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兩個故事。

小男孩從糖果罐中拚命抓起一大把糖果,然而罐口太小,緊抓糖果不放的小手,因卡在罐口動彈不得而痛得哇哇大哭;走在路上一心尋找更大石頭的小女孩,挑了一個又一個石頭都沒有撿起,她總認為可能會有更大的石頭在前面,於是路走完了卻還是空手而回。 

有人告訴小男孩,他只能抓一次糖果,但不管抓得起多少都送給他;小女孩撿石頭不是因為石頭美麗,而是她將可以換得和所撿石頭一樣大小的禮物。這兩個同樣勸人莫貪心,也是每個人孩提時都耳熟能詳的故事,是否讓我們在長大後的人生路上,能有所啟發和得到智慧? 

為利益而活,或許才是當今大多數人的人生寫照,兒時聽聞的貪念故事,竟真的只當是故事而已!汲汲於名利,漸漸忘卻本來純真面目,甚至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錯將自我慾望的滿足當做是人生成功的定義,模糊了人生真正的意義和價值所在。 

您瞧那黑心食品、內線交易、詐騙電話……等等,一句句新名詞正寫出一幅幅現代浮世繪。這些為利益泯滅良知者,或許真可以得到表面可見可享的短暫利益,卻不知在「善惡有報」的天秤下,正一點一滴流失著自己珍貴的福份和累積著可怕的業障。 

早已將萬世虛名視為塵煙一場的詩仙李白,在〈江上吟〉中寫出:「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這句至理名言。

百年有多長?功名富貴、金銀珠寶就把世人迷在如夢一場的人生中,能不動貪念,不為己利而傷害他人者實屬稀有!所以佛法才以「福禍無門,惟人自召」這句話,來勸勉在紅塵中打滾的世人啊! 

那日夜往東南流的漢江水不可能往西北流,功名富貴又何曾長在!為虛幻的東西,拋棄做人的道德標準和讓心靈充滿污穢,就好像拿自己存放在天上的無價珍寶去換人間的破銅爛鐵一般,是真正最愚不可及的。 

其實領悟這個道理的可不只是李白,寫出《紅樓夢》的曹雪芹也寫了一首〈好了歌〉來呼應哩!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