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梅(Xue Mei)曾是一名活躍的中共黨員,也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多年前發生的一次深刻瀕死體驗,卻完全改變了她對生命的意義與整個世界道德的看法。

雪梅在美國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Near-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的網站上分享了她的瀕死體驗。

她說,她有長期咳嗽的毛病,經常去診所進行抗生素治療。有一次,她對藥物產生不好的反應。她躺在病床上,突然聽到類似火車沿著鐵軌尖叫的聲音。

對藥物的不良反應導致她隨後失去意識。她感覺她進入一個黑暗的隧道內。她覺得相當恐懼,不知道自己發生了甚麼事情。

她希望停下來並往回走,但還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行進,而且無法回頭。她瘋狂地叫著,但卻叫不出聲音。她試圖掙扎,但都徒勞無功。她察覺到自己是在一個無休止的圓形通道中的微小物體。

她意識到,她已經與肉體分離。她問自己,這是不是死亡。如果是,她認為這不是她先前相信的結局。

她說:「我沒有消失,而是與物質世界分開。我感受不到痛苦。我在空中盤旋,就像一根羽毛,感覺十分愜意。」

此時,有另外空間的生命圍繞著她,他們充滿了善,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安慰她,並與她溝通,以清除她的疑惑。

她說:「我已經不在很長的黑暗色隧道內。我在明亮、溫暖和純淨的世界裏。我大為寬心,再也沒有痛苦,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平和與喜悅。」

從微觀中看到不同的世界

她看到,一個物體中的每個分子都呈現該物體的形狀。而微小的粒子可能包含整個世界。她感受到幾個不同的空間同時存在。

當她體察到這個世界時,她也能看到她的肉體周遭所發生的事——她的傳呼器在響,她的醫生在和別人講話,她甚至穿透牆壁,看到吊在一個衣櫥裏的2個衣架。

在她的醫生靠近時,她知道她必須引起他的注意,這樣他才能救她。她的人生中還有事情需要完成,她還要照顧年幼的孩子,而她也不希望她的雙親為她哀悼。

她說:「我的靈魂突然往下衝,感到我的頭部在旋轉。最後,我進入了我的身體。當我張開眼睛並坐起來時,我開始不斷地嘔吐。」

醫生見到她所吐出的暗色液體的量,感到很驚訝,似乎她的胃裝不下這麼多。而她則感覺身體被淨化了。

對於這樣的體驗,她心存感激,因為她對死亡的恐懼已經減少,而她對這個世界所抱持的唯物論觀點,也已經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