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消息,12月27日中共中央印發了一份《決定》,這是十九大後出臺首個關於武警體制改革的文件。據此《決定》,武警部隊不再列屬國務院,明年(2018)1月1日將由中央軍委統一領導。

普遍分析,十九大後武警部隊維持了22年的「雙重領導」制度被終結,一個主要原因是防止成為「奪權工具」,且認為亦與周永康2012年在薄熙來被免職後企圖用武警力量發動政變破壞習近平十八大接班的內幕有關。

眾所周知,包括十八大換屆年在內的胡溫政權時期的武裝力量,盡在江系的掌控之中,就是郭伯雄、徐才厚掌管全軍部隊,周永康手握武警指揮權。而周永康透過公安部控管近一百萬的武警,是憑著其中央政法委書記的身份。

今年8月前後,即十九大前夕,政法公安系統突然一波加快清洗,繼重慶公安局前局長何挺,多名重量級高官也紛紛出事,如公安部前常務副部長楊煥寧、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公安部警衛局局長張智文等等。

彼時海外媒體均指,習近平在清除政法公安系統周永康餘毒之際,已把目標瞄準周背後的「毒源」曾慶紅。從諸多政法高層背景可知,即便是周永康獨當一面的十年,乃至周落馬被查、被判刑入獄後,曾慶紅在政法系統的人脈與運作一直都在。

事實上,曾慶紅曾經是中央政法委的上級主管,這部份關係不能切割周永康之外,還有關於周永康涉嫌的器官移植黑幕。

如旅美學者何清漣在2015年3月28日發表《死囚器官移植:周永康難以獨自承擔之罪》一文中指出: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談到,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一條骯髒的利益鏈條,周永康落馬才打破這種利益鏈。2002年以後的責任,周永康無可推卸。2002年以前的責任,應有他人承擔。在文中「還有誰應對此負責?」時,點名了周永康中央政法委書記一職的前任羅幹,以及中央政法委的上級主管部門中央書記處,而1997年至2007年12月擔任中央書記處實際負責人的正好是曾慶紅。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政法系統要向曾慶紅負責的早期,薄熙來在大連任內審批一家德國人開辦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成立的哈根斯,2003年隨即成為全球最大人體標本基地。2012年薄穀開來案發後,輿論有指:這也讓世界知道了中國不僅向全球出口玩具、服裝和家電,還有人體標本。

輿論當時還聚焦哈根斯引起的最大爭議,除了展覽人體所涉及的倫理,莫過眾多屍體的來源。哈根斯公司曾提及「中國屍體來源充足」,而系出哈根斯的大連鴻峰人體塑化工廠,在其展覽中的免責聲明有著更具體地表示:展覽的全身屍體以及人體各部位、器官、胎兒和胚胎來自於中國公民的屍體。這些中國公民的遺骸來自於中國官方,中國官方可能是從中國監獄獲得,因代理關係我們無法獨立核實他們是否屬於被關押在中國監獄中被處死的人。

歸納當時媒體報道重點,為甚麼被拒於其他國家門外的哈根斯,會在1999年落戶大連,此後大連又成立多家人體塑化公司?那些年這些公司處理的屍體不在少數,這麼多的屍體從何而來?由於薄熙來在掌大連時,勞教所關滿了法輪功學員,據悉大連三個勞教所就在附近,很多都人間蒸發,這也加深了國際調查一直以來對薄熙來、周永康迫害法輪功、活摘販屍牟利的指控。

無論如何,周永康被官方指涉及「陰謀篡黨奪權」,還被公開直接掛勾「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鏈」,這兩件事曾慶紅與周永康都有分不開的關係。另外早有消息指出,江澤民支持薄周政變與下令活摘器官,都有來自於曾慶紅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