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大陸金融學者撰文認為,中共正在把大陸的巨額債務轉嫁給普通民眾,讓普通民眾為其買單,這就是中共去槓桿的用意之一。

因債務高企,德意志銀行日前發佈報告說,中國爆發金融危機的風險是其它高危國家的2倍或3倍,報告警告中國引發金融危機的機會達13%。大陸的債務引發世界金融機構的關注。

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中國的債務目前佔GDP比率大約為259%,到2022年,中國的整體債務將進一步上升到GDP的327%。

中國的企業債務一年前已超過131%,在10個主要發達國家和9個主要發展中國家中位列第一,遠高於80%的全球平均指標。在9個主要發展中國家中,中國是企業債務率增長最快、比率最高的國家。

由於債務佔比太高,加上中國經濟的平均增速這些年不斷降低,因此債務風險的壓力日趨顯現。而且,大陸債務非常不透明。

大陸財經專欄作家孫驍驥25日撰文認為,中國地方債和企業債含糊不清,這些債務之間的關係十分複雜,而且債務不透明。因為地方融資機構、地方政府、國企三者之間有密切往來。其中,經營效率低下的國企往往會是風險的誘發因素。國企一旦出現虧損、經營困難,地方政府不會坐視不管。但如果政府為國企買單,就會加重財政負擔,而如果利用國有銀行資金彌補國企虧損,就會加劇金融系統的風險。因此,面對巨額債務,還需要找到另一條道路來轉移愈加嚴重的債務問題。

孫驍驥舉例說,就好像你用兩張信用卡互相倒帳,用擊鼓傳花的辦法把償債日期永久往後推。這就是中國目前處理社會整體債務的方法。

但是,「地方融資平台」和「企業債券」這兩張「信用卡」已經嚴重透支,如今必須啟用第三張「信用卡」來暫時償還前兩張卡的債務。這第三張卡的名字,就是「居民債務」。

中國所有的債務類別中,無論是地方政府債、企業債、還是整體負債,都遠遠高於世界其它國家的平均水平。只有家庭負債至少在統計數字上還暫時沒有明顯過高。

從具體數字來看,中國的家庭債務增量在2015年一直處於較低水平,而在2016到2017年之間,居民負債突然暴漲,增量已超過兩年前一倍以上。據統計,家庭債務佔GDP的比重在2016年底達到44.4%。

之所以造成原本不高的居民債務激增,孫驍驥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去庫存」政策造成的中小城市的房貸大量增加。二是中國的消費貸興起,實際上等於是以「消費」的名義,變向的將房產貸款發放給徵信不足的購房者。

樓市大量的去庫存,本質上是幫助房企和國企「去債務」。這時候借款買房的人,等於是替企業和中共當局背起了債務。

居民債務陡增的時間正好也是強制企業去槓桿、地方政府剔除不良債務的時期,其中的邏輯就比較耐人尋味了。

孫驍驥表示,企業和地方債務降,居民和普通人的債務增。這一減一增之間,即用一張信用卡暫時去償還另一張信用卡的錢。那些借錢買房的人危險了,你們親手接過來的,是一個巨大的債務泡沫,這個泡沫背後是重複借債、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以及地方政府,一旦破滅,後果難以設想。

孫驍驥認為,2018年即將到來,債務壓力是不減反增。

《紐約時報》對此評論說:如果借貸更多地來自家庭部門的話,中共更有可能會允許債務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