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星期一(12月18日)發布的國安戰略,將中共列為「競爭對手」,強調它在經濟領域和科技領域對美國構成威脅。《紐約時報》總結了其中四大威脅。

1.中共盜竊知識產權

國安戰略文件說:「每年,中共等競爭對手盜竊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專利技術和早期創意使得競爭對手不公平地利用自由社會的創新。」

中共希望在半導體、人工智能和電動汽車等關鍵技術領域實現自給自足,升級產業模式,因此推出野心勃勃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一些西方企業抱怨說,為了在中國做生意,他們被強迫跟中國公司合資或分享技術。

2.中共收購潮

針對中共大量收購美國戰略行業資產,國安戰略文件說:「本屆政府將擴大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權力,確保它應對目前和未來的國家安全風險。美國將把反情報和執法行動作為重點,遏制知識產權盜竊,以及探索新的法律法規機制,來阻止並起訴違法行動。」

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今年發布的年度報告中,建議華盛頓阻止中共國企收購美國公司。

3.中共高科技監視

國安戰略文件說,中共「將數據和人工智能結合起來,給本國公民效忠黨的程度打分,以此來決定他們的就業和其它福利」 。

十年前,中共就計畫推出全國性社會信用系統。這個系統將每個公民根據一系列行為打分。來自廣泛來源的信息,諸如雇主評價、網上購物習慣或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言論,都將成為社會信用體系分數的一部分。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經濟科技項目主管麥斯納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說,專制主義插上大數據和信息科技的翅膀,其後果將是嚴重的,不僅僅對中國公民,而且對任何跟中國公民或中國機構有關係的人而言都是如此。

但是社會信用體系超越了中國公民和公司的日常功能。中共的意圖是,對中國所有的經濟和社會活動加強政治控制。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分析了2014年之後發布的40份中共政府文件,發現該體系將所有在中國做生意及跟中國做生意的個人和機構都包含在內。

墨卡托研究中心還發現,諸如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等中國科技公司願意跟中共合作建立社會信用體系。並且這些公司預計將把監控活動擴張到其它國家。

4. 中共版的「全球化」

國安戰略文件說,中共在利用經濟獎懲措施,影響力行動,以及暗示性軍事威脅來勸說其它國家服從它的政治和安全議程。中共的基礎建設投資和貿易策略幫助其實現它的地緣政治目標。

《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共的「一帶一路」計畫通過在非洲、亞洲和歐洲修建鐵路和港口,增加中共的影響力。中共向跨越60個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投資1萬億美元。中共試圖以此重寫全球經濟秩序,將參與的國家劃入它的勢力版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