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1月上任後,雖然北韓試射20多次導彈以及進行1次核試,但是在其12月19日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報告,提到中共的次數是33次,俄羅斯25次,都高於北韓的17次。

在其任內首個國安戰略,特朗普以美國重要的國家利益為導向,並紮根於美國永恆不變的價值觀。內容包括前言;保護美國人民、國土及美國的生活方式;促進美國繁榮、復甦國內經濟;以實力維護和平、恢復美國競爭優勢;增進美國影響力、鼓勵合作夥伴;區域戰略;結語等七大部份。

在這份報告中,除了結語外,每一部份都提到了中共,以下是和中共有關的內容。

一、前言(提到中共1次)

特朗普在前言中說,美國面臨來自全球日益增大的政治、經濟和軍事的競爭,並且首先點名中共及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

「中共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力量、影響力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它們決心使經濟不自由和不公平、發展軍力、控制信息和數據以壓制它們的社會及擴大其影響力。」

在指出中俄的威脅後,報告又提到北韓及伊朗對區域安全、美國人民及盟國的威脅。

二、第一章「保護美國人民、國土及美國的生活方式」(提到中共2次)

在本章中,對於保護美國邊境及國土安全,特朗普提到防禦「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時指出,全球的導彈數量、型式及效力有很大的增長,包括北韓等國家使用這些導彈對付美國。此外,北韓除了導彈外,還研發可以裝載到導彈上的生化武器。

隨後,特朗普說:「中共和俄羅斯正在開發先進的武器和能力,這可能威脅到我們的關鍵基礎設施,以及我們的指揮控制系統。」

至於如何防禦WMD,國安戰略報告列出的優先行動為,針對伊朗及北韓的導彈攻擊,部署有層次的導彈防禦系統,包括在導彈發射前採取行動遏制導彈威脅,以保護美國國土安全。

同時,也特別說明「加強導彈防禦並不是為了破壞戰略穩定,也不是要打亂與俄羅斯或中共的長期戰略關係。」

三、第二章「促進美國繁榮、復甦國內經濟」(提到中共1次)

在本章中有關「提升及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創新基礎」(Promote and Protect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Innovation Base),特朗普說:「每一年,中共等競爭對手都會從美國盜取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通過竊取專利技術和前期創意構思,此等競爭對手不公平地利用自由社會的創新(進行自己的研發)。」

四、第三章「以實力維護和平、恢復美國競爭優勢」(提到中共11次)

在這一章的引言中,出現中共的次數高達8次,內容如下。

「在歷史上,從未間斷的核心議題就是權力的競爭,現今的狀況亦復如此。三個重大挑戰是:中共和俄羅斯的修正主義勢力、伊朗和北韓等流氓國家,以及跨國界的威脅組織,特別是恐怖組織。它們正在積極地與美國及其盟國和夥伴展開競爭。」

「中共和俄羅斯想要塑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背道而馳的世界。中共試圖在印太地區取代美國,擴大其以國家力量驅動的經濟模式,並以其喜好的方式重建這個區域的秩序。」

「幾十年來,美國的政策建立在支持中共的崛起及其融入戰後國際秩序,並相信這將使中共邁向自由化。然而,事與願違,中共以犧牲其它國家的主權為代價,擴大自己的權力。中共大規模地蒐集和利用數據,散播它的專制體系特點,包括腐敗和監控。它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強大,資金最充裕的軍事力量。它的核武庫正在增加且朝多樣化發展。中共的軍事現代化和經濟擴張,部份原因是它進入美國的創新經濟,包括美國世界一流的大學。」

在本章的「恢復美國競爭優勢」章節中,特朗普兩次提到中共,內容如下。

「另外,在被認為是上個世紀的現象而予以忽略後,強權的競爭又回來了。中共及俄羅斯開始在區域和全球範圍內重新發揮影響力。今天,他們正在強化軍事能力,以阻止美國在危機時刻的行動,以及在和平時期,爭奪我們在關鍵商業區域自由運營的能力。簡而言之,他們正在掠奪我們的地緣政治優勢,試圖以他們喜好的方式改變國際秩序。」

「美國必須為這種競爭做準備。中共、俄羅斯和其它國家及非政府組織知道,在不間斷的競爭舞台上,美國經常以二元方式看待世界,即『和平的國家』或『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我們的對手不會按照我們的條件來對抗我們。我們要提高我們的競爭力,迎接挑戰,保護美國的利益,推進我們的價值觀。」

在第三章的信息方針,特朗普提到信息戰對美國的威脅,並以中共為例說明。

「例如,中共結合數據和人工智能,對其公民進行忠誠度評估,並利用這些評級結果決定他們的工作及其它更多方面的事情。」

五、第四章「增進美國影響力、鼓勵合作夥伴」(提到中共2次)

在這一章的引言中,特朗普說:「今天,美國必須在世界各地爭取積極正向的關係。中共和俄羅斯的目標是在發展中國家進行投資,擴大其影響力,以取得優於美國的競爭優勢。中共在全球的基礎設施投入數十億美元。」

六、第五章「區域戰略」(提到中共16次)

在第五章的引言,特朗普說,「區域權力平衡的改變,會影響全球並威脅到美國的利益。市場、原料、通訊及人力資本都在全球幾個主要的地區,或在其中移動。中共和俄羅斯雖然都渴望在全球範圍建立權力,但是他們和鄰國交往是最頻繁。」

在本章有關「印太區域」的內容,特朗普提到中共7次。

「儘管美國試圖繼續與中共合作,但中共正在運用經濟誘因和懲罰、影響運營,以及暗示軍事威脅等方式,說服其它國家聽從它的政治和安全議程。中共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和貿易戰略,強化了它對地緣政治的期望。」

「它致力在南海建立軍事化前哨,危及了自由貿易的流通,威脅其它國家主權,破壞區域穩定。中共的快速軍事現代化運動,目的在限制美國進入該地區,以利中共在這個區域的行動更不受阻礙。」

「中共雖然表現出互惠互利的野心,但是中共的霸主地位削弱了印太區域多個國家的主權。整個印太區域的國家都呼籲美國持續領導,以維護尊重主權和獨立自主的區域秩序。」

在印太區域的優先行動段落中,特朗普說,「我們將按照『一個中國』原則,維持與台灣的緊密聯繫,包括對《台灣關係法》的承諾,提供台灣合法的防務需要和威懾力量。」

在本章的歐洲地區戰略,特朗普說,「中共正在歐洲獲得戰略立足點,所採取的方式是擴大其不公平貿易行為以及投資重點行業,敏感技術和基礎設施等。」

對於歐洲地區的優先行動,「我們將與合作夥伴共同對抗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和經濟措施,限制其取得敏感技術。」

南亞及中亞區域的優先行動中,「在中共加大其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力之際,我們將幫助南亞國家維護主權。」

對於西半球(Western Hemisphere)區域的戰略,特朗普說,「中共試圖將該區域引入其國家主導的投資和貸款活動的軌道。」

「中共和俄羅斯都支持委內瑞拉的專制政權,並且正在尋求擴大它們在該區域的軍事關係和軍售。」

對於非洲區域,特朗普說,「中共正在擴大其在非洲的經濟和軍事,從20年前在非洲大陸的一個小投資者,發展成當今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它破壞非洲長遠發展的作法是,腐化精英人士、控制採擴業,以及讓非洲國家陷入不可持續、不透明的債務和約束的困頓中。」

在非洲區域優先行動中,特朗普提到,「我們將提供美國的商品和服務,不僅是因為對我們有利,同時也是因為它是另一個選項,取代中共經常在非洲大陸採取的不包容性經濟行為。」