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省犍為縣,一群學童被警察攔住,被要求向小塑料盒裏吐口水。他們沒有被告知為甚麼。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從幼兒園到高中,犍為縣的數百名男學生被命令提供唾液標本,法醫將從中提取DNA。

雖然犍為縣警方辯稱望此舉幫助破獲九年前的殺人案。很快,他們在官媒上慶祝案件告破。

但外界批評說,中共當局此舉是向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裏添加更多名字。中共當局試圖通過這個數據庫來監控14億公民。

《華爾街日報》通過查閱警方文件獲知,中共警方希望截至2020年,將DNA數據庫的規模翻番,達到1億個檔案。

這樣大規模地收集DNA引發外界批評中共警方侵犯隱私、不公平地瞄準無辜人士或弱勢群體,並引發外界質疑這些數據將用來幹甚麼。

中共警方收集標本的許多方式在美國是不被允許的。根據9月份中共公安DNA會議的文件,中共警方常規性地從被拘人士身上收集唾液標本或血液標本,而這些人往往只是因為忘記帶身份證或者在網上批評政府而被抓捕。

其他一些人甚至沒有犯任何罪。警方瞄準某些所謂中共認為的社會穩定高風險人群,包括農民工、煤炭工人、租房者。

中共警方收集DNA的手段層出不窮:在毗鄰北韓的吉林白山市,一所老人院的居民被告知,他們可以獲得免費醫療檢查;在寧夏,居民們被告知要進行人口普查;在深圳,一名農民工告訴《華爾街日報》,在他無法出示本地居住證之後,警方抽了他的血。

在美國,監管部門限制執法人員只能收集因為系列犯罪而被捕的人員的DNA樣本(在有些州,只能收集被定罪人員的DNA樣本),除非警方獲得法庭手令或本人同意。來自這些人的DNA檔案被儲存在聯邦調查局(FBI)管理的全國網絡當中。FBI目前存有1300萬被定罪人員的DNA數據以及300萬被捕人員的DNA數據。

英國貝理雅政府曾經考慮擴大全國DNA數據庫,但是在2008年被歐洲人權法庭駁回。後者說,在數據庫保留無辜人士的DNA紀錄違反「尊重私人生活權利」的條款。

而在中國,任何在街頭被警察截停的人,都面臨DNA數據入庫的命運。

中國沒有關於收集平民DNA的法律,隱私保護措施有限。根據官方數據,中共的DNA數據庫現在已經有5400萬個檔案。

根據全國警方DNA會議信息,某省警方建議,將DNA檔案跟一個人的信息,比如網上購物紀錄和娛樂習慣聯繫起來。

加州大學柏克萊信息學院客座教授蕭強說,將DNA檔案跟網絡監控以及帶臉部識別軟件的攝像頭結合起來,將幫助中共建立一個包羅萬象的的「數字極權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