚴重,連家裏都會被安上竊聽器。2015年4月前人民武力部長玄永哲被處以極刑,就是因為在自己家裏說的話被竊聽了。」

前北韓外交官太永浩透露,在北韓,職位越高受到的監視越嚴重,連家裏都會被安上竊聽器。圖為2017年1月25日太永浩在首爾外國記者俱樂部與媒體會面。(Ed JONES/AFP)
前北韓外交官太永浩透露,在北韓,職位越高受到的監視越嚴重,連家裏都會被安上竊聽器。圖為2017年1月25日太永浩在首爾外國記者俱樂部與媒體會面。(Ed JONES/AFP)

長期從事援助脫北者與北韓民主化事業的南韓人權運動家金永煥指出,精英層動搖現象,從金正日時期就已出現。金正恩上台後,多次展開對精英階層的肅清行動,加深他們的不安感。

出身北韓人民軍大尉的金聖玟向BBC證實說:「現在不只一般居民脫北,連位階高的人也脫北了。」金聖玟在南韓成立自由北韓廣播電台,長期從事對朝播音,積極投入反體制事業。

「我認為是精英階層認為金正恩體制已經沒有未來了。」他評價道。「很明顯的,上流層正在動搖,而這樣的脫北行為,對周遭同階層的人來說,會產生莫大影響。」

金聖玟呼籲,南韓不該對協助遣返脫北者的中共抱持緘默,有必要在人權上發動進一步的「攻勢」。

金氏政權和民眾鴻溝在加大 或有崩潰危險

《華盛頓郵報》11月17日刊文,記載了對25名脫北者進行6個月的跟蹤採訪。報道稱,越來越多的脫北者不是為了飢餓而脫北,而是因為他們對北韓政權的希望已經完全幻滅。

一名脫北的大學生告訴華郵說,沒有人再幻想北韓政府能為他們提供甚麼,每個人都必須自尋生路。

《商業內幕》報道稱,由於北韓基礎設施不再支撐民生,普通百姓的真實生活和北韓政權所要求的「絕對忠誠度」之間出現裂痕,這可能會使金氏政權出現崩潰的危險。

《紐約客》的外國記者奧斯諾斯(Evan Osnos)說,儘管在北韓可能會因為看南韓節目而被處死,但北韓精英層說話帶著南韓口音已經成為一種趨勢,表明他們還是能夠接觸到外部信息。

北韓因金正恩發展核武而遭到國際制裁,使得民眾增加對金正恩政權的怨恨。「Daily NK」新聞說,為了防止老百姓去毀壞金家領導人的畫像和雕像,金正恩下令對其加大安全保護。

太永浩說,金正恩政權和普通民眾的鴻溝逐年在擴大,有朝一日,雙方就像一個橡皮筋一樣會斷裂。「我覺得不到十年這一天就會到來。」

從內部瓦解金正恩政權?

多數脫北者在逃跑前都曾在北韓以不同的形式秘密地獲得外部信息,從而讓他們產生對自由的渴望。

位於南韓的「Daily NK」每天製作約3小時的節目,向北韓人廣播,內容包括邀請專家分析北韓社會現況、解讀北韓官方報章《勞動新聞》、教育自由民主等理念、邀請脫北者分享脫北歷程,並會分享世界新聞等,其中也會談到南韓的流行文化。此節目地目的是告訴北韓人外邊的世界是怎樣,讓他們自己做出選擇。

在北韓最前線的士兵,有機會聽到南韓播放的批判北韓體制的廣播內容。這些士兵在明白真相後,就會出現冒死也要進行脫北的現象。

首爾大學教授安炳延(音)曾問脫北外交官太永浩「金正恩最害怕的是甚麼」,太永浩回答:「北韓人民。」

該教授認同說:「比起外部勢力的介入,金正恩更害怕北韓人民的抵抗。」「蘇聯解體的原因就是內部根基的瓦解,而非其它外部因素。」

太永浩11月1日在美國國會出席聽證會時,講述了北韓人民獲得真實信息的重要性等。他呼籲美國向北韓人傳播有關金正恩真實情況的消息,打破金氏政權所塑造出的「偉人神話」。他認為,一旦北韓人民了解真相,開始覺醒,就有可能站起來對抗專制。

