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深入滲透東西方國家及地區的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領域的「長臂」,近期被曝光,各政府皆積極尋求應對辦法。台灣政府加緊調查「共諜案」;澳洲推出新法,防止中共對澳政要的獻金行為;美國召開「中共長臂」聽證會,為應對中共滲透醞釀新的立法思路;還有多個國家不僅叫停該國在大陸的投資項目,還取消或擱置中共在該國的「一帶一路」項目。

涉共諜 台捉新黨人及打黑

近幾個月,台灣當局加大力度打擊與「共諜案」有關的組織和團體,以及清掃中共資助的黑幫。

台灣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12月19日被警方搜查住所,並帶回警署問話。《聯合報》等台灣媒體報道,王炳忠被控涉嫌在台灣發展共諜組織,違反《國家安全法》。警方在王炳忠家中搜出大量人民幣和簡體字賬冊。

中央社等媒體報道,由於王炳忠與涉嫌「共諜案」的大陸學生周泓旭有交情,而周又涉嫌為中共黨務機關在台發展組織,誘惑台灣官員交付機密資料,但未得逞,周因此於2017年9月15日被判坐牢1年2個月。檢方懷疑周泓旭通過王炳忠打通政商關係。

自從周泓旭事件後,台灣國安單位曾估計,中共間諜在台約有5,000人。國安官員表示,共諜對台滲透嚴重,深入到軍事及政府部門。

此外,中共資助台灣黑幫,企圖對台進行政治干涉,已被媒體大量曝光。台灣情治單位查出,操控台灣黑幫的幕後者是中共的隱身單位「外聯辦事處」。

台灣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曾在三立新聞台的節目中,以具有黑幫背景的「統促黨」為例,分析了台灣黑幫財務,並質疑其背後有中共資金的介入。還有台灣官員指,中共一年給「統促黨」總裁張安樂500萬人民幣、「竹聯幫」3,000萬人民幣,鼓動其在台生事。

台灣從2017年9月底以來加緊掃黑。內政部警政署實施的5輪同步掃黑行動中,至少查緝幫派犯罪疑犯488人,其中包括首惡63人。

澳總理反中共干涉 推新法

澳洲近年屢次爆出有關中共干預學術界和政界的爭議。在多宗涉及華裔商人的政治捐獻爭議後,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m Turnbull)近期向國會提交反外國干預法草案,試圖禁止所有外國政治捐款。他並承認,澳洲擔心中共藉政治捐款擴大影響力。

澳洲媒體近年多次指控中共在澳洲的華裔學生社群有間諜系統或阻撓異見聲音,質疑或扼殺澳洲言論自由和開放性。

紅二代羅宇向《大紀元》表示,在西方自由民主國家中,「澳洲被中共視為一個薄弱環節,中共想偷偷從澳洲打開一個突破口」。「中國貪官情婦、私生子女們也將大量財產都送到澳洲去。因為他們覺得澳洲比較容易用錢解決身份問題,甚至可以影響法律、影響政治。」

羅宇認為,澳洲總理表態是一件好事,「這次澳洲、新西蘭都覺察到中共是以錢開路,沒有信仰、沒有理念、沒有道德,用錢買『進步』。」

美國會審查中共「長臂」

在美國,《外交政策》、《華盛頓郵報》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近日分別報道,披露中共的滲透手法。

12月13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舉行題為「中共的長臂:向全球輸出有中國(中共)特色的威權主義」聽證會,指責中共海外滲透威脅到民主國家的核心價值,委員會正在醞釀新的立法思路,以及對中共滲透堅決回擊的方式。

CECC表示,中共喜歡利用技術和中國市場為誘餌,將其專制手法輸出海外,給民主社會的自由帶來嚴重威脅。

據《外交政策》雜誌報道,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認為,中共的手法是在海外建立人脈,其目的是想長期改變輿論氣氛。他解釋說:「如果他們(中共)在正確的地區培養了足夠的人,他們就無需直接出手發出自己的聲音,也能夠改變政策辯論。」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近日發表一份報告,指中共在過去十年花費數百億美元,滲透全世界。他們利用民主國家自由開放的環境,通過人員交流、文化活動、教育項目、媒體發展和信息項目等方式,在全球影響民主國家的公共輿論,美化中共的形象。

報告還首次指出,用「軟實力」這個詞不足以代表中共在海外的滲透程度,而是應該用一個更好的詞彙──「銳透力」(Sharp Power)來說明其對目標國的政治及信息環境的滲透。

