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2月11日最高檢宣佈重慶市委原書記孫政才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後,近日出版的第24期《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中刊登了題為《重慶:以政治建設為統領深化全面從嚴治黨》一文,文章再次點名重慶兩任落馬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孫政才的名字,稱「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是堅決維護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根本保證」,而作為政治腐敗典型,「薄熙來在重慶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孫政才消極應付中央決策部署,執意推行自己的主張,致使中央決策部署在貫徹執行過程中變形走樣。」

顯然,文章意指薄熙來和孫政才都沒有聽從中央的領導,維護中央的權威,前者搞「獨立王國」,自行其是,如推行「唱紅打黑」;後者則抵制中央命令,按照自己的主張行事,這應該是指孫政才對於北京「肅清薄、王餘毒」等命令陽奉陰違。

這並非是隸屬於中紀委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首次點名孫政才。據大陸微信公眾號「政事兒」稱,在9月出版的第17期中,兩篇文章同時點名孫政才,彼時,距離其落馬不到兩個月。兩篇文章印證了孫政才的落馬,與中央巡視組對重慶的巡視有直接關係。

而早在7月落馬、9月被雙開時,北京就對孫政才案予以定性,稱其「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和群眾紀律,講排場、搞特權;嚴重違反組織紀律,選人用人唯親唯利,泄露組織秘密;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夥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巨額利益,收受貴重禮品;嚴重違反工作紀律,官僚主義嚴重,庸懶無為;嚴重違反生活紀律,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其「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10月19日,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中共十九大分組討論會上,公開指責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人「在黨內位高權重,既巨貪又巨腐,又陰謀篡黨奪權」。「陰謀篡黨奪權」這個罪名上次被使用是在40年前定性「四人幫」時用的。

而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通過的十八屆中紀委的報告中亦提到,「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人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政治野心膨脹,搞陰謀活動」,中共「及時察覺、果斷處置,堅決剷除這些野心家、陰謀家,消除重大政治隱患」。

11月20日《重慶日報》頭版的評論員文章再次提到薄熙來「搞獨立王國」,孫政才「懶政怠政、欺上瞞下,消極應付中央決策部署」,「對重慶造成惡劣影響」等。

從官方反覆提及薄熙來、孫政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自行其是,甚至搞陰謀活動看,說明二人的問題相當嚴重,二人的共同點是都對中央存有二心,而有二心的二人在日常生活中都不經意透出了內在的野心。

據報,早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就多有瘋狂之舉。路透社記者曾報道,薄熙來在大連的辦公室有一排控制按鈕,可以掌握全市路燈明暗色彩和大連市人民廣場的噴泉音樂,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一個市長、市委書記,居然連這也要掌管,如此畸形心態無疑是權力欲的變態發作。

此外,號稱亞洲最大的大連星海廣場上豎有一個華表,高19.97米,直徑1.997米,乃是為迎接香港回歸而建。而大連顯然是除北京外,第一個建造華表的城市。另據一位了解建造過程的當地人介紹,華表仿照北京天安門廣場前的華表,高過北京華表,在風水學上講求壓住「龍脈」,有帝王之氣。在中國政治潛規則中,薄熙來的「僭越之心」彰顯無疑。

薄熙來還特別喜歡搞「群眾崇拜運動」。2001年,薄前往瀋陽出任遼寧省副省長。離別之際在高速公路入口上演了一幕「萬人送別薄書記」的「感人」大戲。當時一位在場的市民表示:「都是組織好的,街道辦、學校、計程車司機,薄熙來就愛這套!」

與薄熙來狂妄野心外泄和張揚相比,孫政才的野心還是低調了許多。據近日海外媒體博主牛淚援引一位接近過孫政才的人消息稱,他曾在孫政才家裏看到一個空置房間,裏面除了牆上掛著一件龍袍,別的甚麼都沒有。而孫政才只要在家,每天都會去拜這個龍袍。拜龍袍,是何心意,大家都心知肚明,估計孫政才對於自己的「儲君」地位相當自信,巴不得早日「登基即位」。

孫政才的野心不僅通過拜龍袍彰顯出來,而且通過其玩的遊戲亦可窺見。港媒消息稱,孫政才曾多次在工作會議開始前沉迷網絡遊戲,「一局不結束不下車」,而「車外十多個人乾等著」。其沉迷的遊戲正是風靡大陸的「王者榮耀」。孫政才大概是要在遊戲中滿足自己對王者榮耀的追逐。

這樣的孫政才被拿下也就不令人奇怪了,而其刑期相信不會少於薄熙來。此時,秦城監獄的薄熙來正等著與之相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