眾議員夏伯特(Steve Chabot)表示,美國確實應該加強對朝的真相傳播,「我們要告訴他們政府有多腐敗,人民如何挨餓受苦,以及他們的人權每天如何被侵犯。」

太永浩還透露已有很多北韓人逐漸接觸了自由思想和自由經濟,並不再盲目接受獨裁政權的洗腦,越來越多地觀看「非法入境」的南韓節目。北韓境內可以取得攜帶式數位裝置以及可輕易隱藏的記憶卡。這種SD記憶卡為「鼻子卡」(Nose Cards),因為可以把它插入鼻腔,在搜身檢查時躲過偵測。

太永浩認為,在這種情況下,金正恩獨裁政權可能比人們想像的更加虛弱。雖然他在國內實行高壓恐怖統治,但想要控制這些具有自由思想的人將變得越來越困難。

在北韓,民眾為了自尋生路,近年來出現了「市場經濟」。太永浩說,自由市場的力量正在北韓蓬勃興起。越來越多的北韓人習慣了自由和資本主義方式的市場經濟,國營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會逐漸被人遺忘。

《商業內幕》11月20日刊文以冷戰為例強調說,自由市場或令北韓解體。冷戰是美、英為首的資本主義和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對峙。文章稱,雖然雙方當時都有大量的核武器,但最終並不是軍隊打敗了共產主義,而是資本主義。而在數十年後的北韓,北韓內部的自由市場可能會使北韓出現和蘇聯類似的情形。

南韓《中央日報》報道,東帝汶前總統霍塔(Jose Ramos-Horta)相信北韓終究會露出曙光,「沒有光的黑暗隧道終究會有盡頭。正如在歷史中學到的一樣,殖民統治也結束了,希特勒的獨裁也被瓦解了。正如在『阿拉伯之春』中目睹的一樣,北韓的變化也將從其內部開始。我相信北韓居民對變化的渴望將會改變北韓。」

東京早稻田大學北韓問題專家俊光茂村(Toshimitsu Shigemura)教授認為,在北韓內部發動政變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鉅。他表示,自1992年以來,北韓至少發生三次政變未遂事件,最近一次在2013年,如果軍方對金正恩領導層的不信任感更為擴大,那麼另外一個政變是很有可能的。但現在的困難度加大,因為所有北韓官員的電話都被監聽,他們的一舉一動被非常嚴密地監視,想要聯手發動政變非常艱巨。

金正恩活動次數減三成

韓聯社報道稱,從今年1月1日至12月28日金正恩的公開露面次數為93次,同比減少30%,為執政以來的最低紀錄。

早在今年上半年,外界就已經注意到金正恩公開活動的次數減少。《日經新聞》在6月16日的報道稱,南韓情報機構國家情報院(國情院)6月15日透露,金正恩在2017年1月至6月15日的對外公開活動僅為51次,同比減少了31%。國情院分析認為,這是因為朝方擔心直接瞄準金正恩的「斬首行動」,對此加強了警備。

報道稱,金正恩的公開活動以2013年的224次為頂峰,隨後次數逐漸減少。國情院表示,金正恩正動用情報機構,積極蒐集有關斬首行動的信息。金正恩參加公開活動時多選擇凌晨時段,訪問地方城市時也不坐專車,多乘坐幹部車。

今年10月,豐溪里核試場地下隧道坍塌,造成約200名北韓人死亡。從10月開始,南韓科學家一直對30名脫北者進行研究。發現4人的染色體顯示不正常,符合暴露在輻射下的症狀。

近日南韓還發現一名脫北的北韓士兵體內發現炭疽抗體,引發了外界對北韓民眾可能遭遇的另一恐怖問題的擔憂。有報道引述消息指,北韓正計劃將致命的炭疽病植入洲際彈道導彈。

北韓民眾早已看透金正恩不願放棄核武,不顧老百姓死活的做法,他們不滿地說:「用發射火箭的錢買糧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