德國嚴詞拒絕中共滲透

而中共要求在華商企建立黨組織,引起外商強烈不滿。德國駐華工商總會近日發表嚴厲聲明指:外企的經營由外企負責人而非第三方政黨負責,企業無義務也無必要在內部擴張第三方政黨組織,如果這一趨勢繼續在德企蔓延,德國將考慮全面退出和終止在華業務以及對華投資計劃。

另外,路透社報道,德國聯邦憲法保護局(BfV)從2017年1月開始長達9個月的調查後表示,中共的情報人員在領英(LinkedIn)等社交媒體上常偽裝成獵頭、科學家、諮詢公司或智庫的員工,套取情報,招募線人。

BfV在12月10日公佈了一批該局認為是由中共情報人員使用的虛假社交網絡賬號,包括中國國際政治經濟中心經理Laeticia Chen、中歐發展研究中心的Lily Wu和Alex Li,以及中國政法大學的Eva Han。

德方特別指出,這些情報人員只要和對方一接觸上,就會自稱是獵頭、項目經理或者助理等,騙得對方的信任;然後這些間諜就會努力地發起一次觀點與信息的專業交流,隨後就是邀請這些人到中國參加一些會議和其它活動,他們會提供到中國旅行的全部費用等。

新西蘭開始對中共說不

近期,新西蘭海外投資監管機構阻止了中國海航集團收購澳新銀行(ANZ.AX)旗下汽車金融公司UDC Finance的交易。

針對海航集團這次收購受挫,美國《華爾街日報》表示,新西蘭和澳洲近來對中共在海外擴張商業和政治影響力的擔憂頗為關注。

新西蘭華裔議員楊健隱瞞其在中共軍方間諜學校學習和工作背景的事件,引起新西蘭政界的關注。12月20日,新西蘭最大媒體英文《新西蘭先驅報》(NZ Herald)根據《官方信息法》得到的信息披露,楊曾遊說新西蘭國防部長等部長級官員,解除對一名中國出生的國防軍敏感職位申請者的安全防範。

報道說,澳洲一位情報官員透露,在7月於加拿大渥太華舉行的五眼聯盟(Five Eyes)會議上,澳紐官員提出了對中共干預的擔憂。

新西蘭安全及情報官員近日向新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遞交的一份簡報顯示,新西蘭情報及國安人員對中共加大「政治干預」表示擔憂,呼籲新政府更加公開地回應當下面臨的這種國家安全威脅。

簡報還提到,過去一年,中共在新西蘭的滲透包括企圖獲取敏感的政府和私營部門信息,以及企圖對華人社區施加不正當的影響。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中國事務專家安瑪瑞.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在今年9月公佈的研究報告中表示,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裏,新西蘭中文大眾媒體已從一個獨立、本土化的民族語言媒介變成了中共官方信息傳遞的出口,而《大紀元時報》則係例外。

加議員籲緊急審議新法案

加拿大方面,據《澳洲人報》報道,加國在對待日益猖獗的外國干預問題上,已開始緊跟澳洲。近日,加國參議員弗魯姆(Linda Frum)呼籲議會緊急審議一項類似澳洲剛提交的反外國干預新法案,針對在政治進程中扮演角色的外國實體,擴大現有法律以禁止其行為。

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CSIS)前高級主管卡蘇亞(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中共在加國各級政府部門中安插的影響代理人經過多年和幾代人經營,已經形成一個龐大高效的網絡。

他指,中共企業收購加國重大企業,只會加強中共對加國的影響力。有些人可能會說,美國、以色列和歐洲國家也在收購加國企業,但兩者本質的區別是,這些國家收購加國企業,加國企業還能夠到這些國家做生意,以自己的方式向對方施加影響。而和中共打交道,門都沒有,中共動輒以威脅國家安全為藉口,根本不允許任何外國機構參與其戰略行業。

2005年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向澳洲投誠時,曾揭露加國境內到處充斥著中共特務、線人和為中共利益吆喝的前台組織形成的特務網絡。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借用經濟合作和商業交流等,實現其政治目的。中共做生意也把政商勾結帶到國外,腐蝕了西方的根本價值觀。「所以當西方國家認識到這點的時候,開始醒悟、反省、檢討,決定要全力開始反擊。」

儘管中共在國際社會陷入各國的聯手圍剿,但正在美國的訪問學者滕彪向《大紀元》表示,西方對中共巨大的威脅、壞的影響還重視不夠。「像孔子學院、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一帶一路等等,包括一些對中共軟實力的宣傳、包括對西方選舉的操控,這些間接的影響,西方應該更加予以重視,來遏止中共的擴展、中共專制價值的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