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美國聯邦司法系統最具變革性的一年。在特朗普提名的戈薩奇(Neil Gorsuch)被確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之後,他再以創紀錄的速度填補低等聯邦法院的空缺。

霍士報道說,截至12月中旬,特朗普今年提名的66名聯邦法官當中,已有19名獲得參議院的確認。

相比之下,奧巴馬在就任總統第一年僅僅提名了26名聯邦法官,截至2009年底,只有一半獲得參議院的確認。

特朗普此舉的影響在上訴層面上尤其明顯。如果上訴法院法官在面對來自全國法律挑戰的時候,更傾向於支持特朗普政策,對特朗普施政更有利。

「此次大幅重塑整個聯邦法院系統的重要性怎麼說都不為過。」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說,「雖然(人們)常常聚焦於美國最高法院,但是低層法院和上訴法院法官的裁決在未來幾十年將影響普通美國人的日常生活。」

特朗普重塑司法系統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最近白宮撤銷了三個法官提名,因為有人質疑他們的素質。在一場確認聽證會上,提名人彼得森(Matthew Petersen)回答問題結結巴巴,他承認不知道基本的審判法庭術語。

不過,現在聯邦司法系統內有143個空缺,其中一半屬於緊急空缺,因此特朗普在新的一年將有更多機會進行任命。

特朗普有機會再任命一名高院大法官?

特朗普在上任11天之後就提名戈薩奇填補斯卡利亞在最高法院留下的空缺。

現在,有傳言說,81歲的溫和保守派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將退休。他曾經在許多熱門案件上投下決定性一票。白宮在靜悄悄地準備接班的候選人,以便讓最高法院更趨於保守。

「如果再次有空缺出現,白宮將立刻行動。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填補空缺的候選人名單。他們過去已經走了一次程序。」前布殊政府司法部高級官員杜普力(Thomas Dupree)說,「所以,他們只需參照戈薩奇的模式,再走一遍。」

特朗普可能最早在明年春天獲得機會,最高法院通常在這個時候宣佈退休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