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木頭人
不許講話不許笑
還有一個不許動
就這樣我們頭髮慢慢白了
皮膚變黑了,皺紋越來越多了
就這樣我們走進生命的冬日

天黑得越來越快了
就這樣我的好友,我的兄弟
離得越來越遠了
圍坐身旁的都是陌生人
我們低著頭,像接受懲罰的孩子
血落在這裏
長出來的都是木頭人

我們都是木頭人
這是我們內在生活的真實形象
他們數數人頭,就知道我們還在
看見我們吃飯
就知道木頭人還乖
他們真是這樣想的

我們都是木頭人
我是木頭人,我的妻子是木頭人
我的孩子也會長成木頭人
為何要保留這愚蠢的人形
為何要鍛練身體,翻筋頭,倒立
為何要發育
這就是我理解的生命,和生命的回報

我們都是木頭人
所以我們今天還生活在這裏
爬吧,乞求吧,發霉吧
你有嬰兒般細嫩的皮膚有何用
你有含苞欲放的紅唇有何用
你有烏溜溜的黑眼睛有何用
你有健壯的胸肌,你有堅挺的雙乳
又有何用

我們都是木頭人
二十歲被埋葬,三十歲已成白骨
四十歲後在世間遊蕩的都是乾屍
與吸血鬼
是呵,你還活著,你還做夢
你還有三天的路才到達目的地
你的雙手還未被捆綁
你還能背叛與撒謊
看看這些怪物吧
除了繁殖,他們還能做些甚麼
看看恐懼發育成形的脊椎
看看被管制而萎縮的大腦

我們都是木頭人,現在選擇吧
選擇吧,我們都是木頭人
死亡才能終止這種存在
大喊救命的木頭人
死於貧困的木頭人
被生活累垮的木頭人
讓貪婪吞噬的木頭人
木頭人能唱的永遠是一支悲哀的歌

選擇吧!木頭人,要分清
選擇吧!木頭人,讓木頭燃燒
讓這個騙子的集團現出原形
燒毀那些教義
燒毀愚蠢的報紙與教科書
燒毀所有謊話和說謊話的人

瞧,我們自己也冒煙了
這是每一個木頭人的節日
我必須醒著看到這個結尾

我必須繼續工作,我必須
我必須贏得所有人的幫助
讓木頭變回木頭,讓人成為人
你不相信這是真的
木頭人你有好心腸
木頭人你已病入膏肓

我們都是木頭人
不許講話不許笑
還有一個不許動
我就是死也要走在人的大路上

葉匡政,祖籍安徽太湖縣,合肥人,中國當代詩人、學者、文化批評家,是中國有影響力的公共知識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